別譯雜阿含經

失譯16卷CBETA T0100大于一万字 30 h 白话文由 GPT-4 翻译
別譯雜阿含經卷第九(丹本第九卷初准)
失譯人名今附秦錄
(一六一)
如是我聞:
我是这样听说的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來詣佛所,身光顯照,遍於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曾经有一次,佛陀正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。有一天,有一个光色比平常更亮的人来到佛陀的面前,他的身体发出的光芒照亮了整个祇洹,明亮耀眼。他坐在一边,然后开始说诗:
「不生歡喜園, 終不能得樂。
是三十三天, 名稱滿世間,
常是彼天人, 之所居住處。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那时候,世尊用诗句回答说:
「汝如小嬰愚, 非爾智所及,
如斯之妙法, 乃是羅漢語。
諸行斯無常, 是生滅之法,
其生滅滅已, 寂滅乃為樂。」
天復以偈讚曰:
天又用诗歌来赞美,说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棄捨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六二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來詣佛所,身光顯照,遍於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能捨於家業, 斷諸一切法,
常教授於他, 不名善沙門。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夜叉汝當知, 若諸種姓中,
有遭苦難者, 諸有有智人,
不應不愍彼。 善逝以大悲,
安慰而教導, 羅漢法應爾。」
天復以偈讚言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捨離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六三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來詣佛所,身光顯照,遍於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若有賢善人, 能具修慚愧,
譬如彼良馬, 不為[怡-台+龍]悷惡。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一切世間人, 少能修慚愧,
能遠離諸惡, 猶彼調乘馬。」
天復以偈讚言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捨離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六四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來詣佛所,身光顯照,遍於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不善知己法, 好欲習他法,
是名睡不寤, 有時必得寤。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既善知己法, 不憙習他教,
漏盡阿羅漢, 棄惡就正法。」
天復以偈讚言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捨離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六五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來詣佛所,身光顯照,遍於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不善調於法, 依止於異見,
是名睡不寤, 有時或得寤。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於法善調順, 不依止邪見,
度愛之彼岸, 佛知已涅槃。」
天復以偈讚言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捨離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六六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來詣佛所,身光顯照,遍於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比丘得羅漢, 盡諸有漏法,
如是滅結者, 住於最後身。
偽說言是我, 偽說言非我。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比丘得羅漢, 盡諸有漏法,
如斯滅結者, 住於最後身。
內心終不著, 我及以非我,
隨順世俗故, 亦說我非我。」
天復以偈讚言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捨離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六七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羅睺羅阿脩羅王手障於月。時月天子極大驚怖,身毛為竪,往詣佛所,頂禮佛足,即說偈言:
「如來大精進, 我今歸命禮,
能於一切處, 悉皆得解脫。
今遭大艱難, 願作我歸依,
世間之善逝, 應供阿羅漢,
我今來歸依, 如來愍世間,
使彼羅睺羅, 自然放捨我。」
爾時,世尊說偈答曰:
「月處虛空中, 能滅一切闇,
有大光明照, 清白悉明了。
月是世明燈, 羅睺應速放。」
羅睺聞偈已, 心中懷戰慄,
流汗如沐浴, 即速放彼月。
時,跋羅蒲盧旃見阿脩羅王速疾放月,即說偈言:
「汝何故驚懼? 速疾放於月,
身汗如沐浴, 掉動如病者?」
時,阿脩羅復說偈言:
「我聞佛說偈, 若不放月者,
頭當破七分, 終不見安樂。」
時,跋羅蒲盧旃復說偈言:
「佛出未曾有, 見者得安隱,
阿修聞說偈, 即時放於月。」
(一六八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來詣佛所,身光顯照,遍於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汝手為有杻, 及有靽桁不?
不處於牢獄, 乃至繫閉不?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我都無手杻, 及以諸桁械,
羇靽繫閉等, 一切皆永滅。
夜叉汝當知, 我脫如是事。」
天復以偈問曰:
「云何名為杻? 云何是桁械?
