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光般若經

西晉 無羅叉譯20卷CBETA T0221大于一万字 42 h 白话文由 GPT-4 翻译
放光般若經卷第八
西晉于闐國三藏無羅叉奉 詔譯
摩訶般若波羅蜜功德品第三十九
佛告釋提桓因:「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教一閻浮提其中眾生使立十善。於拘翼意云何,其福寧多不?」
佛祖对释迦牟尼说:“如果有善良的男子或女子,教导世间的众生去做十种善行。你认为,他们的福报会多吗?”
釋提桓因白佛言:「甚多,甚多!世尊!」
释提桓因对佛陀说:“非常多,非常多!尊贵的佛陀!”
佛言:「拘翼!不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持般若波羅蜜經卷授與他人,使書持諷誦解其中事,得其功德甚倍多也。何以故?是般若波羅蜜中廣說無漏之法,使諸善男子、善女人皆得而學,甫當來者亦復得學等至於道;求羅漢、辟支佛道者皆於是得,甫當求者亦於是得;求菩薩道者皆於中得,甫當求者皆悉當於中得;已成阿惟三佛者皆於中得,甫當求阿惟三佛者亦當於是中得。拘翼!何等為無漏之法?謂三十七品、空及三脫門、四諦,內外空及有無空,佛十種力,無量佛法使善男子、善女人得成阿惟三佛。甫當求者亦當得成阿惟三佛。
拘翼!教一閻浮提眾生皆立於十善,不如使一人得須陀洹道。何以故?雖教一閻浮提眾生使行十善,未脫三惡趣;教一人得須陀洹者,已離三惡趣故。拘翼!若教一閻浮提其中眾生使行十善,盡得須陀洹,不如教一人使得辟支佛,得福甚多。拘翼!盡教一閻浮提人立於十善,皆得須陀洹、斯陀含、阿那含、阿羅漢、辟支佛,不如教一人使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意,其德甚多。何以故?使一人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意,為續佛種,佛種不斷故。拘翼!須陀洹至辟支佛及佛,皆從菩薩生。是故當知,善男子、善女人持般若波羅蜜經卷,授與他人,所得甚多。
何以故?諸廣大之法皆來入般若波羅蜜故。因是便知有剎利、梵志、長者大姓,因知有四天王上至無思想無思想慧天,因知有三十七品至薩云若,知有須陀洹上至三耶三佛。拘翼!置是一閻浮提眾生,及四天下至小千天下、中千天下、三千大千國土,及如恒邊沙國土滿中眾生,悉教立於十善故。不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書持般若波羅蜜,教他人使書持經卷諷誦解說,得其功德甚多甚多。
「復次,拘翼!善男子、善女人教一閻浮提滿中眾生,令立四禪、四等及四空定,得五神通,其人得福寧為多不?」
“再次强调,拘翼!如果一个善良的男子或女子教导世间的众生,使他们能够达到四禅、四等和四空定的境界,获得五种神通,那么这个人会得到很多福报吗?”
釋提桓因白佛言:「甚多,甚多!世尊!」
佛言:「故不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書持般若波羅蜜授與他人,使書持經卷諷誦解說,得其福多。何以故?拘翼?般若波羅蜜者,所說極廣遠故。拘翼!置是一閻浮提,四天下、小千國土、中千國土、三千大千國土,及如十方恒邊沙國土滿中眾生,悉教令得四禪、四等及四空定,得五神通,其功德寧多不?」
佛陀说:“因此,善男子、善女人如果把般若波罗蜜经书写下来,给其他人,让他们读经、背诵和解释,他们会得到很多福报。为什么呢?你知道吗?般若波罗蜜经的教诲非常深远。你想想看!假设这个世界,包括四大部洲、小千世界、中千世界、三千大千世界,以及十方无边的沙世界,所有的众生,都被教导得到四禅、四等和四空定,得到五种神通,那么他们的功德会不会很多呢?”
