眾許摩訶帝經

宋 法賢譯13卷CBETA T0191大于一万字 12 h 白话文由 GPT-4 翻译
佛說眾許摩訶帝經卷第三
西天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明教大師臣法賢奉 詔譯
爾時摩賀摩耶,作四種夢:一、夢白象口有六牙;二、夢白象從天來下入於腹中;三、夢自身上大高山;四、夢眾多豪貴大人俱來拜跪。作是夢已,即以上事告淨飯王。王以此夢問其相師,相師告王:「今此夫人必生太子,具諸相好,若在王宮作轉輪王;若是出家修諸梵行,成正等覺號天人師。」
那时候,摩耶夫人做了四种梦:第一,梦见白象口中有六颗牙齿;第二,梦见白象从天而降,进入她的肚子里;第三,梦见自己身上长出了一座高大的山;第四,梦见许多尊贵的大人物都来向她鞠躬跪拜。做完这些梦后,她就把这些事情告诉了净饭王。王把这些梦告诉了他的相师,相师告诉王:“现在这位夫人一定会生一个太子,他将拥有所有的好相。如果他留在王宫,他将成为转轮圣王;如果他出家修行,他将成为正等觉者,被天人尊称为师父。”
爾時菩薩降生之時,大地振動,放大光明,眾生覩之歎未曾有,帝釋天主,護世四王,各持刀劍、羂索及弓箭等守護菩薩,所有一切魔及非魔諸鬼神等而不能害。如摩尼珠及迦葉迦寶,所有一切穢惡塵垢而不能染,菩薩之身亦復如是。又令母身內外瑩淨由如瑠璃,能見菩薩色相諸根,如彼水精貫五色線分明顯露。又令母身氣力增盛,無諸疾苦,志意堅固,受持五戒,精進無犯離諸過失。
当菩萨降生的时候,大地震动,放出强烈的光明,所有的生灵都看到了这一幕,感叹前所未有。帝释天主和四大天王,各自手持刀剑、铁链和弓箭等,保护着菩萨,所有的魔和非魔的鬼神都无法伤害他。就像摩尼珠和迦叶迦宝,所有的污秽和尘垢都无法沾染,菩萨的身体也是如此。他使得母亲的身体内外都清澈透明,像水晶一样,可以看到菩萨的肤色和各种特征,就像水晶中的五色线清晰可见。他还使母亲的体力增强,没有任何疾病和痛苦,意志坚定,遵守五戒,精进不懈,没有任何过错。
爾時摩賀摩耶告淨飯王:「我於今日忽自思飲四大海水。」王以是語,問諸相師。相師答言:「摩賀摩耶必生太子具諸相好,修無上道,成等正覺;若不飲海水,太子身相而不圓滿。」時迦毘羅國有一人,名囉羯多芻,善解幻術。王即召至,於正殿內化四大海水,取此海水與夫人飲。飲此水已告於王曰:「所有一切牢獄禁繫苦惱眾生,請王放免;所有一切衣食貧乏寒餧眾生,願王布施。如是種種作諸福業。」
那时候,摩诃摩耶对净饭王说:“我今天突然想喝四大海的水。”王听了这话,就去问诸位相师。相师回答说:“摩诃摩耶必将生下一位太子,他将具备所有的好相,修行无上道,成就等正觉;如果不喝海水,太子的身相就不会圆满。”那时候,在迦毗罗国有一个人,名叫囉羯多芻,他擅长幻术。王立刻召他来,在正殿内变出四大海的水,把这海水给夫人喝。夫人喝了这水后对王说:“请王释放所有被囚禁在牢狱中受苦的生灵;请王施舍所有衣食不足,生活困苦的人。希望王能这样做各种善事。”
