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子慕魄經

後漢 安世高譯1卷CBETA T0167少于一万字 29 min 白话文由 GPT-4 翻译
佛說太子慕魄經
後漢安息三藏安世高譯
聞如是:
我听到这样的事情: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洹阿難邠坻阿藍。
有一次,佛陀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,和阿难陀、阿兰陀在一起。
時,佛語諸比丘:「我身宿命為波羅[木*奈]國王作太子,名曰慕魄;始生有異,顏貌端正,絕無雙比。自識宿命,無數劫事,所更善惡,罪福受報,壽夭好醜;沒此生彼,所從來生,皆悉知見。年十三歲,閉口不言。
「王唯有此一子耳,舉國人民皆重愛之,當繼後嗣襲續王位;然以追識宿命,億載存亡禍福,故質不語至十三歲,捐棄形骸,志存虛無,漂漂不說,飢寒恬淡,質朴意如枯木——雖有耳目,不存視聽;智慮雖遠,如無心志;不畏污辱,亦無憎愛;若盲若聾,不說西東;狀如矇聵,不與人同。
国王只有这一个儿子,全国的人民都非常疼爱他,他应该继承王位。但是,由于他对前世的记忆,对亿万年来生死、福祸的理解,所以他从小就不说话,直到十三岁。他放弃了肉体的欲望,志向虚无,他的行为看起来很迷茫,对饥饿和寒冷毫不在意,他的性格朴素,就像枯木一样——虽然他有耳朵和眼睛,但他不关注看和听;他的智慧虽然深远,但就像没有心思一样;他不怕被污辱,也没有恨和爱;他就像是盲人和聋人,不谈论东西;他的行为就像是糊涂的,不和人相同。
「父王憂慮,甚用患苦,深恥隣國,恐見陵嗤。因呼國中諸婆羅門問之:『此子何故不能言語乎?』婆羅門相視言:『此子惡人也,雖面目端正殊好,內懷不親;觀相默默,欲害父母,危國滅宗,將至不久,不可畜養。既不能語,當何益王耶!今王了不復生子者,皆是惡子所防固也,是使大王不復生子耳。王宜棄捐,當生埋之。爾乃王身可全,保國安宗,然後更得生貴子耳;不者甚危!』
国王非常忧虑,深感痛苦,深深地感到羞耻,害怕被邻国嘲笑。于是他召集国内的所有婆罗门(印度的祭司阶级)来询问:“这个孩子为什么不能说话呢?”婆罗门们相互看了看,说:“这个孩子是个坏人,虽然他的面貌端正,非常好看,但他内心并不善良;从他的表现来看,他默默无言,可能会伤害他的父母,危害国家,灭掉我们的家族,这个时刻可能不远了,不能把他留在身边。他既然不能说话,对国王又有什么好处呢!现在国王你不能再生孩子,都是因为这个坏孩子在阻止。他就是让国王你不能再生孩子的。国王你应该抛弃他,应该把他埋葬。这样你才能保全自己,保护国家和家族,然后再生一个贵重的孩子;否则的话,非常危险!”
「王信狂愚,謂為審然。即用愁憂,坐起不寧,伎樂不御,服美不甘。則與長者、大臣共議之云:『如之何?或有臣言,遠棄深山無人之處;或有臣言,投沈深水。』有一臣言:『當如師語,但作深坑,傍入如室,給與資糧、侍以五僕,生置其中。從命所如,空刓絕之為。』
国王信任那些疯狂愚蠢的人,认为他们的话是正确的。因此,他总是忧虑不安,无论是坐着还是起来都无法安静,音乐无法使他舒缓,美食也无法让他满足。于是,他和长者、大臣们一起商议,有的大臣建议他远离人迹罕至的深山,有的大臣建议他投身于深水之中。还有一位大臣说:“我们应该按照师傅的话来做,只需要挖一个深坑,旁边设一个像房子一样的地方,提供食物和物资,再派五个仆人侍候他,让他活着呆在那里。按照这个命令去做,就可以把他从外界隔离开来。”