釋提桓因白佛言:「甚多,甚多!世尊!」
佛言:「故不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書持般若波羅蜜授與他人,使書持諷誦解說中事,得其功德甚多甚多。
佛说:“所以,善良的男子和女子应该把般若波罗蜜经书写下来,给其他人,让他们读书、背诵和解释其中的事情,这样他们可以获得很多很多的功德。
「復次,拘翼!受持般若波羅蜜者,不以二事亦非不二;受行五波羅蜜,亦不以二道亦非不二;亦不以二事念內外空及有無空;亦不以二事道行三十七品;亦不以二事道行薩云若。
再次强调,拘翼!那些接受并实践般若波罗蜜的人,他们不会因为两种事物而不是两种事物;他们接受并实践五种波罗蜜,也不会因为两种道路而不是两种道路;他们也不会因为两种事物而思考内在和外在的空以及有无的空;他们也不会因为两种事物而实践三十七品;他们也不会因为两种事物而实践薩云若。
「復次,拘翼!若善男子、善女人以無央數方便持般若波羅蜜,教化眾生,使學受持諷誦解說廣演其義,不以二事觀般若波羅蜜,亦不以相,亦不以無相,亦不合亦不散,亦不應非不應,亦不舉亦不下,亦不著亦不斷,亦不生亦不滅,亦不持非不持,亦不處非不處,亦不實亦不虛,亦不垢亦不淨,亦不信非不信,亦不法非不法,亦不如非不如,亦不真際非不真際。如是,拘翼!善男子、善女人受持般若波羅蜜,授與他人使諷誦學,事事分別解說其義章句分明,持是教人所得功德,勝自諷誦守行其事。若善男子、善女人自學般若波羅蜜,諷誦解說身自供養,復教他人,令諷誦學為解中義分別其慧明了具足者,是善男子、善女人所得功德最倍益多。
釋提桓因白佛言:「世尊!是善男子、善女人受學般若波羅蜜者,當具足受解其句義。」
佛言:「如是,如是!拘翼!善男子、善女人受學般若波羅蜜者,當具足受解其句義。如是受學者是善男子、善女人,得無央數不可計善本之德。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盡其形壽供養十方諸佛如來,隨其所樂。其人殖福寧為多不?」
釋提桓因言:「甚多,甚多!」
佛言:「故不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以無央數方便持般若波羅蜜,授與他人,使學守行具足解慧了其句義者,所得功德福最甚多。何以故?過去當來現在諸佛本行菩薩道時,皆於般若波羅蜜中學,成得阿惟三佛;其有學者亦當復成阿惟三佛。
「復次,拘翼!善男子、善女人於阿僧祇劫行檀波羅蜜,不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受持般若波羅蜜,廣教眾生而無所猗。拘翼!菩薩行檀波羅蜜若有所猗,生意念言:『我施與彼,作如是者。』為住布施,不成檀波羅蜜。言:『我持戒,是我所戒。』便住於戒,不成尸波羅蜜。言:『我忍辱,以是故忍。』便住於忍,為不成羼波羅蜜。言:『我精進,有所為進。』便住於精進,為不成惟逮波羅蜜。言:『我行禪,有所為禪。』便住於禪,為不成禪波羅蜜。言:『我行智,便念於智。』以住於智,為不成般若波羅蜜。拘翼!善男子、善女人作是行者,不成六波羅蜜。
釋提桓因白佛言:「菩薩摩訶薩作何等行,當成六波羅蜜?」
佛告釋提桓因言:「菩薩布施,亦不自有,亦不有所施,亦不有受者,是為行檀波羅蜜。至般若波羅蜜,亦不有亦不得,是為菩薩具足行六波羅蜜。拘翼!若善男子、善女人行六波羅蜜及其義解,當作是知。何以故?後當來世當有善男子、善女人發意欲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住於般若波羅蜜,不具足聞般若波羅蜜及其義解,或不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;是故當為是輩人具足解說般若波羅蜜中慧。」
釋提桓因白佛言:「何等為人說般若波羅蜜?」
佛告釋提桓因言:「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說般若波羅蜜,說已當復說。」
釋提桓因白佛言:「云何善男子、善女人說般若波羅蜜,說已當復說?」
佛語釋提桓因言:「若善男子、善女人新入般若波羅蜜者,當為說般若波羅蜜。為說已,當復說。為新入者說色無常,當為作如是說:『如是行者,為行般若波羅蜜。如是說者,為念五陰無常。』善男子、善女人作如是說五陰無常者,為欲初向行般若波羅蜜;說十二衰無常、苦、空,行六波羅蜜;說十八性無常、苦、空,行六波羅蜜;說五陰苦、空,行六波羅蜜;說四禪、四等、四空定無常、苦、空,行六波羅蜜;說三十七品、十八法至薩云若,說無常教,非常、苦、空。作如是說,作如是解,是為教新發意者行般若波羅蜜。拘翼!新學初發意者當作是行。
