別譯雜阿含經

失譯16卷CBETA T0100大于一万字 30 h 白话文由 GPT-4 翻译
別譯雜阿含經卷第五
失譯人名今附秦錄
初誦第五
(八四)
如是我聞:
我是这样听说的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有一婆羅門往詣佛所,問訊佛已,在於佛前,而說偈言:
有一次,佛陀正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。那时,有一个婆罗门前来佛陀所在之处,向佛陀问候后,站在佛陀面前,然后开始说诗歌。
「云何戒具足, 威儀不闕減?
修習何等業, 成就何等法,
而能得名為, 三明婆羅門?」
爾時,世尊說偈答曰:
那时候,佛陀用诗歌的形式回答说:
「能知於宿命, 見天及惡趣,
盡於生死有, 三通并三明。
心得好解脫, 斷欲及一切,
成就上三明, 我名為三明。」
時,婆羅門聞佛所說,踊躍歡喜,退坐而去。
那时候,婆罗门听了佛的讲解,非常高兴和激动,然后退下来坐着离开。
(八五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世尊晨朝著衣持鉢,阿難從佛,向舍衛城。時,於糞聚窟中,見夫妻二人,年幾老大,柱杖戰慄,如老鸛雀。佛遙見已,告阿難言:「汝見夫妻二人極為老朽,在糞窟中不?」阿難白佛言:「唯然!已見。」
佛告阿難:「如斯老人,若年少時,在舍衛城中,應為第一長者。剃除鬚髮,被服法衣,應得羅漢。若少年時,聚積財錢,應為第二長者。若出家者,剃除鬚髮,被服法衣,應得阿那含。若第三時,聚集錢財,應為第三長者。剃除鬚髮,被服法衣,應得須陀洹。如今老熟,亦不能聚財,不能精勤,亦不得上人法。」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「少不修梵行, 亦不聚財寶,
猶如老鸛雀, 拪止守空池。
不修於梵行, 壯不聚財寶,
念壯所好樂, 住立如曲弓。」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六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有一老婆羅門年耆根熟,先於往日,多造眾惡,極為麁弊,毀犯所禁,不信福善,不先作福,臨終之時,無所依止,往詣佛所,問訊佛已,在一面坐,而白佛言:「世尊!我於往日,多造眾惡,極為麁弊,毀犯所禁,不能修福,又不修善,亦復不能先作福德,臨終之時,無所依止。」佛言:「實如汝語。」老婆羅門言:「善哉!瞿曇!當為我說,使我長夜獲於安樂,得義得利。」
佛言:「實如汝說,汝於往日,身口意業不作善行,毀犯禁戒,不修福德,不能先造,臨命終時,作所怙恃。汝於今者,實為衰老,先造眾罪,所作麁惡,不造福業,不修善行,不能先造,可畏之時,所歸依處。譬如有人,將欲死時,思願逃避,入善舍宅,以自救護,如是之事,都不可得。是故今當身修善行,意口亦然,若三業善,臨命之時,即是舍宅,可逃避處。」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「人生壽命促, 必將付於死。
衰老之所侵, 無有能救者。
是以應畏死, 唯有入佛法。
若修善法者, 是則歸依處。」
佛說是已,第二經無差別,應求歸依處,大人宜修善。第三長行別偈則不同,偈言:
「壯盛及衰老, 三時皆過去,
餘命既無幾, 常為老所患。
近到閻王際, 婆羅門欲生,
二間無住處, 汝都無資粮。
應作小明燈, 依憑於精勤,
前除於諸使, 不復生老死。」
(八七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有一老婆羅門往至佛所,問訊佛已,在一面坐,白佛言:「世尊!吾今朽邁,往昔已來,造作眾惡,未曾作福,未更修善,又所不行離於怖畏救護之法。善哉!瞿曇!為我說法,使我命終有所救護、屋宅、歸依、逃避之處。」
佛告婆羅門:「世間熾然。何謂熾然?謂老病死。以是之故,應身修善,口意亦然。汝都不修身口意善,汝今若能於身口意修於善者,即是汝之船濟,乃至死時,能為汝救護,為汝屋宅,為汝歸依、逃避之處。」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「譬如失火家, 焚燒於屋宅,
宜急出財寶, 以置無火處。
生老病死火, 焚燒於眾生,
宜應修惠施, 賑眾於貧窮。
世間金寶等, 王賊水火侵,
死時悉捨離, 無有隨人者。
施逐人不捨, 猶如堅牢藏,
王賊及水火, 無能侵奪者。
慳貪不布施, 是名常睡眠;