爾時摩賀摩耶告淨飯王:「我今思於園苑住止。」王即告彼酥鉢囉沒駄王:「汝女摩賀摩耶樂住園苑。」酥鉢囉沒駄王即遣工人大興營繕,地位寬博,樓觀華煥,名龍弭禰園。時摩賀摩耶與諸宮嬪同往園內,見無憂樹芬芳茂盛布葉開花,即以右手攀彼樹枝欲生太子,覩諸人眾四邊圍繞示有慙色。天主知已乃作風雨,令彼人眾四散馳走。爾時天主復自化身為一老母,在夫人前欲收太子。是時太子初出母胎,身如金山如真金色,令其老母收捧不及。太子告言:「放,放,憍尸迦!我自出生。」是時大地即大振動,放大光明普照世間,眾生見之歎未曾有。
那时候,摩诃摩耶对净饭王说:“我现在想要在花园里居住。”王立刻告诉酥鉢囉沒駄王:“你的女儿摩诃摩耶喜欢住在花园里。”酥鉢囉沒駄王立刻派人大规模修缮,地方宽敞,楼阁华丽,名叫龙弭禰园。那时,摩诃摩耶和宫中的妃子们一起去花园,看到无忧树芬芳茂盛,叶子开花,她用右手抓住树枝,即将生下太子,看到周围的人群,显得有些害羞。天主知道后,制造了风雨,让那些人群四散奔逃。那时,天主又化身为一位老母亲,想要接生太子。当太子刚出生时,身体像金山一样金黄,让那位老母亲来不及接住。太子说:“放开,放开,憍尸迦!我自己会出生。”那时,大地震动,放出强烈的光芒照亮世界,所有的生灵看到后都感叹从未有过的奇迹。
時淨飯王見斯祥瑞,於太子前旋繞三匝,禮太子足,歎言:「善哉,善哉!我於今日生大丈夫福德之子,令我長夜快得善利。」爾時太子身相圓滿,內外瑩淨猶如瑠璃,塵垢雜穢一切不著;於其四方各行七步,東方,表涅盤最上;南方,表利樂群生;西方,表解脫生死;北方,表永斷輪迴。時諸天人於虛空中,持白傘蓋覆菩薩頂;又復諸天降二種雨:或冷、或溫灌頂沐浴;又復空中諸天及龍作天伎樂,雨曼多羅花、優鉢羅花、俱母那花、奔拏里迦花,及雨沈香、檀香、末香、多摩羅香、上妙衣服等。爾時諸天於虛空中,而說偈言:
那时候,净饭王看到这些吉祥的迹象,就在太子面前绕行三圈,然后向太子行礼,赞叹说:“太好了,太好了!我今天生了一个福德深厚的儿子,让我在漫长的夜晚里得到了极大的喜悦。”那时候,太子的身体完美无缺,内外都清澈透明,就像琉璃一样,没有一丝尘土和污秽。他在四个方向上各走了七步,东方代表了涅槃的最高境界;南方代表了利乐众生;西方代表了解脱生死;北方代表了永断轮回。那时候,天上的神仙在空中,举着白色的伞覆盖在菩萨的头顶;又有天上的神仙降下两种雨,一种冷,一种温,用来给菩萨洗浴;又有空中的神仙和龙在演奏天上的音乐,同时降下曼陀罗花、优鉢罗花、俱母那花、奔拏里迦花,以及降下沉香、檀香、末香、多摩罗香、上妙的衣服等。那时候,天上的神仙在空中,开始吟诵诗歌。
「善生大牟尼, 百福莊嚴相;
斷盡煩惱塵, 而證無上覺。
能於圓滿身, 放大光明色;
遍照於世間, 一切愚癡暗。」
爾時天子說此偈已,有四國王各生一子,舍衛國阿羅拏王生一太子,王思惟曰:「我子生時,世界清淨,湛然安隱,立名鉢囉洗曩喻那。」王舍城摩訶鉢那王生一太子,王思惟曰:「我子生時,有大光明,能照世間,立名尾弭娑囉。」俱尸那城設多儞迦王生一太子,王思惟曰:「我子生時,世界光明,天地朗然,立名烏那野曩。」烏惹儞國阿難多儞弭努王生一太子,王思惟曰:「我子生時,有大光明無諸幽暗,立名鉢囉愈多。」如是王子皆是菩薩聖感來生。