「復次,拘翼!若善男子、善女人深入學者說般若波羅蜜時,當語是新學初發意者言:『汝當受念六波羅蜜,受已當住第一菩薩地,從第一至第二至十住。作是想,有著想、有猗想,作是念般若波羅蜜。』拘翼!是為新發意行般若波羅蜜者。
「復次,拘翼!是善男子、善女人復作是教言:『汝當作是念般若波羅蜜,作是念已出過羅漢、辟支佛上。』是為新發意者行。
「復次,拘翼!有行菩薩道者,當語新學者言:『當受是般若波羅蜜,當得無所從生法忍。得是忍已,便住神通,從一佛國至一佛國,禮事恭敬諸佛世尊。』
「復次,拘翼!深入學者當教新學初發意者言:『善男子、善女人,汝當作是受學般若波羅蜜,作是持念。作是念已,汝便當得不可計無量之功德善福。』是為教新發意者行。
「復次,拘翼!深入學者當教新學者言:『善男子、汝當學過去當來今現在諸佛所行善本、所作功德,當一心念至得阿耨多羅三耶三佛。』是為教新學者行。」
釋提桓因白佛言:「作是念說已,當復云何教新學者乎?」
佛告釋提桓因言:「深入學者當復教新學者言:『善男子!當受念般若波羅蜜。念般若波羅蜜者,莫觀五陰無常。何以故?五陰所有自空,五陰所有者無所有也,無所有者非五陰。般若波羅蜜中五陰無有常與無常,般若波羅蜜中尚不見五陰,何況當有常無常耶?』拘翼!善男子、善女人作如是說,為不教新學著者。當復教新學著者:『汝當受念般若波羅蜜。念般若波羅蜜於諸法莫有所過、莫有所住。何以故?般若波羅蜜者亦無有法可過者、有住者。何以故?法自空。有空者無所有,無所有者般若波羅蜜。般若波羅蜜中無有法可應不應者,亦無有生與不生法。』善男子、善女人作如是說,是為不教新學著者。拘翼!善男子、善女人說般若波羅蜜中義當如是。善男子、善女人作如是教,所得功德多於前者。
「復次,拘翼!善男子、善女人教一閻浮提眾生令得須陀洹道。其福多不?」
釋提桓因言:「甚多,甚多!世尊!」
佛言:「不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以般若波羅蜜授與他人,使學書持為解說其義。得其功德甚多甚多。教是善男子、善女人般若波羅蜜,隨其上教習學守行。何以故?諸須陀洹道者皆從般若波羅蜜出生故。
「復次,拘翼!置是閻浮提諸四天下及三千大千國土。東方如恒邊沙國土,滿中眾生,盡教令得須陀洹道。其福寧多不?」
釋提桓因言:「甚多,甚多!世尊!」
佛言:「不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以般若波羅蜜授與他人,使學書持諷誦行習解說其慧,得其功德甚多甚多。何以故?須陀洹道皆從般若波羅蜜出生故。
「復次,拘翼!若閻浮提滿中眾生,盡教令得須陀洹、斯陀含、阿那含、阿羅漢。其福寧多不?」
釋提桓因白佛言:「甚多,甚多!世尊!」
佛言:「不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以般若波羅蜜授與他人,使學書持諷誦奉行,如其中教解說慧義,得其功德甚多甚多。何以故?須陀洹道至阿羅漢皆從般若波羅蜜出生故。
「復次,拘翼!置是一閻浮提及三千大千國土。如恒邊沙國土滿中眾生,盡教令得須陀洹道至阿羅漢。其福多不?」
釋提桓因白佛言:「甚多,甚多!」
佛言:「不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以般若波羅蜜授與他人,使學書持諷誦奉行,隨其中教解說慧義,得其功德甚多甚多。
「復次,拘翼!一閻浮提滿中眾生,盡教令得辟支佛道。其福多不?」
釋提桓因言:「甚多,甚多!世尊!」
佛言:「不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以般若波羅蜜授與他人,使學書持諷誦奉行,隨其中教解說慧義,得其功德甚多甚多。何以故?諸辟支佛皆從般若波羅蜜出生故。
「復次,拘翼!置是閻浮提及三千大千國土。如恒邊沙國土眾生,盡教令得辟支佛道。福多不?」
釋提桓因言:「甚多,甚多!世尊!」
佛言:「不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以般若波羅蜜授與他人,使學書持諷誦奉行,隨其中教為解慧義,得其功德甚多甚多。何以故?諸辟支佛皆從般若波羅蜜中出生故。
「復次,拘翼!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教一閻浮提及恒邊沙滿中眾生,勸助令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意。不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以般若波羅蜜授與他人,教使書持諷誦奉行,為解慧義,其德甚多。語其人言:『受般若波羅蜜,當隨中教。隨是教已,當得薩云若利。得是利已,便具足般若波羅蜜,汝便當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何以故?初發意菩薩皆從般若波羅蜜出生故。』
