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世因本經

隋 達摩笈多譯10卷CBETA T0025大于一万字 15 h 白话文由 GPT-4 翻译
起世因本經卷第三
隋天竺沙門達摩笈多譯
地獄品中
「復次,諸比丘!彼等地獄諸眾生輩,有無量時長遠道中,從彼燋渴五百由旬小地獄出,出已奔走,略說乃至,求救護處,即便詣向五百由旬膿血地獄。入彼處已,即為彼等,生於膿血,乃至咽喉已下熱沸。而彼地獄諸眾生等,入已東西交橫行走。彼等如是馳走之時,燒手燒足、或燒耳鼻,燒耳鼻已,及諸支節,皆悉燒然。其諸支節,被燒然已,諸罪人等,於彼受苦,嚴酷重切,不可思議。命既未終,惡不善業又未畢盡,乃至人身所造作來。復次,諸比丘!膿血地獄中有諸蟲,名最猛勝住,而彼諸蟲,為彼地獄諸眾生等,作多損害。
或於身中先割破皮,割皮破已次復割肉,割肉已割筋,割筋已破骨,破骨已拔出於髓取而食之。彼諸眾生,於中乃至受嚴重苦,命既未終,乃至未盡惡不善業,及以人身所作來者,皆悉具受。復次,諸比丘!彼膿血獄所有眾生,或時飢渴,彼等即以兩手掬取彼沸膿血,置於口中,置口中已,應時燒彼眾生脣口,燒脣口已燒腭,燒腭已燒喉,燒喉已燒胸,燒胸已燒心,燒心已燒腸,燒腸已燒胃,燒胃已直過小腸,向下而出。彼等眾生,於彼地獄,乃至受諸嚴切重苦。命既未終,乃至未盡惡不善業,及以人身所作來者,如是次第,具足而受。
「復次,諸比丘!彼等地獄諸眾生輩,經無量時長遠道中,從於膿血五百由旬小地獄出,出已馳走,乃至求於救護之處,向一銅釜五百由旬小地獄中。入彼處已,時守獄者,捉彼地獄諸眾生輩,擲置釜中,其頭向下,脚皆在上,彼諸眾生於其中間,以地獄火,相燒煮故,若沸向上,即煮即熟;若沸在下,亦煮亦熟;若在中間,還即煮熟;若交若橫,還即煮熟;若為沫覆,還煮還熟;若見不見,一切煮熟。
譬如世間若煮小豆、若煮大豆及豌豆等,置於釜內,滿中著水,其下然火,如是湧沸,湯豆和合,若來向上,即煮即熟;若向下去,亦即煮熟;若住於中,亦煮亦熟;若其交橫,亦俱煮熟;若為沫覆,還亦煮熟;若見不見,一切時熟。諸比丘!如是如是,彼一銅釜小地獄中,有守獄者,取彼地獄諸眾生等,令脚在上以頭向下,遙擲彼等置銅釜中,被地獄火之所燒逼,熱沸既盛。時,諸罪人逐沸向上,即煮即熟,略說乃至,若見不見,亦即煮熟。彼等於中受嚴切苦,乃至若人非人身中所作來者,如是次第,於彼地獄,具足而受。
「諸比丘!彼地獄中諸眾生等,經無量時長遠道中,從一銅釜五百由旬小地獄出,出已奔走,乃至欲求救護之處,向多銅釜五百由旬小地獄中。入彼處已,為守獄者,取於彼等地獄眾生,捉脚向上頭向下,擲置銅釜之中。而彼地獄猛火逼切,若沸向上,即煮即熟;若沸向下,亦即煮熟;若在中間,亦即煮熟;若橫若覆,見與不見,俱悉煮熟。譬如釜中煮諸豆等,為火燒逼,涌沸向上,亦煮亦熟,略說乃至,若見不見,悉皆煮熟。諸比丘!如是如是,其多銅釜五百由旬小地獄中,諸眾生輩,為守獄者,取其兩脚,倒竪向上,捉頭向下,擲銅釜中,彼等於中,被地獄火之所逼切,若沸向上,交橫煮熟,略說乃至,見與不見,悉煮悉熟。