修施濟匱乏, 是名為覺悟。」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八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烏答摩納往至佛所,問訊佛已,在一面坐,而作是言:「瞿曇!我如法乞財,供養父母。又以正理,使得樂處,正理供給,得大福不?」佛言:「如是供養,實得大福。」
佛言:「摩納!不限汝也,一切如法乞財,又以正理供養父母,正理使樂,正理供給,獲無量福。何以故?當知是人,梵天即在其家。若正理供養父母,是阿闍梨即在其家。若能正理供養父母,正理得樂,一切皆遙敬其家。若能正理供養父母,正理使樂,正理供給,當知大天即在其家。若能正理供養父母,正理與樂供給,當知一切諸天即在其家。何以故?梵天王由正理供養父母故,得生梵世。若欲供養阿闍梨者,供養父母,即是阿闍梨。若欲禮拜,先應禮拜父母。若欲事火,先當供養父母。若欲事天,先當供養父母,即是供養諸天。」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「梵天及火神, 阿闍梨諸天,
若供養彼者, 應奉養二親,
今世得名譽, 來世生梵天。」
(八九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有一摩納名優北伽,往詣佛所,稽首問訊,在一面坐。白佛言:「世尊!婆羅門如法乞財,聚設大祀,教他設祀。如是之祀,為當作祀,為當不作?」
爾時,世尊說偈答言:
「馬脂及人脂, 牛脂并美食,
吸風開祀門, 此六名大祀;
作業雖廣大, 仙聖所毀呰。
羊及羖羊, 牛王諸小牛,
一切殺生類, 此不為正祀,
如是是邪祀, 眾聖所不過。
若設正祀者, 終不惱群生,
不害有生命, 設祀斷諸有,
是名為正祀。 若設如是祀,
大仙必往彼, 施及祀場餘,
宜與彼應供。 清淨心惠施,
時施施何處? 當施勝福田。
云何勝福田? 所謂修梵行。
若能如是施, 斯名廣大祀。
設如是大祀, 以如法聚財,
淨水手自與, 若能如是施,
諸天生信敬, 名為自他利,
必獲大果報。 如是設大祀,
唯有智者能, 能生於淨信,
亦得心解脫, 惱害不能加,
得世間眾樂, 得生於勝處。
是名為智者, 所設之大祀。」
佛說是已,優北伽摩納聞佛所說,歡喜而去。
(九〇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摩納名優北伽,往詣佛所,稽首問訊,在一面坐。白佛言:「世尊!婆羅門如法乞財,聚斂大祀,教他設祀。如是之祀,為當作祀,為當不作?」
爾時,世尊說偈答言:
「施設大祀具, 不擾害群生,
若能如是祀, 所作皆清淨,
是名祀深隱, 梵行者所受。
現於世間中, 名聞極遠者,
遠離於戰諍, 如是祀可讚,
諸佛所稱善。 祀及祀之道,
以清淨惠施, 宜施彼應供,
施時施何處, 斯名廣大祀,
諸天所信敬。 以如法聚財,
淨水手自與, 若能如是祀,
名為自他利, 必獲大果報。
如是之大祀, 唯有智者能,
能生於淨信, 亦得心解脫,
惱害不能加, 得世間最樂,
得生於勝處, 名為有智者。」
佛說是已,優北伽聞佛所說,歡喜而去。
(九一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有一摩納名曰佛移,往詣佛所,稽首問訊,在一面坐。白佛言:「世尊!為有幾法,教在家人處於家中得現報利,并得利樂?」
佛告摩納:「有四法使在家人得現世報,獲利益樂。何謂為四?一能精勤,二能守護諸根,三得善知識,四正理養命。云何精勤?隨所作業,家計資生,或為王臣,或為農夫,或復治生,或復牧人,隨其所作,不憚劬勞,寒暑風雨,飢渴飽滿,蚊虻蠅蜂,雖有勤苦,不捨作業,為成業故,終不休廢,是名精勤。云何名為守護諸根?若族姓子如法聚財,設有方計,不為王賊水火之所劫奪,怨憎之處悉不得侵,不生惡子,是名守護。云何名為近於善友?若族姓子近於善友,而此善友資性賢良,終不姦盜,亦不放逸飲酒醉亂,吐出實言,不為欺誑。
與如此人共為親友,未生憂惱能令不生,已生憂惱能使滅除,未生喜樂能使得生,已生喜樂能使不失,是名善友。云何名為正理養命?若族姓子知其財物,量其多少,節其財用,入多於出,莫苟輕用。譬如有人食優曇果,初食之時,樹上甚多。既食之已,醉眠七日。既醒悟已,方覺失果。宜處以理,奢儉得中。若有錢財,不能衣食,不能惠施,極自儉用,眾人咸言:『如此之人,死如狗死。』宜自籌量,不奢不儉,是名正理養命。
摩納復白佛言:「修何等法,令在家人現受其利,後世得福?」
佛告摩納:「有四種法能獲福報。何謂為四?所謂信戒及施、聞、慧。云何名戒?能行不殺,乃至不飲酒。云何名施?施沙門、婆羅門、師長、父母、貧窮之者,乞與衣食、床敷、臥具、病瘦醫藥,種種所須,盡能惠與,名之為施。云何聞慧?如實知苦,知苦諦;如實知習,知習諦;如實知道,知道諦;如實知滅,知滅諦;是名聞慧具足。」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「精心修事業, 勤守護不失,