云何是羇靽? 云何為繫閉?」
佛復以偈答曰:
「母即名為杻, 婦名為桁械,
子名為羇靽, 愛名為繫閉。
我無母之杻, 亦無妻桁械,
無有子羇靽, 復無愛繫閉。」
天復說偈言:
「善哉得無杻! 亦無有桁械。
善哉無羇靽! 無繫閉亦善。」
天復以偈讚言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捨離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六九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釋翅鳩羅脾大斯聚落。爾時,世尊剃除鬚髮,未久之間,晨朝早起,正身端坐,以衣覆頭。時彼鳩羅脾大斯聚落之中,有一天神來至佛所,而問佛言:「汝憂愁耶?」佛言:「我無所失,何故憂愁?」天神復言:「汝歡喜耶?」佛答之曰:「我無所得,何故歡喜?」復言:「沙門汝不憂愁不歡喜耶?」佛言:「誠如所言。」
天即說偈言:
「比丘汝云何, 得無煩惱耶?
汝無少歡喜, 獨坐於林野,
是處難忍樂。 而汝於今者,
不為不忍樂, 之所覆蔽障。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我都無煩惱, 安住得解脫。
亦無有歡喜, 不樂所不亂,
天神應當知, 是故能獨住。」
天神復以偈問言:
「比丘汝今者, 何故無煩惱?
云何無歡喜? 而獨住林野,
不為彼不樂, 之所覆蔽障?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歡喜即煩惱, 煩惱即歡喜。
我無喜煩惱, 天神應當知。」
天神復說偈言:
「比丘快善哉! 而無諸煩惱,
亦無有歡喜, 無歡喜善哉!
善哉處閑獨! 不樂所不亂。」
天神復以偈讚言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捨離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七〇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來詣佛所,身光顯照,遍于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端坐百牟鋑, 頭上亦火然,
應勤思方便, 而斷於欲結。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端坐百牟鋑, 頭上亦火然,
念覺之比丘, 應勤思方便,
而斷於邊見, 及以吾我見。」
天復以偈讚曰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棄捨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是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七一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於其夜中,來詣佛所,威光普照,遍于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天女侍左右, 毘舍闍充滿,
愚癡黑闇林, 云何得過去?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正直名為道, 無畏名方便,
無聲名快樂, 能覆善覺觀。
慚愧為拘靷, 念為諸翼從,
智慧為善乘, 正見為引導。
男子若女人, 能乘是乘者,
必捨棄名色, 離欲斷生死。」
天復以偈讚曰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捨離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七二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於其夜中,來詣佛所,威光普照,遍于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九門四輪轉, 內盛滿重銅,
深淤泥之中, 云何而得去?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斷於喜愛結, 及以欲貪惡,
拔於愛根本, 然後安隱出。」
天復以偈讚言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捨離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七三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於其夜中,來詣佛所,威光普照,遍于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云何外結髮, 內亦有結髮,
世界俱結髮? 我今問瞿曇,
云何令結髮, 作於不結髮?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堅持立禁戒, 修心及智慧,
懃行於精進, 具念名比丘,
速能令結髮, 作於不結髮。」
天復以偈讚言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棄捨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七四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於其夜中,來詣佛所,威光普照,遍于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出家甚為難, 極難難可見,
愚者作沙門, 多有諸事難。
怖畏懈怠者, 常無歡喜心,
云何而得行, 於彼沙門法?
不能禁其心, 數生不歡喜,
想欲得自在, 云何而除滅?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比丘覆惡覺, 譬如龜藏六,
比丘無所依, 亦不惱害彼,
比丘入涅槃, 都無有譏論。」
天復以偈讚言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棄捨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七五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於其夜中,來詣佛所,威光普照,遍于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睡臥厭頻申, 頻申而不樂,
飲食不調適, 并心下狹劣,
五事來覆障, 不得見賢道。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若人睡臥厭, 頻申而不樂,
飲食不調適, 并其心下劣,
精進捨五事, 後必見聖道。」
天復以偈讚言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棄捨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七六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於其夜中,來詣佛所,威光普照,遍于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池水云何竭? 有何流還返?