「復次,拘翼!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教一閻浮提及恒邊沙滿中眾生、教令立於阿惟越致。其福寧多不?」
釋提桓因言:「甚多,甚多!世尊!」
佛言:「拘翼!不如是善男子!善女人持般若波羅蜜經卷,授與他人解說中事,及其義慧使宣行之。語其人言:『受持是般若波羅蜜經卷,如上所教皆習奉行,汝便當得諸法之利,至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何以故?菩薩摩訶薩阿惟越致地皆從般若波羅蜜出故。』
「復次,拘翼!盡一閻浮提其中眾生,悉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不復轉還。若善男子、善女人為是輩人說般若波羅蜜及其義解而為說之。若有一人言:『我欲疾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』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為是一人說般若波羅蜜,具足其義分別解說,其福最多。」
釋提桓因白佛言:「世尊!菩薩摩訶薩務欲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,務當教是菩薩令行六波羅蜜,當教內外空及有無空,三十七品、佛十種力、四無所畏、四無礙慧、佛十八法。當以是法教是輩人,給其所須衣服真越所有供養。以是二事法,供養是輩菩薩摩訶薩。世尊!是善男子、善女人所得福最尊,勝前所作者。所以者何?世尊!菩薩摩訶薩教人行六波羅蜜當如是,教人行內外空及有無空,三十七品乃至佛十八法,亦當如是。」
須菩提語釋提桓因言:「善哉,善哉!拘翼!乃勸助是善男子、善女人求菩薩道者乃爾。如卿為佛作賢弟子之法,當益於菩薩摩訶薩,以持法施及供養施護養菩薩,勸助使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何以故?諸佛及弟子眾皆從是二事施中出。若菩薩不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意者,是菩薩終不能學六波羅蜜及佛十八法。若菩薩不學六波羅蜜及佛十八法者,終不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亦不知有羅漢、辟支佛。以菩薩學六波羅蜜及佛十八法故,得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;三惡趣便斷,世間乃知有剎利、梵志、長者大姓種,便知有四天王及無思想無思想慧天,便知有六波羅蜜,從內外空及有無空,三十七品、佛十八法,世間便知有聲聞、辟支佛乘。
摩訶般若波羅蜜勸助品第四十
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語須菩提:「菩薩摩訶薩所作勸助福祐之像,與眾生共,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無所希望,出過眾生。諸聲聞、辟支佛所作勸助福祐者,上一切眾生。發聲聞、辟支佛乘者,所作布施福祐之像,持戒自守一心福像。不如是菩薩摩訶薩勸助之福與眾生俱,共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其福最尊為最第一,具足無有過上者,所作勸助皆為眾生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何以故?羅漢、辟支佛所作布施之福持戒自守,但欲自調、但欲自淨、但欲自度。念三十七品、念三脫門,但以自調而欲自度。菩薩但欲調眾生、欲淨眾生、欲度眾生,勸助眾生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
須菩提白彌勒菩薩摩訶薩:「是菩薩摩訶薩於東方無央數諸佛剎土,無央數般泥洹佛,從發意至阿耨多羅三耶三佛,至般泥洹乃至法滅盡,從其中間所作善本應六波羅蜜。及諸聲聞、緣覺所作布施功德持戒自守及諸無漏之戒、從行戒至無戒善本、乃至諸佛淨戒之福、三昧之福、智慧之福、解脫之福、見解脫慧之福,及大慈大悲,無量阿僧祇佛所說法。從其法中所聞受者,有得須陀洹至得阿羅漢、辟支佛、上至菩薩及諸般泥洹佛所作功德、都計之合之,勸助為尊最為無上最為具足。我亦復持是功德,如是勸助功德福,是為作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中勸助,是便為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為菩薩道者,或當作是念:『如過去諸佛世尊所作功德,使我得是意、使我發是意行、使我得是想念。』