众位比丘!那些在地狱中的众生们,经历了无量的时间和漫长的路程,从一个直径五百由旬的小地狱出来,出来后奔跑,想要寻找救援的地方,却又跑进了另一个直径五百由旬的小地狱。进入那个地方后,地狱的看守者抓住这些地狱众生,把他们倒提起来,头朝下,脚朝上,扔进铜釜里。而那地狱的猛火炽热无比,如果火焰向上翻滚,他们就会被煮熟;如果火焰向下翻滚,他们也会被煮熟;如果火焰在中间,他们同样会被煮熟;无论是横着还是覆着,无论看得见还是看不见,都会被煮熟。就像在锅里煮豆子一样,被火焰烧得翻滚,无论是向上还是向下,无论看得见还是看不见,都会被煮熟。众位比丘!就是这样,那些在直径五百由旬的小地狱中的众生们,被地狱的看守者抓住他们的两脚,倒提起来,头朝下,脚朝上,扔进铜釜里,他们在那里,被地狱的火焰炽热无比地煮着,无论是向上还是向下,无论是交叉还是横着,无论看得见还是看不见,都会被煮熟。
「復次,諸比丘!彼多銅釜五百由旬小地獄中,諸眾生輩,為守獄者,以鐵蟹爪,取彼地獄諸眾生身,從釜至釜,彼等從釜將至釜時,膿血皮肉,皆悉散盡,唯餘骸骨。彼等於中,乃至受於重嚴極苦,未得命終,乃至不盡彼不善業,若人身中,所作業者,一切悉受。
再次强调,各位比丘!在那个直径五百由旬的小地獄中,有许多铜釜,各种众生被地獄守卫用铁蟹爪抓住,从一个铜釜移至另一个铜釜。当他们从一个铜釜移至另一个铜釜的时候,他们的脓血和皮肉都已经消散殆尽,只剩下骸骨。他们在那里,即使遭受极度的痛苦,也无法死去,除非他们的恶业消耗完毕。如果人们在人世间所做的恶业,他们都必须在那里承受。
「諸比丘!彼地獄中諸眾生輩,經無量時長遠道中,從多銅釜五百由旬小地獄出,出已馳走,乃至欲求救護之處,詣向磑疊五百由旬小地獄中。入彼處已,時守獄者即捉受罪諸眾生輩,仰撲置於鐵磑之上,熾然光焰一向洞然,仰臥中已,更取別石,於上壓之;壓已色別,復更研之;研已復研,作於細末;作細末已,復更重末,最後細末別於彼處。末已更研,研已復研,末已復末,至其最後細末之時,而其支體血一邊流,一邊猶有骨末存在。彼等於中,受最嚴苦,乃至於中,未得命終,未盡於彼不善之業,乃至人身所作來者,如是次第,具足而受。
「各位比丘!那些在地獄中的众生们,经过无量的时间和漫长的路程,从深达五百由旬的铜釜小地獄出来,出来后奔跑,直到寻找救援的地方,来到另一个深达五百由旬的石磨小地獄中。进入那个地方后,地獄的守卫立即抓住这些有罪的众生,把他们扔到热铁石磨上,火焰熊熊,一直烧到洞穿,他们躺在中间,然后再拿另一块石头压在他们身上;压完后换另一种颜色,然后再磨;磨完后再磨,直到磨成细末;磨成细末后,再重复磨,最后的细末散在那个地方。细末再磨,磨完再磨,细末再细,到最后的细末时,他们的身体血液一边流出,一边还有骨末存在。他们在那里,受到最严酷的折磨,直到在那里,他们的生命还没有结束,他们的恶业还没有消耗完,他们在人间所做的一切,都要按照这个顺序,完全承受。