世間之苦樂, 何處都消盡?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眼耳與鼻舌, 并及於身意,
名色都消盡, 如是池枯竭。
盡於諸結業, 世間之苦樂,
於斯盡無餘, 亦無有還返。」
天復以偈讚言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棄捨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七七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於其夜中,來詣佛所,威光普照,遍于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牟尼之世雄, 猶如伊尼延,
少食不嗜味, 寂然處林坐。
我今有少疑, 欲問於瞿曇,
苦從誰出要? 云何解脫苦?
苦於何處盡? 願為決所疑。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世間有五欲, 意第六顯現,
除斷於喜欲, 遠離一切苦,
是名苦出要, 亦名苦解脫,
斯處名盡滅, 是事汝當知。」
天復以偈讚言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棄捨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七八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於其夜中,來詣佛所,威光普照,遍于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都無所緣攀, 又無安足處,
甚深洪流中, 誰能不沈沒?
誰有勤精進, 能度瀑駛流?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淨持於禁戒, 修智及禪定,
觀察內身念, 難度而得度。
得離於欲結, 出過色有使,
盡於歡喜有, 如是能履深,
而不為沒溺, 能度瀑駛流。」
天復以偈讚言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棄捨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七九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赫然大明,遍于祇洹,來詣佛所,頂禮足已,在一面坐。問言:「瞿曇!汝今能知一切眾生所著所縛,及知一切眾生得解脫者,并淨解脫不?」
爾時,世尊即告天曰:「我實盡知一切之所縛著,及得解脫、盡解脫、淨解脫者。」
天復問言:「瞿曇!云何能知一切眾生之所縛著得解脫、盡解脫、淨解脫耶?」
佛復告言:「我盡觀見有,汝天當知,今我之心得善解脫,得解脫故,能知眾生之所縛著,得解脫、盡解脫、淨解脫,亦悉知之。」
天即讚言:「善哉!善哉!瞿曇!知縛著,乃至能知得淨解脫。」
天復以偈讚言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棄捨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八〇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於其夜中,來詣佛所,威光顯照,遍于祇洹,晃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問佛言:「瞿曇!汝為能度瀑駛流耶?」
爾時,世尊答言:「實爾!」
天言:「瞿曇!如此駛流,深廣無際,傍無攀緣,中無安足,而能得度,甚為奇特。」
佛言:「實爾。」
天復問曰:「瞿曇!汝今云何於此駛流,無可攀挽,無安足處,而能得度?」
佛答天曰:「若我懈怠,必為沈沒。若為沈沒,必為所漂。若我精進,必不沈沒。若不沈沒,不為所漂。我於如是大洪流中,無可攀挽,無安足處,而能得度此大駛流。」
天即讚言:「善哉!善哉!比丘於此駛流,無所攀挽,而能得度,甚為希有!」
天復以偈讚言:
「我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久捨於嫌怖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牟鋑及天女 四轉輪、髻髮
睡厭、極難盡 伊尼延、駛流
無縛著解脫 而能得濟度
(一八一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來詣佛所,身光顯照,遍于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世間常驚懼, 眾生恒憂惱,
未得財封利, 及已得之者,
於得不得中, 能無喜懼心,
如斯之等事, 唯願為我說。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若有智慧者, 苦行攝諸根,
棄捨一切務, 除如此等人,
更無出生死。 若不捨諸務,
常處於生死, 驚畏而怖迮,
憂愁等諸患, 苦惱所纏逼。
若捨於一切, 能除上諸患,
則離於生死, 憂怖等諸惡。」
天復以偈讚言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棄捨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八二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於其夜中,來詣佛所,威光普照,遍于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誰得色最勝? 誰乘和合逝?
當於其處住, 習學何事業?