那时候,天子说完这首偈之后,有四个国王各自生了一个儿子。舍卫国的阿罗拏王生了一个太子,王思考后说:“我儿子出生的时候,世界变得清洁,宁静安详,就给他起名叫鉢囉洗曩喻那。”王舍城的摩訶鉢那王生了一个太子,王思考后说:“我儿子出生的时候,有大光明,能照亮世界,就给他起名叫尾弭娑囉。”俱尸那城的设多儞迦王生了一个太子,王思考后说:“我儿子出生的时候,世界光明,天地明亮,就给他起名叫烏那野曩。”烏惹儞国的阿難多儞弭努王生了一个太子,王思考后说:“我儿子出生的时候,有大光明,没有任何阴暗,就给他起名叫鉢囉愈多。”这些王子都是受到菩萨圣感的再生。
復次,去城不遠有一大山,名緊使吉陀。山中有一仙人,名阿私陀,恒處其山修持梵行。爾時仙人有一外甥,名曩羅那,承事仙人求聞法要,仙人即為說善惡法,因此出家。菩薩生時有大光明照耀世間,曩羅那見之,驚疑不測,即入菴中問其師曰:「今此光明照耀世間,猶如聚日。云何而來?」師曰:「今此光明如真金色,清涼寂靜照於三界,此是佛生之瑞。」曩羅那告於師曰:「我今往彼禮拜菩薩仙人。」告言:「彼有大威德,諸天龍神圍繞守護無能得見,候佛世尊入迦毘羅國聞名之時,汝可詣彼大得勝利。」
再说,离城不远有一座大山,叫做緊使吉陀。山里住着一位仙人,名叫阿私陀,他常在这座山上修炼梵行。那时,仙人有一个侄子,叫做曩羅那,他侍奉仙人,希望听到法的要义,仙人就为他讲解善恶的法,因此他出家了。菩薩出生的时候,有大光明照亮了世界,曩羅那看到了,感到惊疑不定,于是进入房间问他的师傅说:“现在这光明照亮了世界,就像聚集的阳光。这是怎么回事?”师傅说:“现在这光明就像真金一样的颜色,清凉寂静地照在三界上,这是佛出生的吉兆。”曩羅那告诉师傅说:“我现在要去那里向菩薩仙人礼拜。”师傅告诉他:“那个人有很大的威德,众天龙神围绕着保护他,你是无法见到他的,等到佛世尊进入迦毘羅国,你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,你可以去找他,这样你会得到很大的利益。”
復次,菩薩生時,有五百白象,有五百從人,同時而生,地中寶藏自然出現,天降甘露,諸小國王並來慶賀。
再次,当菩萨出生的时候,有五百头白象和五百个随从同时出生,地里的宝藏自然地显现出来,天空中降下甘露,各个小国的国王都来祝贺。
爾時淨飯王見此祥瑞種種殊勝,而自言曰:「我子降生具大吉祥,能圓滿一切福德,能成就一切善事,應為立號名一切義成。」
那时候,净饭王看到这些吉祥的好兆头,自言自语地说:“我的儿子出生带来了大吉大利,他能够圆满所有的福德,能够完成所有的善事,应该给他起个名字叫做一切义成。”
復次,迦毘羅城有夜叉神,名舍迦嚩馱曩,若諸眾生所有男女初生之後,將詣神廟令拜夜叉求其守護。時淨飯王亦令太子乘四寶車詣彼神祠,將至廟庭夜叉出迎拜於車前。淨飯王曰:「天神至尊禮重菩薩,應為立號名為天子。又釋眾等輩,氣志剛強難以調伏,見此菩薩身相端嚴威容和雅,人天仰重,即自迴心捨其憍慢,情性柔順默然瞻仰,因斯立名名為寂默。」