「諸比丘!彼等地獄諸眾生輩,經無量時長遠道中,從於磑疊五百由旬小地獄出。出已馳走,欲求室宅,欲求歸依覆護之處,詣向斛量五百由旬小地獄中。入彼處已,其守獄者,取彼地獄諸眾生輩,以熱鐵斛熾然光焰一向猛烈,遣其量火。彼量火時,燒手燒脚、燒耳燒鼻、燒大支節、燒小支節,然支節已,彼等於中,受極嚴苦、受最痛苦。壽命未終,乃至未盡惡不善業,不滅不沒不離不失,乃至往昔所造作者,若人身中所作來者,如是次第,具足而受。
众位比丘!那些地狱中的众生们,经过无量的时间和漫长的路程,从五百由旬的小地狱中出来。出来后他们急忙奔跑,寻找房屋,寻找可以依靠和保护自己的地方,最后来到了另一个五百由旬的小地狱中。进入那个地方后,地狱的守卫者,抓住这些地狱中的众生们,用热铁斗烧着明亮的火焰,火焰猛烈地燃烧,让火焰烧他们。那时候,他们的手、脚、耳朵、鼻子、大关节、小关节都被烧焼,关节烧焼后,他们在那里,承受极度的痛苦,承受最痛苦的折磨。他们的寿命还没有结束,甚至他们的恶行和不善行为还没有消失,没有消失,没有离开,没有丧失,甚至他们过去所做的事情,如果是在人的身体中所做的,就这样一步步地,全部承受着。
「諸比丘!彼等地獄諸眾生輩,經無量時長遠道中,從彼斛量五百由旬小地獄出。出已馳走,求室求覆、求救求洲、求歸依處,遂詣向雞五百由旬小地獄中。入彼處已,於中生雞滿彼而住,乃至膝輪,熾然光焰,一向猛熱。彼眾生輩,行於其中,步步焰熱東西馳走,四向顧望,無處可依,大火熾然,燒手燒脚、燒耳燒鼻,燒耳鼻已燒諸支節,大小一時俱皆洞然。彼等於中,受極嚴苦,乃至受於痛切重苦。彼等於中,命既未終,又未盡彼不善惡業,乃至若人身造作者。於彼次第,一切具受。
众位比丘啊!那些在地獄中的众生们,经历了无量的时间和漫长的路程,从那个五百由旬的小地獄中出来。出来后他们四处奔跑,寻找遮蔽的地方,寻找救援,寻找可以依靠的地方,最后来到了另一个五百由旬的小地獄中。进入那个地方后,他们看到满地都是火焰般的鸡,火焰烧到他们的膝盖,光芒四射,热浪滚滚。那些众生在其中行走,每走一步都感到火焰的炙热,他们在火焰中东奔西跑,四处寻找可以依靠的地方,但是找不到。大火熊熊,烧伤了他们的手脚,烧伤了他们的耳朵和鼻子,烧伤了他们的身体各个部位,大大小小的伤口一起燃烧。他们在那里受尽了极度的痛苦,甚至是无法忍受的痛苦。他们在那里,虽然生命还未结束,但是他们的恶业还未消除,就像他们在人间所做的那些事情。他们在那里,一一承受着这些痛苦。
「諸比丘!彼地獄中諸眾生等,經無量時久遠長道,得從彼雞小地獄出。出已一向馳奔而走,乃至欲求救護之處,即向灰河小地獄中,其獄亦廣五百由旬。諸比丘!罪人入已,其彼灰河,流注急疾,波浪高湧,鳴聲極震,灰水沸溢,彌岸盈滿。於彼灰河底下分中,有諸鐵刺,尖利若磨。於其兩岸,復更別有剃刀稠林;其河兩岸,刀林之中,復有諸狗,形紫黑色,垢膩可畏;又其兩岸,復各別有守地獄者;又其兩岸,各復皆生奢摩羅樹,其樹有刺,纖長尖利,鋒穎若磨。爾時,地獄諸眾生輩,入彼河中,欲渡彼岸。
當於渡時,為大波浪之所漂沒,沈淪向下,遂於彼中,為諸鐵刺,劖刺其身。刺已即住,彼等於中受極嚴苦,受大重苦。既浮出已,從沸灰河,渡至彼岸。到彼岸已,即復入彼剃刀稠林,其林廣闊,遊歷多時,冒涉利刀,彼等於中,處處經過,入已復入,受大極苦,或復割手、或時割脚、或割手脚,割耳、割鼻、復割耳鼻,割支、割節、復割支節。彼等於中,受嚴重苦乃至極苦,未得命終,乃至未盡惡不善業,及其往昔若人身中所作來者,悉於中受。復次彼灰河中兩岸,所有諸守獄者,見彼受罪諸眾生輩來已,問言:『汝等身今欲得何物?』