是何等種類, 而能供養天?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持戒有智慧, 善能修己者,
念禪不放逸, 除去四熱惱。
正法意解脫, 如此得上色,
美妙獲最勝, 和合斯乘道。
應形彼處住, 習學於善法,
若有如是人, 名知供養天。」
天復以偈讚言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棄捨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八三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於其夜中,來詣佛所,威光普照,遍于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羅吒國商估, 財產極巨富,
各各相貪利, 貪求無厭足。
為財產鬪諍, 愛欲結流漂,
如斯之等類, 誰能捨欲愛?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棄捨於眾緣, 妻子及六畜,
一切所翫愛, 除去欲貪癡。
捨欲而出家, 此能斷欲結,
永捨於一切, 漂沒及諍訟。」
爾時天復以偈讚言:
「往昔已曾見,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棄捨, 能度世間愛。」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(一八四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佛告諸比丘:「於往昔時,俱薩羅國有五百乘車,而以為伴,行到曠野險難之處,無有水草。有五百賊尋逐其車,規欲摽掠。時有天神,住曠野中,知賊欲劫,而作是念:『我今當往詣彼車所,我當問之,彼若能答,當為救護。設有不通,我當放捨。』思惟是已,尋即來到行客車前,身光遍照,五百乘車盡皆大明,即便以偈問商估言:
「『誰於寤者名為睡? 誰於睡者名為寤?
誰能解達如斯義, 宜知是時應答我。』
「時商估中,有優婆塞,於三寶所深得淨信,歸佛法僧,於佛法僧得了決定,無有狐疑。又於四諦,亦無疑心。已得見諦,獲於初果。晨朝早起,正身端坐,繫念在前,高聲誦經,誦法句偈,及波羅緣,種種經偈。彼優婆塞說偈答言:
「『我於寤者名為睡, 我於睡者名為寤,
我知斯事悉明了, 是故今者以偈答。』
「爾時,天神以偈問言:
「『汝今云何作是言: 我於寤者名為睡,
我於睡者名為寤? 云何如此而答我?』
「優婆塞以偈答言:
「『斷除貪欲瞋恚癡, 諸漏已盡阿羅漢,
彼稱為寤我名睡。 不知苦習及滅道,
我於彼睡名為寤, 天神汝今應當知。』
「天神復說偈問言:
「『善哉於寤名為睡, 汝能善解答我問。
久來不見法兄弟, 今得相見大歡悅。
今爾眾伴為汝故, 一切安隱得歸還。』」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一八五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佛告諸比丘:「乃往古昔,輸波羅城有優婆塞所居住處,諸優婆塞咸共集會於其堂上,訶欲之過:欲現外形,如露白骨;又如肉段,眾鳥競逐;欲如糞毒,亦螫亦污;又如火坑,亦如疥人,向火癢痛,愈增其疾;又如向風執炬逆走,若不放捨,必為所燒;亦如夢幻,又如假借,亦如樹果,又如鉾戟;欲為不淨,穢惡充滿;如食不消,噦臭可惡。雖復共集種種言說訶欲之過,然其還家,各自放逸。時優婆塞所集堂神,而作是念:『諸優婆塞集會此堂,說欲過患,及其還家,嗜欲滋甚,不名清淨,不依法行。我今為彼,作諸觸惱,令其覺寤。』
「『優婆塞集論, 說欲是無常,
汝等還自為, 欲流所沈沒。