爾時淨飯王告諭宮人:「與我勤力養育太子,依時乳哺洗浴裝嚴,用心保愛不令失所。我子生時天降甘露,相師視之有三十二大丈夫相,若復在家作轉輪王,乃有金輪寶、象寶、馬寶、摩尼寶、玉女寶、主藏寶、主兵寶,如是七寶悉皆具足,千子圍遶,甚為希有,勇猛無畏,能破他冤。」爾時相師而說偈言:
「千輻金輪寶, 轂輻相周圓;
飛空行四方, 須臾復本處。
象寶最殊勝, 白類於珂雪;
巡遊贍部洲, 隨處而無礙。
馬寶足威勢, 青頸世希有;
常往虛空行, 往來如風轉。
最上摩尼寶, 光照一由旬;
如夜黑暗中, 當天出明月。
女寶世希有, 微妙甚端嚴;
親侍於輪王, 能知所思事。
藏寶大威德, 能主世間寶;
海中地下珍, 王須即令現。
主兵臣巨力, 能使於四兵;
象馬步兼車, 所到無違背。」
爾時淨飯王復問相師:「云何我子三十二相?」相師答言:「三十二相者:一、太子足下有千輻輪紋,轂輻輞三,悉皆圓滿;二、太子手足皆悉柔軟,如兜羅綿;三、太子手足猶如鵝王,而有網鞔,如真金色;四、太子手足諸指纖長;五、太子足跟與趺相稱;六、太子足下平滿如香奩底;七、太子雙腨漸次纖圓如金色鹿王腨;八、太子雙臂修直,如象王鼻垂手過膝;九、太子陰相藏密不見,亦如龍馬及其象王;十、太子身諸毛孔各一毛生紺青旋轉;十一、太子髮毛端直上靡,嚴金色身眾所愛樂;十二、太子身皮薄潤塵垢不著;十三、太子身皮金色光曜,如妙金臺眾寶裝嚴,人天愛樂;十四、太子手、足、掌中、頸及兩肩七處充滿;十五、太子肩頸殊妙一一圓滿;十六、太子雙腋之下一一充實;十七、太子容儀廣大圓滿端嚴;十八、太子身相修廣端正出過人天;十九、太子體相周匝圓滿量等諾瞿陀樹;二十、太子頷臆身之上半威容廣大如師子王;二十一、太子常有光明,面各一尋;二十二、太子齒具四十齊平如雪,淨密根深堅固不動;二十三、太子口有四牙鮮白鋒利;二十四、太子口中一切所食常得上味,能正吞咽,津液通流,永離眾病身心適悅;二十五、太子舌相廣淨,能覆面輪至髮際等;二十六、太子梵音洪雅,其聲振響猶如天鼓,言詞婉約如頻伽音;二十七、太子眼睫作青紺色,猶如牛王,不相雜亂;二十八、太子眼睛紺青,鮮白紅環相間,青白分明;二十九、太子面輪如天滿月;三十、太子眉相彎長如天帝弓;三十一、太子兩眉中間有白毫相,右旋柔軟如兜羅綿,鮮白光淨逾於珂雪;三十二、太子頂上有烏瑟膩沙,金頂之骨高顯周圓,亦如天蓋。如是三十二大丈夫相,於過去世無量百千萬億劫,長時精進無間修習一切戒行及諸善法而無遺餘,今得成就相好功德。是故菩薩生淨飯宮,飲食、衣服、臥具、象、馬、一切珍寶無不具足;眷屬熾盛王族不斷,於人天中而無等等;若不出家,年三十二作金輪王。