彼等眾生,即同答言:『我等甚飢。』時,守獄者,取彼地獄諸眾生輩,撲置地上,熾然光焰,一向猛熱,乃至仰臥,又以鐵鉗,開搩其口,持熱鐵丸著於口內,應時燒彼地獄眾生脣口燋破,略說乃至,從咽喉下,到於小腸,直過無礙。彼等於中,受嚴切苦,受極重苦。命既未終,乃至未盡彼不善業,及以往昔人身作者,悉皆具受。
「復次,諸比丘!又彼熱沸灰河兩岸,所有諸狗,身黑紫色,垢膩可畏,噉彼地獄諸眾生身,從其支節所有之肉,臠臠咬食。狗或作聲,嘊喍鳴吠。彼等於中,受嚴切苦,乃至受於最極重苦。未得命終,乃至未盡彼不善業,及以往昔於人身中所作來者,一切具受。
「諸比丘!彼等地獄諸眾生輩,為彼湧沸極熱灰河所逼切時,又迫彼等纖利鐵刺并剃刀林、怖守獄者,及避黑紫諸垢膩狗,種種急故。時,彼地獄諸眾生輩,即走上彼奢摩羅樹。上彼樹時,其樹枝柯,純是鐵刺,其刺尖利,頭皆向下,纖長若磨。設欲下時,彼等鐵刺,頭則向上,纖長尖利。
其彼地獄諸眾生等,上彼奢摩羅樹時,即有諸烏,名為鐵[口*(隹/乃)],彼烏來已,啄彼地獄諸眾生頭,啄頭破已唼[口*束]其腦,噉而食之。彼等於中,受極嚴苦,受痛切苦,不可堪忍。
即還墮落入沸灰河,彼等於中,還復為大波浪所漂,沒至河底,到彼處已,復為鐵刺之所劖刺。彼等身體,既被刺已,不能復去,則便住彼,於中受苦,極大猛酷。既不堪忍,復起馳走,從灰河渡,渡已還來,到於此岸,彼等復入剃刀稠林,入已復入,而彼入時,割手割脚,或割手脚,乃至割截諸支節等,於中具足受極嚴苦。命未終盡,略說乃至,從於往昔人非人身所作來者,次第悉受。
「復次,諸比丘!其沸灰河此岸所有諸守獄者,彼等既見地獄受罪諸眾生來,來已即便遙問之言:『諸汝等輩,何為遠來?欲得何物?』彼等眾生各各答言:『我等渴乏。』時,守獄者取彼眾生,撲著熱鐵熾然地上,令其仰臥。既仰臥已,火焰洞起,即以鐵鉗開彼等口,融赤銅汁灌其口中。時,彼地獄諸眾生輩,既飲銅汁,即燒脣口,乃至小腸,直下而出。彼等於中,極受嚴苦,乃至壽命未散未滅未盡,於彼不善之業及人身中所作來者,悉於中受。
「復次,諸比丘!彼等地獄諸眾生輩,受於罪報,經無量時長遠道中,乃有風來,其此大風,名為和合,吹彼地獄諸眾生等,向於岸邊。如是次第,從沸灰河地獄中出,出已馳走,乃至求於救護之處,詣向斫板五百由旬小地獄中。
入彼處已,其守獄者,取彼地獄諸眾生輩,撲置熱鐵熾然地上,乃至令其仰臥地已,以鐵斤,熾然猛焰極大焰赫,為彼地獄諸眾生等,斫手、斫脚、亦斫手脚,斫耳、斫鼻、亦斫耳鼻,斫支、斫節、亦斫支節。彼等於中,乃至極受嚴重之苦。命既未終,乃至未盡惡不善業,及以人身所作來者,如是次第一切具受。
「復次,諸比丘!彼等地獄諸眾生輩,有無量時長遠道中,從彼斫板小地獄出。出已馳走,乃至求室求覆求洲、求歸依處、求救護處,向刀葉林五百由旬小地獄中。入彼中已,以無諸善業果報故,忽起風吹從空中墮鐵刀葉林。彼刀葉林,為彼地獄諸眾生輩,斫手、斫脚、亦斫手脚,斫耳、斫鼻、亦斫耳鼻,斫支、斫節、亦斫支節,彼等於中,乃至極受嚴切重苦。命既未終,略說如上,乃至人身所作來者,一切具足悉於中受。