彌勒菩薩告須菩提:「善男子、善女人發菩薩意者,不以是因緣,不以是像,不作是想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」
須菩提語彌勒菩薩:「若不以是得、若不以是因緣,諸佛世尊何以故於想十方世界從十方佛,從初發意至於法盡,諸善本及發聲聞乘,我所從戒至無戒功德,盡計之合之,而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應無有想,將無作顛倒想,無常謂有常,用想顛倒、用意顛倒、用見顛倒,不淨謂淨,苦言有樂,無我謂我。用想顛倒、用意顛倒、用見顛倒,其事虛空亦如,因緣亦如,道意亦爾,六波羅蜜亦爾,乃至十八法亦爾。
彌勒菩薩語須菩提:「若有菩薩行六波羅蜜,見過去佛,供養承事諸佛,與善知識相得。若已自學身空,是輩之人不以事像,不以是因緣,不以是佛善本之相,不以勸助功德,不以是諸福作,想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當復更作是意求,令不墮二法亦不不二,亦不以想亦不以無想,亦無所猗亦非不猗,亦不以著亦不以斷,亦不以生亦不以滅。若是菩薩不學六波羅蜜,若不供事諸佛,若無諸善之本,若不與善知識相得,若不自學空,便以是事、以是因緣、以是勸助功德、以是諸事起想,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
是故,須菩提!不當為初發意菩薩前說六波羅蜜,及內外空、有無空及諸法空;不當為新學菩薩說之。何以故?若新學者,或亡所信、或亡所樂,所有恭敬皆悉亡失,便壞諸善本;當為阿惟越致菩薩摩訶薩說之。若久與善知識相隨者亦可與說。從前過去於諸佛所作功德者,當與是輩人可說空相法。是人聞是,不恐不怖亦不畏懼。菩薩摩訶薩當作如是勸助,所可勸助意、所可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是意已滅盡無所復有。所可作者及諸因緣所作功德,亦復滅盡。
何等為勸助意、何等為眾事、何等因緣、何等為善本功德,而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,持意有所求耶?意無兩對,如意之性而無所求。若有菩薩行般若波羅蜜,至六波羅蜜亦無所有,至於五陰亦無所有,至道亦無所有。若有菩薩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當作是知、當作是求、當作是勸助、當作是善本。如是求,為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
彌勒菩薩語長老須菩提言:「新學菩薩聞是將無恐怖。當云何作諸善本功德而有所求?云何勸助及諸功德持作阿耨多羅三耶三菩?」
須菩提語彌勒菩薩:「新學菩薩行般若波羅蜜,受持六波羅蜜,無所猗受而無所想,當解內外空及有無空,解三十七品、佛十八法,常與善知識相得,得六波羅蜜及其義趣,教授令不離六波羅蜜,至得菩薩道不離佛法;教語魔事,聞魔事已,不增不減。何以故?至得菩薩道,常念諸法、不離諸佛,於中作功德受持諸菩薩宗,至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不離是功德。新學菩薩於諸十方無央數佛如來、無所著、等正覺及諸弟子所作功德,及諸剎利、梵志大姓,及四天王、首陀會諸天所作功德,皆勸助之,持是勸助功德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其功德最上無過者。」
是時彌勒菩薩語須菩提言:「若有新學菩薩念諸佛及弟子所有勸助功德,持無上無比勸助無央數勸助功德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於想念見而不顛倒。」
須菩提言:「雖念諸佛及弟子眾,於中無佛想、亦無弟子眾想、亦無諸善本想,意有所求亦無意想。菩薩作如是求,於想不倒、於念不倒、於見不倒。若菩薩念諸佛及眾僧功德,念所作善本,持想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是為菩薩想倒、念倒、見倒。菩薩雖有是念,念佛及眾、念諸善本,雖有是念,當知是念盡滅無所有。所可盡者無所求,意有所求是意之法,所可求法亦是其法,雖作是求,是為正求不為邪求。