親近於善友, 能正理養命。
信戒施聞慧, 除斷於慳貪,
若能如是者, 速獲清淨道。
如是八種法, 能得現利喜,
於未來之世, 亦得天上樂。」
佛說是已,佛移摩納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九二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彌絺羅國菴婆羅園。爾時,婆私吒婆羅門女新喪第六子,為喪子故,心意錯亂,裸形狂走,漸走不已,至彌絺羅菴婆羅園。爾時,世尊與無央數大眾圍遶說法。時,婆私吒婆羅門女遙見世尊,還得本心,慚愧蹲地。佛告阿難:「與其欝多羅僧,汝可將來,我為說法。」阿難受勅,即與欝多羅僧。婆私吒婆羅門女,尋取衣著,往詣佛所,頭面禮足。爾時,世尊為婆羅門女宣種種法,示教利喜,如昔諸佛,為說法要,施論、戒論、生天之論,欲為不淨苦惱之本,出要為樂。
爾時,世尊廣為說法,知彼至心欲離蓋纏,為說四諦苦習滅道。此婆私吒女聰明解悟,聞法能持,譬如淨白[疊*毛]易受染色。
婆私吒女即於坐上,見四真諦,見法到法,知法度疑彼岸,自已證法,不隨他教,信不退轉,於佛教法,得無所畏,即從坐起,合掌禮佛,白佛言:「世尊!我今已得度於三惡,盡我形壽歸依三寶為優婆夷,盡壽不殺,清淨信向,不盜、不邪婬、不妄語、不飲酒,亦復如是。」時,彼婦女聞法歡喜,禮佛而去。
更於異時,婆私吒喪第七子,心不愁憂,亦不苦惱,亦不追念裸形狂走。
爾時,其夫婆羅突邏闍說偈問言:
「汝昔喪子時, 追念極荼毒,
愁憶纏心情, 彌時不飲食。
今者第七子, 遇患而命終,
汝備為慈母, 何故不哀念?」
時,婆私吒即便說偈答其夫言:
「從無量劫來, 受身無漄際,
由於恩愛故, 子孫不可計。
處處皆受身, 喪失亦非一,
生死曠路中, 受苦無窮已。
我了於生死, 往來之所趣,
是故於今者, 都無哀念情。」
其夫婆羅門復說偈言:
「如汝所說者, 自昔未曾有,
於誰得解悟, 而能忘所憂?」
時,婆私吒復以偈答:
「婆羅門當知, 往日三佛陀,
於彼彌絺羅, 菴婆羅園中,
說斷一切苦, 并與盡苦道,
修八聖道分, 安隱得涅槃。」
時,婆羅門復說偈言:
「我今亦欲詣, 菴婆羅園中,
諮問彼世尊, 除我念子苦。」
時,婆私吒復說偈言:
「佛身真金色, 圓光遍一尋,
永斷眾煩惱, 超度生死流。
如是大導師, 能調伏一切,
眾生咸蒙化, 故號為真濟。
汝今宜速往, 詣彼世尊所。」
時,婆羅門聞婦所說,歡喜踊躍,即時嚴駕,詣彼園中,遙見世尊威光顯赫,倍生恭敬。到已頂禮,在一面坐。爾時,世尊以他心智觀察彼心,知其慇重,即時為說苦習滅道及八正道如此等法,能至涅槃。
時,婆羅門聞是法已,悟四真諦,已得見法,尋求出家,佛即聽許。既出家已,修不放逸,於三夜中,具得三明。佛記彼人得阿羅漢,是故更名為善生也。已得三明,勅其御者婆羅提言:「汝可乘於所駕寶車,還歸於家,語婆私吒:『汝於我所,可生隨喜。所以者何?佛今為我說四諦法,又蒙出家,獲於三明,是故於我應生淨信。』」時,婆羅提乘車還家,時,婆私吒見車已還,問御者言:「彼婆羅門見於佛不?」御者白言:「婆羅門即於坐上見四真諦,既見四諦,求索出家,佛聽出家,得出家已,於三夜中,獲阿羅漢。」爾時,其婦語御者言:「汝今能傳是善消息,當賜汝馬及千金錢。」御者白言:「我今不用馬及金錢,我欲願往詣佛所,聽受妙法。
婆私吒言:「汝若如是,實為甚善。若汝出家,速能獲得阿羅漢道。」婆私吒語其女言:「汝善治家,受五欲樂,我欲出家。」女孫陀利即白母言:「我父尚能捨五欲樂,出家求道,我今亦當隨而出家,離念兄弟眷戀之心,如大象去,小象亦隨,我亦如是,當隨出家,執持瓦鉢而行乞食。我能修於易養之法,不作難養。」婆私吒言:「汝所欲者,真為吉善,所願必成。我今觀汝不久必當得盡於欲,離諸結使。」時,婆羅門婆羅闍、婆私吒、并孫陀利,悉共相隨,俱時出家,皆得盡於諸苦邊際。
(九三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毘舍離國大林之中。爾時,如來著衣持鉢,入城乞食。食訖,攝其衣鉢,并復洗足,坐一樹下,住於天住。時,有一婆羅門名欝湊羅突邏闍,失產乳牛,遍處推求,經於六日,不知牛處,次第求覓,趣大林中,遙見如來在樹下坐,容貌殊特,諸根寂定,心意恬靜,獲於最上調伏之意,如似金樓,威光赫然。見是事已,往詣佛所,即於佛前而說偈言:
「云何比丘樂獨靜, 如是思惟何所得?」
爾時,世尊說偈答言:
「我於諸得失, 都無有愁憂,
汝莫謂於我, 與汝等無異。」
時,婆羅門復說偈言:
「此中真是梵住處, 實如比丘之所說,
我欲論我家中事, 唯願少聽我所說。
沙門汝今者, 宴坐林樹間,
亦無有失牛, 六日之憂苦,
當知此沙門, 真為寂然樂。
汝亦不種稻, 何憂於灌水?