「復次,諸比丘!彼刀葉林小地獄中,以無諸善業果報故,有鐵[口*(隹/乃)]烏,忽然生出,飛來向彼地獄眾生兩髆之上。安立脚已,即以鐵[口*(隹/乃)]啄彼罪人兩眼而去。彼於爾時,極受嚴切痛惱重苦。命既未終,略說如上,乃至人身所作來者,如是次第,一切悉受。
「復次,諸比丘!彼地獄中諸眾生輩,有無量時長遠道中,從刀葉林小地獄出。出已馳走,欲求室宅求覆求洲、求歸依處、求救護處,詣向狐狼五百由旬小地獄中。入彼處已,以諸不善業果報故,於彼獄中,出生狐狼,嚴熾麤惡嘊喍可畏,咬彼地獄諸眾生身所有之肉,脚蹹口掣臠臠而食,亦作號聲,甚大震吼。彼等於中,乃至極受嚴重之苦。命既未終,略說如前,人非人身所作來者,如是次第,皆於其中一切具受。
「復次,諸比丘!彼地獄中諸眾生輩,有無量時,從彼狐狼小地獄出。出已馳走,乃至求室求洲求覆、求救護處、求歸依處,詣向寒氷五百由旬小地獄中。入彼處已,以諸不善業果報故,忽起冷風吹大麤澁嚴苦之寒,觸彼地獄諸眾生身,皮皆破裂,皮破裂已次破裂肉,破裂肉已次破裂筋,破裂筋已次破裂骨,破裂骨已次破裂髓。破裂髓時,彼等於中,受極嚴苦,最重切苦,乃至不可堪忍耐故,還於彼中,壽命終盡。此是最初第一極大,名活地獄,及餘十六諸小地獄。
「復次,諸比丘!第二黑繩大地獄者,亦有十六五百由旬諸小地獄,而以圍遶,從黑雲沙,乃至最後第十六寒氷地獄,為一眷屬。諸比丘!於其中間,有何因緣,此大地獄,名黑繩也?諸比丘!其彼黑繩大地獄中,所有眾生,生者有者出者住者,以諸不善業果報故,於上空中,忽然出生麤大黑繩,熾然猛焰,一向焰熱。譬如從地乃至向上,於其中間,有大黑雲,充遍出生,如是如是。
而彼黑繩大地獄中,所有眾生,以諸不善業果報故,上虛空中,出大黑繩,熾然猛焰,為彼地獄諸眾生輩,墮於身上,墮身上已,即燒地獄諸眾生皮,燒皮已燒肉,燒肉已燒筋,燒筋已燒骨,燒骨已徹至於髓,髓出已然,髓既然已,復出大焰。彼等於中,受嚴切苦,受極重苦,彼以罪業,命既未終,乃至未盡惡不善業,未滅未變未除未畢,若於往昔若人非人身造作者,一切悉受。
「復次,諸比丘!其彼黑繩大地獄中所有眾生,生者有者住者化者,以諸不善業果報故。時守獄者,取彼地獄諸眾生輩,撲著熾然熱鐵地上,乃至一向燋焰猛盛,仰臥著已,以熱鐵繩處處拼度,既拼度已,以鐵斤熾然赫焰,乃至交橫斫彼地獄諸眾生身,作於兩分,或作三分四分五分,乃至十分二十分,或五十分,或復百分。
譬如世間工巧木匠,若木匠弟子,取於諸木,安地上已,即用黑繩而以拼度,拼度訖了,以利斤,或作二分,三四五分,或復十分二十分,或作百分,如是如是。
諸比丘!然彼黑繩大地獄中所有眾生,亦復如是,其守獄者,取彼眾生,撲置熱鐵熾然地上,乃至仰臥,以鐵黑繩拼度作道,即用斤斫破其身作諸分段,亦復如是。彼等於中,乃至痛切,受極嚴苦,命既未終,又未盡彼不善諸業,及以往昔人身作來,一切具受。