菩薩摩訶薩當作是求,是為過去當來今現在諸佛及諸弟子所作功德,下至凡夫所作功德、所聽受法,及諸天、阿須倫、真陀羅、摩睺勒所作功德,及諸剎利、梵志、大姓長者所作功德,及四天王上至首陀會天所作功德、所聽受法,所可發意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都盧合之聚之計之稱之,是所作功德皆勸助之,持是勸助功德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若當知是,法已盡已滅,無所復有所可求法,亦復盡空。若作是求,為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當作是知,法不求法。何以故?諸法皆自空故。作是求者,為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
菩薩如是行六波羅蜜者,於想不倒、於念見亦不倒。何以故?不入所求故。於諸善本及其道意,不見當有所入處故,是為菩薩無上之求。菩薩摩訶薩於諸功德寂而無所生,於五陰、十八性及六衰至六波羅蜜亦寂無所生,於內外空及有無空、佛十八法亦寂而無所知。菩薩如是知寂無所得者,是為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若菩薩摩訶薩知勸助功德勸助功德寂無所生,佛寂及佛事寂,諸善本事善本事寂,諸道意事道意事寂,諸所求事所求事寂,諸菩薩事菩薩事寂,六波羅蜜事六波羅蜜事寂,乃至佛十八法佛十八法寂。如是菩薩當寂淨行般若波羅蜜,是為菩薩行般若波羅蜜。
諸過去佛所作善本有所求索盡般泥洹,菩薩摩訶薩亦當作是求,所作善本及於所求當如泥洹。意有所索、意與所求適等無異,作如是求、作如是知,是為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作如是求者,想不顛倒、念不顛倒、見不顛倒。若復菩薩以想行般若波羅蜜,以想念諸佛功德,是為不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過去諸佛亦不有想亦不無想,若復作念、若復作想,如是為不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是為想顛倒、念顛倒、見顛倒。若復不念諸佛善本,諸所有發意亦不作知、亦不作想,是則為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是為菩薩想不顛倒,念、見不顛倒。
彌勒菩薩語須菩提:「云何菩薩有所求而無有想?」
須菩提言:「菩薩欲得漚惒拘舍羅,當於般若波羅蜜中學。不求般若波羅蜜,終不得諸善本功德。何以故?諸佛世尊亦不於般若波羅蜜中現,及諸善本亦不見眾事、亦不見意可作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所作已滅,眾事亦滅,我但以自起是諸想、諸善功德及諸發意。諸佛世尊亦無想求,亦無有是勸助,亦無是知。何以故?用想求無所得故。若想有可得者,我及諸佛所作分別想,當有所得。是故菩薩功德、菩薩有所求,亦不當作想,亦不當有所倚。諸佛世尊不稱譽倚想求者。何以故?想求者為雜毒。譬如淨潔美食與毒相得,色雖香美故為雜毒。
若有愚癡之人欲得食之,雖為當時貪其色好香可口,久後不便其身。作如是受,不諦觀、不諦知,不知諷誦,倒解中義、自不能解,為他人說言:『善男子!是教是過去當來今現在佛從發意以來至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於有餘泥洹至無餘泥洹乃至法盡,於其中間行般若波羅蜜所作功德及六波羅蜜,所可行三十七品、四禪、四等及四空定,十種力、十八法所作善本,及淨佛國、教授眾生。
諸佛戒品、三昧品、智慧品、解脫品、見解脫慧品、薩云若慧、無所亡法、常等行,於聲聞中所作功德;諸佛世尊所記辟支佛,諸天尊神、阿須倫、迦留羅、真陀羅、摩睺勒所作功德,都盧合聚此諸功德,持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』倚想求三耶三佛,是則譬如雜毒之食。有倚想者終無所成。何以故?有倚有想而有形貌有雜毒求,為謗如來,亦不受如來教、亦不受法。善男子、善女人行菩薩道者,當作是念:『過去當來今現在諸佛世尊,從發意以來至得佛,云何有所作求?及諸弟子至薩云若中事所作,上亦如是,當云何有所作而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?』
善男子、善女人求菩薩道,不欲高下如來者,當作是求:『如諸佛世尊所知識,以辯才慧、諸善本之相與法相應者,我持是勸助,我所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,皆是諸佛所知。』諸善男子、善女人求菩薩道者,不倚諸善本功德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如是求者,為不高下如來,是為信佛、信法菩薩。如是行者,為不雜毒,所求為無有毒。若善男子、善女人求菩薩道行般若波羅蜜者,所為功德當作是求。