譬如深淤泥, 老牛墜在中,
如今我觀察, 優婆塞眾多,
多聞持禁戒, 唯說一欲過,
言欲是無常, 但空有是言,
實無棄欲心, 貪著男女相。
貪著名非法, 汝等宜捨棄,
於佛教法中, 應如法修行。』
「爾時,天神說如是偈,諸優婆塞聞是偈已,皆悉解悟,厭惡於欲,剃除鬚髮,信家非家,出家學道,勤行精進,修戒定慧,悉皆獲得阿羅漢果。」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一八六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。時須達多長者有少因緣,從舍衛國至王舍城,詣護彌長者家,見其家中,竟夜不睡,破薪然火,辦諸供具,安置高座,敷諸床榻。須達多長者見是事已,作是思惟:「今此長者施設供具,為欲結婚歡樂宴會?為欲屈彼頻婆娑羅王及大臣乎?」復更思念:「若請國王,及以官屬,婚姻宴會,而此長者不應躬身,而自栖栖,執於勞苦,然火作食;必有勝人,不審是誰?我今當問。」思惟是已,即以所念,問於長者。
時護彌長者即答之曰:「我亦不為婚姻歡會,亦不屈請頻婆娑羅王及大臣等,而為此會。我於明日,將欲請佛及比丘僧,故設斯供。」
須達多長者初聞佛名,身毛為竪,驚喜問言:「云何名佛?」
護彌答言:「釋種出家,剃除鬚髮,成於無上正真之道,號曰為佛。」
須達又問:「云何名僧?」
長者答曰:「若剎利子,剃除鬚髮,逐佛出家。婆羅門種、居士種、首陀羅種,如是之等,信家非家,隨佛出家,是名為僧。我於今者,請佛及僧。」
須達多問言:「今日如來為可見不?」
護彌答言:「如來近在迦蘭陀林,爾今小待,佛當自來受我供養。」
時須達多內心踊躍,思覩世尊,便小睡眠,眠已尋寤,天猶未曉,意謂平旦,即便早起,趣於城門。然彼城門,初夜後夜二時常開。時須達多既至門下,見城門開,謂天已曉,即出門外,欲詣佛所。先以念佛故,有光明來照其身。到城外已,見一天祠,即時繞祠,恭敬禮拜,還復黑闇,心自念言:「天大黑闇,若人非人,或能害我,當還入城。」
時尸婆天神放光照曜,乃至祇洹悉皆大明。天神即語須達多言:「汝可前進,不宜退還。」爾時天神即說偈言:
「假使百匹馬, 載滿眾珍寶,
并及百金人, 以持用布施,
如是展轉施, 遍滿閻浮提,
如是功德聚, 以用為一分,
不如有一人, 發心向佛所,
舉足行一步, 十六分中一。
假使雪山中, 所有大力象,
其數足滿百, 金寶莊挍身,
其體甚姝大, 其行極迅疾,
暴逸倍有力, 滿載諸雜寶,
以此用布施, 不如向佛所,
一步之功德, 十六分中一。
假使劍摩耆, 所出之寶女,
顏容甚端嚴, 其數足滿百,
瓔珞以嚴身, 真金為首飾,
頭著寶珠瓔, 以此用布施,
所得之功德, 不如向佛所,
舉足行一步, 十六分中一。
是故我勸爾, 於此莫退還。」
時須達多即問之曰:「汝是誰耶?」
天即答言:「我是汝昔日親舊善身摩納,於舍利弗、大目連所,臨終之時,生歡喜心,命終生天,得為北方天王毘沙門子。我於如來弟子所,發心隨喜,尚獲此福,況復佛也?」
時須達多復自念言:「今此天神稱讚乃爾,以此量之,必知彼人功德尊勝。」爾時,世尊露地經行,須達多長者即詣佛所,初見世尊,不知禮敬,輒前直坐。時彼天神化作婆羅門,來至佛所,繞佛三匝,頂禮恭敬,然後就坐。時須達多既見之已,方效於彼,禮敬而坐,問訊:「不審聖體安樂以不?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一切事安樂, 婆羅門涅槃,
無為欲所污, 解脫於諸有。
心斷諸欲求, 心除熱惱病,
其心得清淨, 寂滅安隱眠。」
爾時,世尊即將長者須達多入於房中,敷座而坐。時須達多禮佛足已,在一面坐。佛為種種說法,示教利喜,施論、戒論、生天之論,欲為不淨,出要為樂。佛知須達多心意專正,踊躍歡喜,佛為說四真諦,即於座上見四真諦,如新淨[疊*毛]易受染色,須達多易悟,亦復如是,見法證法,斷八十億洞然之結,得須陀洹。即從座起,整衣服,禮佛足已,白佛言:「世尊!我名須達多,我以布施貧乏之故,諸人稱為給孤獨氏。