「復次,諸比丘!而彼黑繩大地獄中所有眾生,有者化者乃至住者。時,守獄者取彼眾生,撲著熾然熱鐵地上,乃至取已仰臥於地,以鐵黑繩拼度其身,即以鐵鋸熾然猛焰,鋸彼地獄眾生身破,破已復破乃至大破,次復更裂,裂已復裂乃至大裂,或割或截,既割截已,復更割截或大割截。譬如世間巧用鋸師,若鋸解師所有弟子,取於諸木,安置地上,即以黑繩,拼度作道,以利鐵鋸而鋸破之,破已復破乃至大破,次復更裂,裂已復裂乃至大裂,而復割截,既割截已,復更割截及大割截。
如是如是,諸比丘!其彼黑繩大地獄中,所有眾生,生者有者,乃至住者,其守獄者,取彼眾生,撲置熱鐵熾然地上,乃至令其仰臥地已,以鐵黑繩拼度作道,即以鐵鋸熾然猛焰,解破其身,破已復破乃至大破,裂已復裂乃至大裂,割已復割乃至大割,截已復截乃至大截。彼等於中,乃至具受極嚴重苦。命既未終,略說如上,乃至人身所作來者,於中備受。
「復次,諸比丘!而彼黑繩大地獄中,諸眾生輩,所有生者乃至住者,其守獄者,取彼眾生,以熱鐵砧熾然猛焰,乃至令彼自相搥打。彼等打時,燒手、燒脚、或燒手脚,燒耳、燒鼻、或燒耳鼻,燒支、燒節、燒諸支節。彼等於中,乃至受於極嚴重苦。命既未終,略說如上,及以人身所作來者,一切具受。
「復次,諸比丘!而彼黑繩大地獄中,所有眾生,乃至住者,為彼等故,上虛空中有大黑繩出生,熾然極大猛焰,乃至一向墮彼地獄眾生身上。黑繩墮時,絞彼地獄諸眾生身,絞已復絞乃至大絞,勒已復勒乃至大勒。既絞勒已後復還為風吹開解。風開解時,而彼地獄諸眾生輩,從身剝皮,既剝皮已次復剝肉,既剝肉已其次抽筋乃至破骨,既破骨已,吹髓而去。彼等爾時於其中間,乃至受於極嚴重苦。命既未終,略說如上,未盡於彼惡不善業,如是次第,一切具受。
「復次,諸比丘!彼地獄中,諸眾生輩,有無量時長遠道中,從彼黑繩大地獄出,出已馳走,乃至求覆求室求洲、求歸依處、求救護處,詣黑雲沙五百由旬小地獄中入已,略說乃至如上到第十六寒氷地獄,入彼獄已,乃至命終,受種種苦。
「復次,諸比丘!眾合大地獄,亦有十六諸小地獄,各皆縱廣五百由旬,而相圍遶,從黑雲沙小地獄中,乃至略說,其最在後寒氷地獄。諸比丘!於其中間,有何因緣,彼大地獄,名為眾合也?諸比丘!而彼眾合大地獄中,所有眾生,生者有者出者化者,乃至住者,為彼等故,生於兩山,名為白羊、口食,熾然極猛光焰。爾時,彼等地獄眾生,入彼山內。彼等入已,時彼兩山各各相磨、各各相打、各各相揩,彼山如是合已磨已,打揩各訖,還住本處。
譬如毘佉[少/兔]共囉毘佉[少/兔](此二是閃電名),相合相磨相揩相打,彼既相合,相磨打已,各還本處。如是如是,諸比丘!彼之二山,相合相磨相揩相打,著已各散還歸本處,亦復如是。然於彼中,所有地獄諸眾生輩,被山合著揩磨打時,身體一向膿血流出,唯骸骨在,彼等爾時乃至受於極嚴重苦。命既未終,略說乃至如上次第,如是當知。
「復次,諸比丘!其彼眾合大地獄中,所有眾生,生者住者,其守獄者,取彼地獄諸眾生輩,以大鐵石熾然猛焰,乃至撲彼地獄眾生,置熱地上,令其仰臥,彼鐵石上,更取別石以覆其上,如世間磑,如是用磨,磨已復磨,大磨作末,既作末已,復更細磨。彼等磨時,更復重研,研已復研,大研作塵。既作塵已,復作細塵。如是種種作塵末時,一向唯見膿血流出,空有骸骨塵末而在。彼等於中乃至受於極重苦惱。命既未終,略說如上,次第應知。