「王即隨此臣所言,即晨遣僕,故出埋之。太子心內悲感,傷其愚惑,矜慜無量。其母憐哀,心為傷絕,言:『我無相生子,薄命乃值此殃,痛斷我腸。』哽噎涕泣,悲懷喐吚,感戀靡逮。事不得已,俛仰放捨,遣人載出,當埋棄之。悉取太子所有衣被、瓔珞、珠寶,皆用送之。
国王按照这个臣子的建议,一早就派人把太子带走,准备埋葬。太子的心中充满了悲伤,对自己的愚昧感到痛心,无尽的悲痛和自责。他的母亲也深感悲痛,心如刀割,说:“我唯一的儿子,生命如此脆弱,竟然遭遇了这样的灾难,真是痛彻心扉。”她哽咽着,泪水滑落,悲痛欲绝,无法自已。无奈之下,只能接受现实,派人把太子带走,准备埋葬。她把太子所有的衣物、首饰、珠宝都一起送去了。
「復使於外,盡脫取其衣被、珠寶,持著一面,因共作坑。作坑未竟,慕魄獨於車上,深自思惟,心與口語:『今王以下及人民,皆共謂我為審聾癡瘂不能語也;吾所以不語者,正欲捨世緣,安身避惱,濟神離苦耳,今反當為誑詐所危,既沒身命,陷墮彼人。』便默自取衣被、珠寶持去。作坑人輩,不覺慕魄取物去。
「時,慕魄則到水邊,淨自洗浴,以香塗身,悉取衣被、瓔珞著之,到坑問曰:『作坑何施?』其僕對曰:『國王有子,名曰慕魄,瘖瘂聾癡,年十三歲,不能言語。王問婆羅門,婆羅門師白言:「當生埋之,爾乃安吉全國榮宗,利後子孫,以用是故。」我等作坑,欲埋慕魄。』慕魄即曰:『我則是太子慕魄也。』人即驚悚,衣毛為竪,馳走往趣,視其車上,不見慕魄;還至坑所,諦熟觀察,聽聞言語,絕有異聲,光景如月,世所希聞;動其左右,行者為止,坐者為起,飛鳥走獸,皆來會聚,伏太子前,聽太子語。
那时,慕魄来到水边,清洁自己的身体,涂上香膏,穿上衣服和珠宝,来到坑边问道:“你们为什么要挖这个坑?”他的仆人回答说:“国王有个儿子,名叫慕魄,他哑巴、瘸腿、聋子、傻子,现在十三岁,不能说话。国王问了婆罗门,婆罗门师傅说:‘应该把他活埋,这样才能保佑国家安宁,荣耀祖宗,对后代有利。’我们就是为了埋慕魄而挖这个坑。”慕魄听后说:“我就是太子慕魄。”人们听后都吓得毛骨悚然,纷纷逃跑,他们回头看车上,没有看到慕魄;回到坑边,仔细观察,听到的声音完全不同,光景如月,世间罕见;他的动作左右了行人,让坐着的人站起来,飞鸟走兽,都来聚集,都在太子前面,听太子说话。
「慕魄又曰:『觀我手足,察我形容,云何群迷誑詐所惑,以謬為諦,生相捐棄?』發意所陳,言成文章,左右惶敬,已咸惶露,上合下同,靡不順從。其儀大惶,征營悚慄,兩兩相視,面目竝青,咸曰:『太子甚神,乃如是也。』皆前作禮,叩頭求哀:『願赦我罪,共還入宮,到父王所。』慕魄曰:『今已見棄,不宜復還也。汝徑自往,白王令知。』僕即犇馳,白王如是。其母哀傷,使人問狀,僕曰:『太子甚神,開口一言,真驚恐人,聞者皆擾,行者滿道。』王則愕然,且喜且悲,深怪所以。
慕魄又说:“你们看看我的手和脚,看看我的面貌,怎么就被那些欺骗和迷惑的人所误导,把错误的认为是正确的,把真实的我抛弃了呢?”他的话语铿锵有力,让左右的人都感到惊恐,他们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,上下一致,没有人不顺从他。他们的样子非常惊恐,全身颤抖,两两相视,脸色都变得青白,他们都说:“太子真是神奇,竟然是这样。”他们都上前跪拜,磕头求饶:“请原谅我们的罪过,让我们一起回宫,回到父王的身边。”慕魄说:“现在已经被抛弃了,不应该再回去了。你们自己去吧,告诉王让他知道。”那些仆人立刻飞奔去告诉王。他的母亲非常伤心,派人去询问情况,那些仆人说:“太子真是神奇,一开口就让人感到惊恐,听到的人都被惊扰,路上的人都满是恐惧。”王听后非常惊讶,既高兴又悲伤,对此感到非常奇怪。