亦不憂稻穗, 有出不出者,
如是等眾苦, 汝今久捨離。
亦不種胡麻, 又不恐荒穢,
汝亦無如是, 耘耨之苦惱。
當知彼沙門, 實為寂然樂。
我家有草敷, 敷來經七月,
中有眾毒蟲, 蝎螫生苦惱,
汝無如是事, 沙門為快樂。
汝無有七子, [怡-台+龍]悷難教授,
舉貸負他債, 汝無如是事,
沙門為快樂。 汝又無七女,
或有產一子, 或有無子者,
喪夫來歸家, 無有如是事。
當知沙門樂, 亦無諸債主,
晨朝來至門, 債索所負者,
無有如是事, 沙門為快樂。
汝無有朽舍, 遍中諸空器,
鼷鼠在中戲, 摚觸出音聲,
擾亂廢我睡, 通夕不得眠。
汝無有惡婦, 醜陋目黃睛,
中夜強驅起, 日夕常罵詈,
或說家寒苦, 或云負他債,
沙門無此事, 當知為快樂。」
爾時,世尊復說偈言:
「婆羅門當知, 汝言為至誠,
無賊偷我牛, 已經於六日,
無有如斯事, 真實為快樂。
我實無稻田, 而生乏水想,
又不憂稻穗, 有出不出者,
我無如是苦, 當知為快樂。
我無胡麻田, 生草而荒穢,
我無如是事, 真實名為樂。
我實無草敷, 經歷於七月,
又無毒蟲出, 蠍螫家眷苦,
我無如是事, 真實為快樂。
我無有七子, [怡-台+龍]悷而難教,
各自而債負, 為他所敦蹙。
我又無七女, 或產不產者,
喪夫還歸家, 我無如此苦。
我亦無債主, 晨朝來扣門,
徵索所負物。 又亦無朽舍,
滿中諸空器, 鼷鼠戲其中,
摚觸出音聲, 擾亂廢我睡,
竟宿不得眠。 亦無有惡婦,
黃眼而醜陋, 中夜強驅起,
日夕常罵詈, 或說家貧苦,
或云負他債。 都無如斯苦,
真實為快樂。 婆羅門當知,
汝不斷愛憎, 不得免是苦,
斷欲離諸愛, 然後得快樂。」
爾時,世尊為婆羅門種種說法,示教利喜,廣說如上,乃至盡諸有結,不受後有。時,尊者欝湊羅突邏闍得阿羅漢,得解脫樂,踊躍歡喜,而說偈言:
「今我極憘樂, 大仙所說法,
聞法得解悟, 都無諸取捨,
不虛見世尊, 遇佛獲道果。」
(九四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娑羅婆羅門聚落。爾時,世尊於其晨朝,著衣持鉢,欲入娑羅聚落乞食。有非時雲起,天降於雨,如來避雨至彼聚落。時,聚落中,婆羅門長者共集論處,遙見佛來,咸作是言:「剃髮道人知何等法?」佛聞其言,即告之曰:「汝婆羅門有知法者,不知法者。剎利居士,亦復如是。」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「終不於親友, 令其生屈伏,
王者亦不取, 不應伏者伏。
妻不求夫伏, 父母衰老至,
子應致敬養, 不宜生勃逆。
無有眾聚處, 而無賢良人,
無有善丈夫, 而不說法語。
斷於貪瞋癡, 所說皆如法。」
時,諸婆羅門言:「汝善知婆羅門法,來入此眾。」即時敷座,請佛就座:「為我說法,我等樂聽。」爾時,世尊入其眾中,坐其座上,為說種種法,示教利喜,而說偈言:
「若默無所說, 莫知其愚智,
要因於言說, 然後乃別知。
若說妙法者, 說法趣涅槃,
是以應言說, 熾然於法燈。
已立仙聖幢, 皆由於言說,
言說即聖幢, 是以不應嘿。」
佛說是已,從坐而去。
(九五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遊拘薩羅。爾時,彼國有婆羅門名曰天敬,其聚落中,有止客舍。爾時,尊者優波摩那為佛侍者,止客舍中。如來于時微患風動,苦於背痛。尊者優婆摩那著衣持鉢,詣天敬婆羅門家。爾時,天敬在於門中剃髮而坐。彼婆羅門遙見尊者,即說偈言:
「落髮服法衣, 手中執應器,
住立我門側, 將欲何所求?」
時,尊者優波摩那以偈答言:
「大羅漢善逝, 牟尼患背痛,
須少燸藥水, 故來從汝乞。」
時,婆羅門即取鉢盛滿蘇油,黑石蜜一篋,燸藥水一車,而以與之。爾時,尊者既得之已,齎詣佛所,即以此油,并燸藥水洗塗佛身,飲黑蜜漿,背痛即愈。時,天敬婆羅門於後日朝,往詣佛所,問訊世尊,在一面坐。爾時,世尊以偈問婆羅門言:
「云何婆羅門, 行婆羅門法,
施何獲大果? 何者是施時?