「復次,諸比丘!而彼眾合大地獄中,所有地獄諸眾生輩,生者有者乃至住者,其守獄卒取彼眾生,撲置熱鐵大鐵槽中,其槽熾然一向猛焰。擲槽中已,猶如世間壓諸甘蔗及以胡麻,如是柞壓,壓已復壓,如是大壓。彼等壓時,其傍唯見膿血流出,一邊唯有骸骨滓在於中,乃至受大嚴苦,略說如上。命既未終,其中受苦種種痛劇。
「復次,諸比丘!而彼眾合大地獄中,所有地獄諸眾生輩,生者有者乃至住者,其守獄卒取彼眾生,擲鐵臼中熾然猛焰,乃至一向極熱鐵杵持用擣築,擣已復擣乃至大擣。如是又築,築已復築,乃至大築。既擣築已,復更碎末,又大碎末。彼等如是,舂擣築碎,作塵末時,唯有膿血一向傍流,一邊唯有骸骨末在。彼等於中,乃至極受嚴切重苦,略說如上。乃至其中,命未終盡,具受眾苦。
「復次,諸比丘!而彼眾合大地獄中,所有地獄諸眾生輩,生者有者乃至住者。爾時,於上虛空之中,有大鐵象,自然出生,熾然猛壯,乃至一向光焰赫盛。為彼地獄諸眾生輩,從其頭頂乃至足趺,象以兩脚蹹其髑髏,蹹已復蹹,乃至大蹹。彼象蹹時,能令彼等地獄眾生,身諸膿血一向流出,一邊唯有骸骨獨在。彼等於中受大嚴苦,略說如上。命未終盡,如是次第,於中具受。
「復次,諸比丘!而彼眾合大地獄中,諸眾生輩,經無量時長遠道中,從於眾合大地獄出。出已一向馳奔而走,乃至求於救護之處,向黑雲沙五百由旬小地獄中。入已乃至寒氷地獄,具受眾苦。
「復次,諸比丘!其彼叫喚大地獄中亦有十六五百由旬諸小地獄,從黑雲沙乃至最後寒氷地獄。諸比丘!於其中間,有何因緣,稱彼叫喚為大地獄?諸比丘!而彼叫喚大地獄中諸眾生輩,生者有者乃至住者,其守獄卒,駈彼地獄諸眾生輩,令其入於諸鐵城中,其城熾然熱鐵猛焰,其光焰赫。彼等於中,乃至受於嚴重苦故,眾惱逼切,共相和合,恒大叫喚,名叫喚獄。其彼獄中,以鐵為屋房室輦輿,皆以鐵為樓觀園池,悉熱炭火,熾然光耀,一向洞徹。驅逐彼等受罪眾生,擲著於中,諸苦逼切,不可忍耐,即便叫喚,是故名為叫喚獄也。
彼等於中,受大嚴苦,略說如上。命既未終,未盡彼等惡不善業,如是次第,具足而受。諸比丘!其彼地獄諸眾生輩,經無量時長遠道中,從彼叫喚大地獄出。出已馳走,略說如前,乃至求於救護之處,詣黑雲沙五百由旬小地獄中,入已如前,乃至略說,其次最後寒氷地獄,其中命終,具受眾苦。
「復次,諸比丘!彼大叫喚大地獄中,亦有十六諸小地獄,以為眷屬,皆悉縱廣五百由旬,從黑雲沙,乃至最後寒氷地獄。諸比丘!於彼中間,有何因緣,名大叫喚大地獄也?諸比丘!彼大叫喚大地獄中,所有眾生,生者住者。時守獄卒取彼眾生,悉皆擲置鐵屋室中,熾然大熱,乃至一向光焰猛壯。彼等於中,受極嚴苦,逼切難忍,眾惱和合,遂大叫喚,以是緣故,稱彼地獄,名大叫喚。彼地獄中,有鐵屋宇鐵房、鐵輦鐵閣鐵樓,其中炭火,沸湧盈溢。彼等於中,受極重苦,略說如前。既未命盡,如是次第,具足而受。諸比丘!而彼地獄諸眾生輩,經無量時長遠道中,從大叫喚大地獄出。出已馳走,乃至略說,求救護處,詣黑雲沙小地獄中。入已乃至最後十六寒氷地獄,於中命終,具受眾苦。