佛言:「汝是何國人?出生何種族?」
須達白言:「我所出生舍衛國,唯願世尊往詣彼國,我當終身施設供養。」
佛告須達多:「彼國為有僧坊以不?」
須達多白佛言:「世尊但往於彼,我當營造,使諸比丘來往於彼。」爾時如來默然受請。
時須達多聞佛所說,并受其請,頂禮佛足,歡喜而去。
(一八七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須達多長者遇病困篤。於時世尊聞其病甚,即於晨朝,著衣持鉢,往詣其家。須達長者遙見佛來,動身欲起,佛告長者:「不須汝起。」爾時世尊別敷座坐,佛告長者:「汝所患苦,為可忍不?醫療有降,不至增乎?」
長者白佛:「今所患苦,甚為難忍,所受痛苦,遂漸增長,苦痛逼切,甚可患厭。譬如力人以繩繫於弱劣者頭,[打-丁+(稯-禾)]搣掣頓,揉捺其頭,我患首疾,亦復如是。譬如屠家以彼利刀,而開牛腹,撓攪五內,我患腹痛,亦復如是。譬如二大力士,捉彼羸瘦極患之人,向火燺炙,我患身體,煩熱苦痛,亦復如是。」
佛告長者:「汝於今者,應於佛所生不壞信,法僧及戒,亦當如是。」
長者白言:「如佛所說,四不壞信,我亦具得。」
佛告長者:「依四不壞,爾今次應修於六念,汝當念佛諸功德,憶佛十號,如來、應供、正遍知、明行足、善逝、世間解、無上士、調御丈夫、天人師、佛、世尊,是名念佛。云何念法?如來所說勝妙之法,等同慶善,現在得利,及獲得證,離諸熱惱,不擇時節,能向善趣。現在開示,乃至智者自知,是名念法。云何念僧?常當憶念僧之德行,如來聖僧,得向具足,應病授藥,正真向道,所行次第,不越限度,能隨於佛。所行之法,須陀洹果,向須陀洹,斯陀含果,向斯陀含,阿那含果,向阿那含,阿羅漢果,向阿羅漢,是名如來聲聞僧。
具足戒、定、慧、解脫、解脫知見,為他所請,如是等僧,宜應敬禮,合掌向之,是名念僧。云何念戒?自念所行滿足之戒,白淨戒,不瑕戒,不缺戒,不穿漏戒,純淨戒,無垢穢戒,不求財物戒,智者所樂戒,無可譏嫌戒。次應自念,是名念戒。云何念施?己所行施,我得善利,應離慳貪,行於布施,心無所著,悉能放捨。若施之時,手自授與,心常樂施,無有厭倦,捨心具足。若有乞索,常為開分,是名念施。云何念天?常當護心,念六欲天,念須陀洹、斯陀含,生彼六天。
須達多白佛言:「世尊!如佛所說,六念之法,我已具修。」須達白佛:「唯願世尊,在此中食。」佛默受請。日時既到,須達長者為於如來設眾餚饌,種種備具,清淨香潔。設是供已,合掌向佛,而作是言:「世尊出世,難可值遇。」佛為長者種種說法,示教利喜,從座而去。
須達長者於佛去後,尋於其夜,身壞命終,得生天上。既生天上,尋還佛所,須達天子光色倍常,照于祇洹,悉皆大明,頂禮佛足,在一面坐,而說偈言:
「此今猶故是, 祇洹之園林,
仙聖所住處, 林池甚閑靜。
法主居其中, 我今生喜樂,
信戒定慧業, 正命能使淨。
若能修如是, 向來之上行,
非種姓財富, 能得獲斯事。
智慧舍利弗, 寂然持禁戒,
空處樂恬靜, 最勝無倫匹。」
佛告天曰:「如是!如是。」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「信戒定慧業, 正念能使淨,
非種姓財富, 能獲如斯事。
智慧舍利弗, 寂滅能持戒,
空處樂恬靜, 最上無倫匹。」
須達天子聞佛所說,歡喜頂禮,於座上沒,還於天宮。
爾時,世尊於天未曉,入講堂中,敷座而坐,告諸比丘:「向有一天,光色倍常,來詣我所,其光暉曜,普照祇洹,悉皆大明。禮我足已,却坐一面,而說斯偈:
「『此今猶故是, 祇洹之園林,
仙聖所住處, 林池甚閑靜。
法主居其中, 我今生悅樂,
信戒定慧業, 正命能使淨。
若能修如是, 向來之上事,
非種姓財富, 能獲如斯事。
智慧舍利弗, 寂然持禁戒,
空處樂恬靜, 最勝無倫匹。』」