於何福田中, 獲得於勝報?」
時,婆羅門復以偈答言:
「有多教學者, 多聞能總持,
父母真正淨, 顏容悉端嚴,
如是等名為, 三明婆羅門。
若施如斯處, 能獲大果報,
隨時施衣食, 是名勝福田。」
時,婆羅門復以偈問佛:
「瞿曇說何種, 名為婆羅門?
云何為三明? 施何得大果?
何者是施時? 云何勝福田?」
爾時,世尊以偈答言:
「明知於三世, 見人天惡趣,
得盡於生死, 并獲諸神通,
心智得解脫, 是謂為三明。
施彼得大果, 是名勝福田。」
時,天敬婆羅門聞佛所說,歡喜而去。
(九六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遊拘薩羅國,夜止娑羅林。爾時,有一婆羅門近林耕殖,由晨行田,因到佛所。白佛言:「世尊!我近林耕,故樂此林。汝今亦樂此娑羅林,將非此中而耕種耶?」時,婆羅門即說偈言:
「汝將欲種殖, 而樂此林耶?
無侶憘空寂, 以此林樂耶?」
爾時,世尊說偈答曰:
「我於斯林中, 都無有所作,
拔斷其根本, 一切盡枯摧。
於林而無林, 已得出於林,
我永棄所樂, 禪定斷染著。」
時,婆羅門復說偈言:
「汝實名佛陀, 於諸世間尊,
善能滅諸結, 離於諸畜積。
世間之最上, 盡後有邊際,
汝傾欲華幢, 故號為世尊。」
婆羅門說是偈已,歡喜而去。
(九七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遊拘薩羅國,在娑羅林。時有一婆羅門去林不遠,五百摩納,從其受學。時彼婆羅門每念世尊如來何時來遊此林,當往諮問,釋我疑滯。時婆羅門遣諸摩納,詣林採薪,欲以祀火。時諸摩納既至林已,見於如來在樹下坐,端正殊特,容貌和奕,如真金樓,暉光赫然。時諸摩納覩如來已,尋負薪歸,白其師言:「和上昔日,每思見佛,今者如來近在此林,若欲見者,宜知是時。」時婆羅門聞是語已,即詣佛所,問訊起居,在一面坐。即說偈言:
「深林極茂盛, 其中甚可畏,
何故獨宴坐, 修禪無懼心?
又無眾音樂, 可以娛自身,
云何樂閑居? 實為未曾有。
汝為求大梵, 世界自在主?
為求於帝釋, 三十三天尊?
何故樂獨處, 可畏深林中?
常修於苦行, 將欲何所求?」
爾時,世尊說偈答言:
「著有所欲者, 多懷諸疑惑,
於無數境界, 各各生染著。
一切諸結使, 皆因無智起,
我斷無智根, 吐結欲埿乾。
悉斷於志求, 亦無諸諂曲,
於諸善法中, 證知得清淨,
正得無上道, 修禪離欲者。」
爾時,婆羅門復說偈言:
「我今稽首禮, 歸依牟尼尊,
於諸禪自在, 解悟無量覺。
於天人中尊, 具三十二相,
端正無與等, 猶彼雪山王。
於林得解脫, 而不著於林,
清淨解脫者, 無生拔毒箭。
如來所說法, 於諸論中上,
言說最第一。 人中師子吼,
敷演四真諦, 廣度於一切,
自離於大苦, 亦度諸群生,
咸令得安樂, 願為說此法,
我今歸命禮, 得度於彼岸。
離諸怖畏者, 善來住此林。
今我得值遇, 天人大導師,
能除滅眾生, 一切諸苦惱。」
爾時,婆羅門說是偈已,歡喜而去。
(九八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遊拘薩羅國。爾時,世尊止於孫陀利河岸。時彼岸側有住婆羅門,往詣佛所,問訊已訖,在一面坐,即白佛言:「汝欲入此河中浴耶?」佛問之曰:「入此河浴有何利益?」婆羅門言:「今此河者,古仙度處。若入洗浴,能除眾惡,清淨鮮潔,名為大吉。」
佛聞是已,即說偈言:
「非彼孫陀利, 得閉及恒河,
竭闍婆鉢提, 入是諸河浴,
終不能洗除, 已作之惡業。
大力鉢健提, 并與愚下劣,
設共於中洗, 乃至百千年,
終不能除惡、 煩惱之垢穢。
若人心真淨, 具戒常布薩,
能修淨業者, 常得具足戒。