「復次,諸比丘!其彼熱惱大地獄中,亦有十六諸小地獄,以為眷屬,其獄各各如前,縱廣五百由旬,從黑雲沙乃至最後寒氷地獄。諸比丘!於其中間,有何因緣,稱彼名為熱惱大地獄?諸比丘!其彼熱惱大地獄中,諸眾生輩,生者有者乃至住者,其守獄卒,取彼地獄諸眾生輩,擲鐵鑊中,頭直向下,脚皆向上,熾然沸湧,乃至一向熱焰湯火。彼等於中,被燒煮故,是故名為熱惱獄也。
而彼獄中,有諸鐵釜鐵瓮鐵瓫、鐵瓨鐵盥鐵鐵鼎,並皆熾然,一向猛焰。彼等於中,若燒若煮,故名熱惱,乃至受於極嚴重苦。命既未終,未盡彼等惡不善業,如是次第,一切悉受。諸比丘!彼地獄中,諸眾生輩,經無量時長遠道中,從彼熱惱大地獄出。出已乃至馳奔而走,欲求救護歸依之處,向黑雲沙小地獄中,略說乃至寒氷地獄,於彼命終,具受眾苦。
「復次,諸比丘!彼大熱惱大地獄中,亦有十六諸小地獄,各各縱廣五百由旬,從黑雲沙小地獄中,乃至最後寒氷地獄。於其中間,有何因緣,名大熱惱大地獄也?諸比丘!彼大熱惱大地獄中,諸眾生輩,生者有者乃至住者,其守獄卒,取彼地獄諸眾生輩,捉頭擲下,以脚向上,置鐵釜中,熾然猛火,乃至一向熱焰衝出。彼等於中,極受熱惱大熱惱已,復大熱惱,是故名為熾然最大熱惱獄也。彼等於彼熱鐵瓮中、盆中鑊中鼎中鎗中,熾然熱惱,極大苦切。擲著中已,彼等於中為地獄火,若燒若煮若炙若煎,受諸苦惱,惱已復惱,以是故名最熾猛熱極惱獄也。彼等於中,受劇苦惱,略說如前。乃至命終,如是次第,於中受苦。諸比丘!彼地獄中諸眾生輩,經無量時長遠道中,從彼熾熱極大劇惱地獄出已,馳奔而走,乃至略說,欲求救護歸依之處,詣黑雲沙小地獄中,乃至最後寒氷地獄,命既未終,受諸苦惱,次第如前。
「復次,諸比丘!彼阿毘脂大地獄中,亦有十六諸小地獄而為眷屬,以自圍遶,其獄各廣五百由旬,初黑雲沙,乃至最後寒氷地獄。諸比丘!於彼中間,有何因緣,名阿毘脂大地獄也?諸比丘!其阿毘脂大地獄中,諸眾生輩,生者有者出者住者,彼等眾生,以惡不善業果報故,彼守獄者自然出生,各各以手,取彼地獄諸眾生身,撲著熱鐵熾然地上,火焰直上,一向猛壯,覆面撲已,即持利刀,從其脚踝,抽拔出筋,乃至頭髮皆相連挽,貫徹心髓,痛苦難論。如是拔已,然後令駕鐵車而行,熾然光焰,一向猛熱,將其經歷無量由旬鐵地而過。
所行之處,純是洞然熱鐵險道,去已復去,隨彼心意,無暫時停,欲向何處,稱意便去,隨所去處,隨所到處。彼等如是,將彼去時,欲將去時,意欲去時,即消彼等身諸肉血,無復遺餘。以是因緣,受嚴切苦,極重劇苦,意不憙苦。命既未終,乃至未盡惡不善業,未滅未散未變未移,若於往昔人非人身所作來者,一切悉受。
「復次,諸比丘!彼阿毘脂大地獄中,諸眾生輩,生者有者化者住者,以惡不善業果報故,從於東方有大火聚,忽爾出生,熾然赫色,極大猛焰,一向洞赫。如是次第,南方西方及北方等,諸方各各皆有極大火聚出生,熾然光焰,悉皆猛赫。彼等於中,以此四方四大火聚之所圍繞,漸漸逼近,共相和合,令諸眾生受諸痛苦,乃至受彼大嚴切苦。命既未終,略說如上,於彼獄中,一切具受。
起世因本經卷第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