五陰亦不著,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亦不著,過去當來今現在六波羅蜜亦不著,三界亦不著,去來今內外空及有無空、三十七品、佛十種力及十八法亦不著,三界亦不著,去來今如及爾、法生、法滅、真際、不思議性、戒、忍、智、解脫、解脫見慧、薩云若、無所亡法、常等行亦不著。三界不著三界者,亦無去來今。何以故?以無所入故。有所求者亦無所入,所可求法亦復無所著,是人亦復無所著,諸佛世尊亦復無所著,諸餘善本亦無所著,聲聞、辟支佛諸善本亦無所著;諸無所著者亦非去來今。
若有菩薩行般若波羅蜜,知五陰不著,三界亦非去來今,亦不可以倚想、有所求。何以故?不見有所生者。諸無所生者亦無所有,無所有者不能有所為,六波羅蜜乃至無所亡法及常等行亦不著。三界亦非去來今,非去來今者亦不可以倚想、有所為。何以故?是所生不可得故。諸所生者為無所有,無所有者亦不能有所為;是為菩薩不雜毒求。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求菩薩道有倚想者則為邪求,所作善本倚想求者是為邪求。諸有邪求者,諸佛世尊所不稱譽。佛所不稱譽者,為不具足六波羅蜜。
不具足六波羅蜜者,則不具足三十七品,則不具足內外空及有無空,佛十種力及十八法則不具足。不具足十八法者,則不能淨佛國土,則不能教授眾生,終不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所以者何?有雜毒求故。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者,當作是念:『如諸佛所知善本功德法求,如所求為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我亦當以是法求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』
是時佛讚歎須菩提言:「善哉,善哉!須菩提!乃作世尊之行,能為諸菩薩說所為所求之法。無想、無所倚、無所出,亦不斷亦不著,亦不有亦不無,應空相、應法性、應如行。」
佛告須菩提:「假令三千大千剎土中眾生,悉得十善之利,悉得四禪,四等,四空定及五通,盡得是利。於須菩提意云何,是眾生所得福寧多不?」
須菩提白佛言:「甚多,甚多!世尊!」
佛言:「不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於諸善本無所生無所著,以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是功德最為尊化、無上正真之化、具足之化。
「復次,須菩提!若三千大千剎土中眾生,盡得須陀洹上至羅漢、辟支佛。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盡其壽命供養是輩羅漢、辟支佛、隨其所安飲食、衣被、床臥之具,病瘦醫藥,盡諸所有敬之養之。於須菩提意云何,其福寧多不?」
須菩提言:「甚多,甚多!」
佛言:「不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住無所生、無所著,於善本之德無所求,其福最尊最上。
「復次,須菩提!假令三千大千剎土眾生,盡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十方恒邊沙剎土中眾生,一一眾生供養是菩薩,盡恒邊沙劫,隨其所安飲食、衣服、床臥、醫藥,瞻視恭敬承事。於須菩提意云何,其福寧多不?」
須菩提言:「甚多,甚多!世尊!其福多不可計!不可數!不可以譬喻為比。若使福德當有形者,十方虛空所不能受。」
佛告須菩提:「雖作爾所福德,不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所作善本無所生、無所著,於善本之德無所求。是善男子、善女人之功德,最尊最上無比無上之化。是無所生、無所著之功德,與前功德,百千億萬倍不相比。何以故?是善男子、善女人有倚有想,於十善事及四禪、四等、四空定、五通盡具足。何以故?是善男子、善女人以倚想供養諸聲聞、辟支佛上至菩薩故。」
爾時四王天上二萬天子皆叉手禮佛足,白佛言:「世尊!菩薩所施為漚惒拘舍羅,甚善快哉!所作已應無倚無著,應空、無相,所施善本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所施為不二入。」