不殺及不盜, 不婬不妄語,
能信罪福者, 終不嫉於他,
法水澡塵垢, 宜於是處洗。
雖於孫陀利、 竭闍等諸河,
此皆是世水, 飲之及洗浴,
不能除垢污, 并祛諸惡業,
飲浴何用為? 實語而調順,
捨瞋不害物, 此是真淨水。
若入淨戒河, 洗除諸塵勞,
雖不除外穢, 能祛於內垢。
凶嶮殘害者, 孾愚造諸惡,
如是等不淨, 穢污垢惡者,
水正洗身垢, 不能除此惡。」
時,婆羅門聞佛所說,讚言:「善哉!善哉!誠如所言。夫洗浴者,能除身垢。為惡業者,非洗能除。」
(九九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遊拘薩羅孫陀利河岸。爾時,世尊新剃鬚髮,宿彼河岸。後夜早起,以衣覆頭,正身端坐,繫念在前。時,彼河岸有祀火婆羅門祀火之法,餘應施與諸婆羅門,於天欲曉,即持祀餘,求婆羅門,欲以施之。過值於佛,爾時,世尊聞其行聲,即發却覆,[口*磬]咳出聲。此婆羅門既見佛已,而作是言:「此非婆羅門,乃是剃髮道人。」尋欲迴還,復作是念:「夫剃髮者,不必沙門,婆羅門中亦有剃髮。我當至彼問其因緣,所生種姓。
爾時,世尊以偈答言:
「不應問生處, 宜問其所行,
微木能生火, 卑賤生賢達。
亦生善調乘, 慚愧為善行,
精勤自調順, 度韋陀彼岸。
定意收其心, 具足修梵行,
晨朝應施與, 祠祀之遺餘。
汝今婆羅門, 若欲修福者,
宜當速施與, 如是善丈夫。」
時,婆羅門說偈答言:
「我今遇善祀, 此處真祀火,
我今觀察汝, 實度韋陀岸。
昔來祠祀殘, 每施與餘人,
未曾得如汝, 勝妙可施處。」
婆羅門即以此食奉上世尊,佛不為受,即說偈言:
「先無惠施情, 說法而後與,
如斯之飲食, 不應為受取。
常法封如是, 故我不應食;
所以不受者, 為說法偈故。
現諸大人等, 盡滅於煩惱,
應以眾飲食, 種種供養之。
欲求福田者, 斯處亦應施,
若欲為福者, 我即是福田。」
時,婆羅門重白佛言:「今我此食當施與誰?」佛言:「我不見世間沙門、婆羅門、若天、若魔、若梵能受是食,正理消化,無有是處。」佛言:「宜置于彼無蟲水中。
」時,婆羅門受佛教已,即持置彼無蟲水中,烟炎俱起,[淴-勿+(句-口+夕)][淴-勿+(句-口+夕)]作聲。時,婆羅門見是事已,生大驚怖,身毛為竪。以驚懼故,更採取薪,以用祀火。
爾時,世尊即到其所,而說偈言:
「汝齊整薪燃, 謂為得清淨,
薄福無智人, 乃然於外火。
婆羅門應當, 棄汝所燃火,
宜修內心火, 熾然不斷絕。
增廣如是火, 斯名為真祀;
數數生信施, 汝應如是祀。
汝今憍慢重, 非車所能載,
瞋毒猶如烟, 亦如油投火,
舌能熾惡言, 心為火伏藏,
不能自調順, 云何名丈夫?
若以信為河, 戒為津濟渡,
如是清淨水, 善人之所讚。
若入信戒洗, 即汝毘陀呪,
能滅眾惡相, 得度於彼岸。
以法用為池, 瞿曇真濟渡,
清潔之淨水, 善丈夫所貴。
諸能洗浴者, 毘陀功德人,
身體不污濕, 得度于彼岸。
實語調諸根, 隱藏於三業,
具修於梵行, 忍慚愧最上。
信向質直人, 斯是法洗浴,
是故汝今者, 應當如是知。」
時,婆羅門聞佛所說,棄事火具,即起禮佛,合掌白言:「唯願聽我於佛法中出家受具,得為比丘,入於佛法,修于梵行。」佛即聽許,令得出家受具足戒。時,彼尊者勤修剋己,專精獨一,樂於閑靜,離於放逸,不樂親近出家在家。所以者何?此族姓子剃除鬚髮,服於法衣,正信出家,為修無上梵行,現在知見,自身證故。時此比丘修集定慧,得羅漢果,盡諸有漏,梵行已立,所作已辦,不受後有。
(一〇〇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有一髻髮婆羅突邏闍婆羅門往詣佛所,問訊已訖,在一面坐。即說偈言:
「外髮悉被髻, 內有髻髮不?