爾時摩賀摩耶生太子已,七日命終,生忉利天,受五欲樂。爾時太子顏容端正,人天目覩敬愛不足,假使世間巧妙金師,以金造像亦復不及。譬如諸天半努迦石,有大光明照耀一切;菩薩之身光明寂靜,亦復如是。又如蓮華開敷出水,菡萏馨香,一切有情見者愛樂;菩薩之身見者恭敬,亦復如是。又此菩薩兩目清淨,明朗遠視,見一由旬,微細塵色,過於天眼,晝夜無異。又此菩薩語言、音聲,美妙清響如頻伽音,亦如雪山有其飛禽食於花水,食已而醉,發聲相呼,其音和雅,亦復如是。
爾時曩羅那仙告白本師阿私陀仙人:「我今往彼迦毘羅城禮拜菩薩。」師言:「可往。」即與本師運神通力,往迦毘羅城。去城不遠,菩薩威制,令彼失通,步行至城,詣淨飯宮。時守門人即以白王,乃勅門人引令入內。王相見已歡喜無量,請就床座,獻閼伽水,作樂設食,種種供養。王即問言:「仙人!云何因緣至此?」時阿私陀白王:「我今欲見一切義成大牟尼師。」王言:「今此太子正當睡眠,且候須臾即得相見。」時阿私陀請就床帷臨視太子。爾時太子雖處睡眠,兩眼俱開,目不眴動。時阿私陀,即說偈言:
「諸天觀境時, 覩物眼不眴;
菩薩雖睡眠, 觀境亦如是。」
爾時仙人說此偈已,宮人乳母捧持太子奉上仙人。時阿私陀,詳觀太子容貌非常,即問王言:「曾有相師,來占相否?」大王白言:「有婆羅門相此太子,若不出家必得轉輪王位,若能出家定成正覺。」仙人聞已,即說偈言:
「昔墮邪見外道身, 今逢福德輪王子;
能除煩惱證菩提, 善說甚深法海藏。
雖圓相好棄輪王, 成大牟尼救群品;
是故我今歸命禮, 願得親近滅塵勞。」
爾時仙人說此偈已,審觀自身壽命長短,得見太子成佛事否?如是觀已,得見太子,出彼王城,入於山野,年二十九,於其山中六年苦行,證甘露滅成無上道。爾時仙人復觀自身,值佛出世,年命短促而不久遇,甚懷感傷,不覺失聲而自啼哭。時淨飯王見仙人哭,驚怪異常,即說偈言:
「若人有男女, 愛憐心不足;
如是福相殊, 覩之恒適悅。
仙人見太子, 云何而啼哭?
我子若驚怖, 忽然生病惱,
未委意云何? 速為我宣說。」
爾時阿私陀仙人聞是偈已,即白王言:「太子不久即成正覺,云何於身而有怖畏?假使空中降大金剛,如彼真珠滿空而下,不能侵彼菩薩身之一毫。世間所有一切大火而不能燒,一切大風而不能吹,一切毒藥而不能損,刀、劍、弓箭而不能傷,毒龍、猛獸而不能害。又此菩薩於過去世行大慈悲,於諸眾生未曾捨離,令彼有情常獲安隱。云何菩薩有斯怖畏?於虛空中恒有帝釋、梵天王等而共守護。我今啼哭,自觀己身年命中夭,於其佛世不得聽聞甚深法藏,於其善財而無有分,是故感傷而自啼泣,請王無憂。」
爾時阿私陀又復思惟:「我有神通,菩薩威制令不顯現,是故步行入於王宮;今若出城,而復屣步,彼諸有情即起慢心:『大神通仙步出王城。』」作是念已,告淨飯王:「我今辭王出迦毘羅城,與我修治四衢道路。」時淨飯王即勅有司,修治道路去除砂礫穢惡之物,以白檀香水灑地清淨,處處竪立幢幡瓔珞,燒眾妙香,王并諸臣、長者、居士恭敬圍繞,出迦毘羅城送彼仙人。
時阿私陀辭國王已,隨意前行往枳瑟計駄山,即住山中修習禪定,歲月不久復得神通。於其後時身少有病,服食良藥及花果等乃得除愈。弟子告曰:「我今出家,為求出世解脫甘露;師有所得願賜告諭。」師曰:「我自修行歲月彌久,於斯甘露猶尚未得,云何令我復為於汝?今有淨飯王子名悉達多,成等正覺得真甘露。於彼出家,一心梵行而求出離,莫作族姓之相及我人相,即得成就無為之法。」爾時阿私陀仙人即說偈言:
「我住如是山, 久修於梵行;
雖復得神通, 而未飲甘露。
自知身無常, 恒處於生滅;
聚集假和合, 即是無常法。」
爾時仙人說此偈已,曩羅那感師誨示禮拜供養,即往波羅柰國,見五百摩拏嚩迦婆羅門念圍陀經,知非究竟而不親近,即往佛所希聞法要。爾時曩羅那,姓迦底(丁也切),以姓為名,佛為開示法要得寂滅樂,乃名大迦底(丁也切)
復次,太子在乳母懷,執金器而食,須臾食已,乳母即收金器,器重如山舉之不起,即以上事具告於王。王與宮人同往取器,亦不能舉,即集國人同舉金器,其器愈重。復駕大象五百頭拽彼金器,不能搖動金器少分。何以故?由菩薩神力,舉其左手一指鉤住金器,令象盡力而不能動。爾時淨飯王乃自思惟:「若菩薩舉其兩指鉤彼金器,假使百千大象亦不能動,由是菩薩有千象之力;若諸童子欲與菩薩鬪戲,如小飛鵝比於大鶴其力不等。」
復次,菩薩在王宮時,與五百眷屬入學讀書。爾時本師將第一書令太子讀,太子告言:「此書我解。」其師乃令讀第二書。太子見之,復白師云:「此書亦解。」於是本師即以五百種書授與太子,太子白言:「此五百種書我一一俱解,如有他書即當與我。」師乃白言:「於其世間只有此等五百種書,此外無有。」爾時太子即自寫書令師讀之。師乃歎言:「我自昔來目未曾覩。」太子告曰:「此是梵書,時彼梵王知我當紹輪王之位,傳授於我。」即以微妙梵音而自讀誦。時大梵天王於虛空中,高聲讚言:「此是梵天之書。」師聞天證深生信解。
爾時太子舅氏娑捺梨,復有一人名娑賀儞嚩,此二人者善解弓射,有五百人親學其藝。又此二師互相言曰:「彼提婆達多其性麤惡心多嫉妬,所有射法不宜告之,若或教授必將害物。彼悉達多慈悲聰敏利濟有情,堪當傳習如是弓射。」有其五種:一曰遠射,所發之箭能極遼遠;二曰聞聲射,聞其聲音即可射之;三曰中射,所發之箭隨意而中;四曰親的射,所發之箭而無踈闊;五斷物射,所射之物無不透斷。如是菩薩善解五射。
爾時毘舍離城有一大象,形相端正具大勢力,彼國人眾咸共商議:「迦毘羅城淨飯大王,有一太子名悉達多,相師視之有轉輪王位,即馳此象而充貢獻。」乃以珠瓔珍寶種種嚴飾,將往迦毘羅城至王宮門。時提婆達多出門見象,詰問門人曰:「此象從何所來?」門人答言:「毘舍離城聚落人眾,為悉達多有轉輪王分,馳獻此象。」時提婆達多聞是事已,心生嫉妬,告門人曰:「彼悉達多何有王位?」即持器仗殺象命終。爾時難陀見此死象,知為提婆嗔怒所殺,難陀欲與鬪其勇力,即執象尾以手擲之,象離本處七步之外。時悉達多見其死象離於本處,知是難陀示威力故,手執象尾擲彼處故。爾時悉達多太子顯自威神,以其一手執持象尾,向空而擲,過七重城,如投土塊。
「我等遠馳象, 為獻於輪王;
遇斯凶惡人, 即時行殺害。
難陀手執尾, 擲象七步外;
菩薩大威神, 擲象如拋塊。」
佛說眾許摩訶帝經卷第三
  • 分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