爾時,尊者阿難在如來後,聞天說偈,即白佛言:「此必是須達長者,得生天上,是故還來讚舍利弗。」
佛言:「如是!如是。彼須達多生天上,來至我所,說如斯偈。」
爾時,阿難及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一八八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曠野園第一林中。時首長者身遇困疾,爾時,世尊聞其患已,後日晨朝,著衣持鉢,往詣其家。時首長者遙見佛來,動身欲起,佛告長者:「不須汝起。」佛即慰問:「汝所患苦,為可忍不?醫療有降,不至增耶?」
長者白佛:「今我患苦,極為難忍,所受痛劇,遂漸增長,苦痛逼切,甚可厭患。譬如有力之人,以手[打-丁+(稯-禾)]搣無力者頭,揉捺牽掣,我患頭痛,亦復如是。譬如屠者以彼利刀,撓攪牛腹腸胃寸絕,我患腹痛,亦復如是。譬如二大力人,捉一羸病,向火燺炙,身體焦爛,患體熱痛,亦復如是。」
佛告長者:「汝今,應於佛所生不壞信,法僧及戒,亦當如是。」
長者白佛:「如佛所說,四不壞信,我已具得。」
佛告長者「依於如是四不壞信,應修六念。」
長者白佛:「如此六念,我已具修。」時首長者即白佛言:「唯願世尊,在此中食。」佛默然受請。日時已到,彼首長者為於如來設眾餚饍,種種備具,清淨香潔。設是供已,尋便奉施,合掌向佛,而作是言:「世尊出世,難可值遇。」佛為長者種種說法,示教利喜,從座而去。
時首長者如來去後,尋於其夜,身壞命終,生無熱天。既生天已,即作此念:「我於今者,應往佛所。」作是念已,尋來佛所,光色倍常,照于祇洹,悉皆大明,頂禮佛已,却坐一面,身滲入地,譬如蘇油。
佛告天子:「汝可化為麁身,當作住想。」時首天子受佛勅已,即便化作欲界麁形,不復滲沒。佛告首天子言:「汝行幾法不生厭足,身壞命終,生無熱天?」
首天白佛:「我行三法,心無厭足,故得生天。見佛,聽法,供養眾僧,無厭足故,命終得生無熱天上。」時首天子即說偈言:
「我樂常見佛, 不捨於聽法,
供養比丘僧, 受持賢聖法,
調伏貪嫉心, 得生無熱天。」
時首天子說是偈已,歡喜頂禮,即從座沒,還於天宮。
(一八九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來至佛所,光色倍常,威光暉曜,遍照祇洹,悉皆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「七比丘解脫, 生於無煩天,
盡於善受有, 度世間愛著。
誰使度駛流? 而此駛流者,
死極得自在, 甚難可得度。
誰救死羂弶? 出過天境界。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「優比羅建陀, 第三佛羯羅,
跋直羯提婆, 婆睺提毘紐,
如是等比丘, 盡度於駛流。
能度死自在, 盡斷生死羂,
出過於天界, 言說極深遠,
難識難可解, 所說無不善。
汝是何天耶? 來問我此事。」
爾時,此天以偈答曰:
「我不還此有, 名為無煩天,
是故我盡知, 七比丘解脫,
斷棄於愛有, 度世之縛結。
我生天先緣, 今日當具說。
梵行盡於漏, 迦葉優婆塞,
瓦師養父母, 遠離於婬欲,
迦葉及父母, 愛答摩納等,
彼是我親友, 我亦與彼昵。
淨身守口意, 盡住最後身,
如是諸大人, 我共為善伴。」
爾時,世尊復答天曰:「如是!如是。實如所說。
「瓦師如爾言, 本毘婆陵伽,
難提婆瓦師, 迦葉優婆塞,
孝事於父母, 梵行盡於漏,
彼與我親友, 我亦為彼親。
如是諸大人, 本日相親近,
善修身口意, 住於最後身。」
爾時,彼天聞佛所說,歡喜頂禮而去。
常驚恐、顏色 羅吒國、估客
輸波羅、須達 須達多生天
首長者生天 又有無煩天
別譯雜阿含經卷第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