世間髮所髻, 誰有能除者?」
爾時,世尊復說偈言:
「明智竪立戒, 心修於智慧,
專精能勤學, 年少除髻髮。」
時,婆羅門復說偈言:
「外髮悉被髻, 內有髻髮不?
世間髮所髻, 誰能斷除者?」
爾時,世尊復說偈言:
「眼耳鼻舌身, 及與於意法,
名色都無餘, 心意盡滅度,
若能如是者, 斷除於髻髮。」
旃陀、婆私吒 失牛、講集處
天敬娑羅林 聚薪、二孫陀
一髻髮為十
(一〇一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優樓頻螺聚落,泥連河岸菩提樹下,成佛未久。爾時,世尊獨坐思惟,而作是念:「夫人無敬心,不能恭順於其尊長,不受教誨,無所畏憚,縱情自逸,永失義利。若如是者,眾苦纏集。若人孝事尊長,敬養畏慎,隨順不逆,所願滿足,得大義利。若如是者,觸事安樂。」復作是念:「一切世間,若天、若人,若天世界、若人世界、若魔世界、若梵世界、沙門、婆羅門,一切世間有生類中,若有戒、定、慧、解脫、解脫知見勝於我者,我當親近,依止於彼,供養恭敬。
遍觀察已,都不見於世間人、天、魔、梵、沙門、婆羅門,一切世間有勝於我戒、定、慧、解脫、解脫知見,為我依止。」復作是念:「我所覺法,我今應當親近、供養、恭敬、誠心、尊重。何以故?過去諸佛,一切皆悉親近、依止、供養、恭敬、尊重斯法,未來、現在諸佛,亦復親近、依止斯法,供養、恭敬,生尊重心。我今亦當如過去、未來、現在諸佛,親近、依止、供養、恭敬、尊重於法。
爾時,梵主天王遙知世尊在優樓頻螺聚落,泥連河岸菩提樹下而作是念:「觀察世間,若天、若人、若魔、若梵、沙門、婆羅門,一切生類,若有勝我戒、定、慧、解脫、解脫知見者,我當依止,然都不見有能勝我者。又復觀察過去、未來、現在諸佛,悉皆親近、依止於法,供養、恭敬,生尊重心,我今亦當隨三世佛之所,應作親近、依止、供養、恭敬、尊重於法。」時,梵主天復作是念:「我當從此處沒,往到佛所。」時,梵主天譬如壯士屈申臂頃,來至佛所。白佛言:「世尊!實如所念,誠如所念。」即說偈言:
「過去現在諸如來, 未來世中一切佛,
是諸正覺能除惱, 一切皆依法為師。
親近於法依止住, 斯是三世諸佛法,
是故欲尊於己者, 應先尊重敬彼法。
宜當憶念佛所教, 尊重供養無上法。」
爾時,梵王讚歎世尊,深生隨喜,作禮而去。
(一〇二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優樓頻螺聚落,泥連河側菩提樹下,成佛未久。佛於樹下,獨坐思惟,而作是念:「唯有一道,能淨眾生,使離苦惱,亦能除滅不善惡業,獲正法利,所言法者,即四念處。云何名為四念處耶?觀身念處、觀受念處、觀心念處、觀法念處。若人不修四念處者,為遠離賢聖之法,遠離聖道。若離聖道,即遠離甘露。若遠離甘露,則不免生老病死、憂悲苦惱。如是等人,我說終不能得離於一切諸苦。若修四念處,即親近賢聖法者,若親近賢聖法,即親近賢聖道。若親近賢聖道,即親近甘露法。若親近甘露法,即能得免生老病死、憂悲苦惱。若免生老病死、憂悲苦惱,如是等人,即說離苦。
時,梵主天遙知如來心之所念,作是念言:「我於今者,當至佛所,隨喜勸善。」思惟是已,譬如壯士屈申臂頃,來至佛所,頂禮佛足,在一面立。白佛言:「誠如世尊心之所念,唯有一道,能淨眾生,乃至得免憂悲苦惱。」時,梵主天即說偈言:
「唯此道出要, 斯處可精勤,
欲求遠離苦, 唯有此一道。
若涉斯道者, 如鶴飛空逝,
釋迦牟尼尊, 逮得於佛道。
一切正導師, 當以此覺道,
顯示於眾生, 常應數數說,
咸令一切知, 生有之邊際,
唯願說一道, 愍濟諸眾生。
過去一切佛, 從斯道得度,
未來及今佛, 亦從此道度。
云何名為度? 能度瀑駛流,
究竟於無邊, 調伏得極淨。
世間悉生死, 解知一切界,
為於具眼者, 宣明如此道。
譬如彼恒河, 流赴於大海,
聖道亦如是, 佛為開顯現,
斯道如彼河, 趣於甘露海。
昔來未曾聞, 轉妙法輪音,
唯願天人尊, 度老病死者,
一切所歸命, 為轉妙法輪。」
時,梵主天頂禮佛足,即沒而去。
(一〇三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,梵主天於其中夜,光明倍常,來詣佛所,禮佛足已,在一面坐。梵主威光,照於時會,赫然大明。即於坐上而說偈言:
「剎利二足尊, 種姓真正者,
明行已具足, 人天中最勝。」
佛告梵主言:「誠如是言,誠如是言。剎利二足尊,種姓真正者,明行已具足,天人中最勝。」
時,梵主天聞佛所說,踊躍歡喜,頂禮佛足,於彼坐沒,還於天宮。
(一〇四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遊拘薩羅國。時,彼國中有一阿蘭若住處,爾時世尊與諸大眾比丘僧俱在彼止宿。於時,世尊讚斯住處,說阿蘭若住處法。
時,梵主天知如來遊於拘薩羅,與比丘眾止宿阿蘭若住處,讚歎阿蘭若住處,說阿蘭若住處法。梵主天王作是念言:「我今當詣佛所,讚歎隨喜。」時,梵主天即於彼沒,譬如壯士屈申臂頃,來詣佛所,頂禮佛足,在一面坐。即說偈言:
「處靜有敷具, 應斷於結縛,
若不能愛樂, 還應住僧中。
恒應正憶念, 調根行乞食,
具足禁戒者, 應至空靜處。
放捨於怖懼, 堅住於無畏,
斷除憍慢者, 堅心處中住。
如是我所聞, 不應懷疑惑,
一千阿羅漢, 於此斷生死。
學者二五百, 千一百須陀,
隨流修正道, 終不趣邪徑。
不能具宣說, 諸道得果者,
所以不能說, 畏懼不信敬。」
時,梵主天說是偈已,頂禮佛足,還於天宮。
(一〇五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釋翅迦毘羅衛林,與五百大比丘眾俱,皆是阿羅漢,諸漏已盡,所作已辦,捨於重擔,逮得己利,盡於後有,無復結使,正智解脫。復有十世界大威德諸天,來至佛所,問訊佛僧。於時,世尊說於隨順涅盤之法。
有四梵身天各作是念:「今佛在釋翅迦羅衛林,與五百比丘僧俱,皆是大阿羅漢,諸漏已盡,所作已辦,捨於重擔,逮得己利,盡於後有,無復結使,正智解脫。復有十世界大威德天,來至佛所,問訊佛僧,世尊為其說於隨順涅盤之法。我於今者,當往於彼佛世尊所。」時,梵身天作是念已,即於彼沒,譬如壯士屈申臂頃,來至佛所,頂禮佛足,在一面立。時,第一梵身天而說偈言:
「今於此林中, 集會於大眾,
是故我等來, 正欲觀眾僧,
不以不善心, 壞僧破和合。」
第二梵身天復說偈言:
「比丘誠實心, 宜應務精勤,
猶如善御者, 制馬令調順,
比丘亦如是, 應制御諸根。」
第三梵身天復說偈言:
「譬如野馬被羇繫, 拔柱蹋塹安隱出,
諸比丘等亦如是, 拔三毒柱斷欲塹,
世尊導師之所調, 能出是等大龍象。」
第四梵身天復說偈言:
「諸有歸依於佛者, 人中捨形得天身。」
時,四梵身天各說偈已,在於僧中,敬心戰慄,作禮而去。
(一〇六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。時,梵主天於其中夜,威光甚明,來至佛所。爾時,世尊入火光三昧。時,梵主天作是心念:「今者如來入於三昧,我來至此,甚為非時。」當爾之時,提婆達多親友瞿迦梨比丘,謗舍利弗及大目連。此梵主天即詣其所,扣瞿迦梨門喚言:「瞿迦梨!瞿迦梨!汝於舍利弗、目連當生淨信,彼二尊者,心淨柔軟,梵行具足。汝作是謗,後於長夜,受諸衰苦。」瞿迦梨即問之言:「汝為是誰?」答曰:「我是梵主天。」瞿迦梨言:「佛記汝得阿那含耶?」梵主答言:「實爾。」瞿迦梨言:「阿那含名為不還,汝云何還?」梵主天復作是念:「如此等人,不應與語。
「欲測無量法, 智者所不應,
若測無量法, 必為所燒害。」
時,梵主天說是偈已,即往佛所,頂禮佛足,在一面坐。以瞿迦梨所說因緣,具白世尊。佛告梵言:「實爾,實爾。欲測無量法,能燒凡夫。」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「夫人生世, 斧在口中, 由其惡口,
自斬其身。 應讚者毀, 應毀者讚,
如斯惡人, 終不見樂。 迦梨偽謗,
於佛賢聖, 迦梨為重, 百千地獄。
時阿浮陀, 毀謗賢聖, 口意惡故,
入此地獄。」
時,梵主天聞是偈已,禮佛而退。
別譯雜阿含經卷第五
此卷末五經及第六卷初五經,皆國、宋本所無而丹本獨有者。第九是《梵問經》,第十是《度須跋經》。今撿《梵問經》者,與彼大本《雜阿含經》第四十四卷之初,同本異譯。《度須跋經》與大本第三十五卷十六幅已下,同本異譯。則國、宋二本無此經者,脫之耳。今依丹藏加之,分入二卷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