是時釋提桓因與無央數忉利諸天及諸天子,持天雜花香擣香澤香、繒綵花蓋、天衣天幔、雜色幢幡,鼓天伎樂,來至佛所,供養散佛,皆讚歎言:「菩薩所施為漚惒拘舍羅,甚善快哉!所作已應無所倚無所著,應空、無想,所施善本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所施為不二入。」
上至梵迦夷天無央數百千,亦復歎譽菩薩漚惒拘舍羅,皆復如是。阿迦膩吒天與無央數億百千諸天,來至佛所為佛作禮,俱發大音聲言:「世尊!甚奇大哉!於般若波羅蜜行漚惒拘舍羅所作善本,其德勝前過去善男子、善女人之所作為。」
於是佛告四天王及阿迦膩吒諸天子言:「假令三千大千剎土所有眾生,盡作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復代過去當來今現在諸如來、無所著、等正覺代其歡喜,及弟子眾從初發意至般泥洹乃至法盡,於其中間所作諸善之本代其歡喜,聲聞、辟支佛所作諸善之本代其歡喜,及眾生所作諸善之本,行檀波羅蜜至般若波羅蜜代其歡喜,諸賢聖所有戒品、三昧品、智慧品、解脫品、解脫見慧品代其歡喜,餘無量佛法都盧計校合聚,是上諸功德皆代其歡喜,倚是代歡喜功德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
若復有善男子、善女人欲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代過去當來今現在諸如來、無所著、等正覺及羅漢、辟支佛,從發意至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從其中間行六波羅蜜,及餘無央數佛法功德代其歡喜,而無所希望亦不二入,已應無相、應無所著、應空,是為最第一代其歡喜,為無上代歡喜也。持是代歡喜功德,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而無所倚者,其功德福祐勝於前善男子、善女人所為代歡喜,比其功德,百倍千倍巨億萬倍,是為菩薩摩訶薩最上代歡喜之所為也。
爾時須菩提白佛言:「如世尊所說,合集是善男子、善女人功德,於諸功德中無過代歡喜者。代歡喜之德無過是德。」
須菩提言:「世尊!云何為最上?云何為最尊?」
佛告須菩提言:「若善男子、善女人於當來過去今現在法,無所取無所捨、亦不貢高亦不不貢高、亦不有所倚亦不無所倚,於是法亦無有生亦無有滅、亦無著亦無斷,於是法中亦不見增亦不見減、亦無往亦無反、亦不道亦不俗,如去來今法,如反爾法、所住法、所滅法,我亦復代歡喜,持是代歡喜功德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施菩薩摩訶薩。作如是施為,代其歡喜,最為第一,無過是代歡喜者。須菩提!作如是代歡喜,比餘代歡喜之德,百倍千倍巨億萬倍,不及是代歡喜者。
「復次,須菩提!善男子、善女人行菩薩道者,欲代去來今諸佛及諸聲聞、辟支佛,從初發意至于成佛,於其中間作諸善本,行六波羅蜜及餘無數佛法善本。若欲代歡喜者,復欲代一切眾生所作善本,當作是代歡喜,是代歡喜為最等。
六波羅蜜與脫等;脫與五陰等;其脫之事與內外空等;解脫之事與有無空等;三十七品與解脫等;十力與解脫等;解脫與解脫見慧等;去來今法與解脫等;解脫則是過去當來今現在解脫,如諸佛世尊之所施為;解脫如諸佛弟子;諸佛弟子亦如解脫;解脫者與聲聞、辟支佛泥洹等;解脫事與諸佛世尊法等;解脫者亦如羅漢、辟支佛;解脫亦如諸法之法。我於是無縛無脫之法,我於無著如無污染清淨之法,不生無所生不滅無所滅之法,我所施為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者,亦如是上諸法,無所縛法、無所敗法、無所壞法。
佛告須菩提:「是為菩薩摩訶薩無上代歡喜最為第一。」
佛言:「菩薩摩訶薩具足作代如是歡喜者,疾逮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阿惟三佛。
「復次,須菩提!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行菩薩道者,盡其形壽供養十方恒邊沙佛及眾弟子,隨其所安飯食、衣被、床臥、醫藥,盡諸佛形壽,般泥洹已後,晝夜奉事舍利,幢幡花蓋伎樂以為供養、常念行六波羅蜜而有所倚。復有善男子、善女人欲成阿耨多羅三耶三菩,行六波羅蜜漚惒拘舍羅而無所倚,持是功德無所希望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。比其善本功德,百倍千倍巨億萬倍,不及是代歡喜福德最尊最上。須菩提!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,以漚惒拘舍羅無所倚功德,為阿耨多羅三耶三菩而無所倚。」
放光般若波羅蜜經卷第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