「王與夫人,便共驂駕,往迎太子;國民大小,莫不馳動,觀瞻滿道。咸曰:『太子類如欲見神形。』王未到頃,慕魄心即自念:『當學道耳,適發此意。』天帝釋即為化作園觀浴池,眾果樹木,快樂無比。慕魄即便脫去著身好衣、珠寶,轉作道人,被服儼然。
国王和王后一起乘坐马车,去迎接太子。国家的人民,无论大小,都急忙赶来,满路都是人群,他们都说:“太子就像我们想见的神一样。”在国王还没到达的时候,慕魄心中已经自己想到:“我应该学习道教,刚刚有了这个想法。”天帝釋就化作了一个园林和浴池,里面有各种果树,快乐无比。慕魄立刻脱掉了身上的好衣服和珠宝,转而成为了一个道人,穿着道袍,显得庄重肃穆。
「王前欲到,逢見慕魄在樹下坐。慕魄見王來到,即起迎逆,王為作禮。慕魄則曰:『大王就坐。』王聞慕魄語言音聲,威神光景,震動天地,絕無雙比,即大歡喜,便曉慕魄:『共還入國,居位理政,吾請避退。』
国王即将到来,遇见了慕魄正在树下坐着。慕魄看见国王来了,立刻起身迎接,国王对他表示敬意。慕魄说:“大王,请坐。”国王听到慕魄的话语和声音,看到他的威严和光辉,震撼了天地,无与伦比,立刻感到非常高兴,于是告诉慕魄:“我们一起回国,你来管理国家,我愿意退位。”
「慕魄曰:『不可,不可!我以畏厭地獄勤苦,愁毒萬端。吾昔曾更作此國王,名曰須念,以正法治國,奉行諸善,二十五年鞭杖不行,刀兵不設,牢獄無繫者。惠施仁愛,恩流德布,救濟窮乏,無所貪惜。雖有此行,猶犯微闕,終墮地獄,六萬餘歲;蒸煑剝裂,痛酷難忍,求死不得,欲生不得。當爾之時,父母在處,雖有資財,億載無數,富而且貴,快樂無極。寧能知我在彼,地獄拷治劇乎?豈復能來分取我身苦痛?不也。
慕魄说:“不行,不行!我之所以害怕厌恶地狱的辛苦,是因为那里的痛苦无比。我曾经在过去的生活中做过这个国家的国王,名叫須念,我用正义的法律来治理国家,积极行善,二十五年来没有使用过鞭子和棍棒,没有设置过刀兵,没有囚禁过任何人。我慈悲施舍,恩泽流布,救济贫困,没有任何贪婪。尽管我有这样的行为,但还是犯了微小的过错,最终还是落入了地狱,受苦了六万多年;被蒸煮,被剥皮,被撕裂,痛苦难以忍受,想死却不能死,想活却不能活。在那个时候,我的父母在哪里?尽管他们有财富,亿万无数,富有而且尊贵,快乐无边。他们能知道我在地狱受着折磨吗?他们能来分担我身体的痛苦吗?不能。
「『我所以墮罪者何?往昔作此大國王時,小國王附庸諸域,皆悉統屬。王性慈仁,其德至淳,法令不嚴,諸小國王皆輕慢易,咸共謀議:「今此大王謹善軟弱,威禁不攝,德不堪任統御大國;當共攻伐,廢退之耳。」即舉兵眾來攻大國。時王須念,逆以珍奇財寶,皆賜遺之,復以重官厚祿撫順慰喻,誘而安之。即皆止息,各還本國。如是未久,復來攻伐,數數非一。大國群僚,咸共瞋恚,上白大王:「諸小臣國,愚戇無義,不慮罪舋,數為慢突。造成悖逆,觸犯尊上,令民馳擾,警備不息。當應誅討,以除寇害。」王曰:「為民父母,當務仁化,恕己育物,危命濟眾;彼猶嬰孩,愍其無識,以漸誘導,不忍加害也。」王懷弘慈,普哀物命,永無誅伐之心。群臣不忍數為屬城小國所見陵易,忿不顧難,竊私舉兵,討伐諸國,即大殘殺人民。
「『大王聞之,甚用悲痛,為之雨淚,皆為諸國死亡人民持服,猶喪其子,矜愍無極。諸小國王見大國王,慈心矜念人民乃爾,即皆降伏來歸附之。其來歸附者,大王則為施設厨饍,大官設饍,皆須烹殺牛羊六畜,以具眾味。烹宰之時,輙當先白。王心雖慈,事不獲已,顉頭可之。緣是得罪,勤苦如是。每一念之,心甚懷寒,衣毛為竪,身體則為虛冷汗出。我所以不語者,追憶過世所更吉凶、安危、成敗,恐復與會,故結舌不語至十三歲,冀以靜默,免瑕脫穢,出度塵勞,永辭於俗,不與厄會。
適復念欲閉口不語,而當為王所見生埋,恐王後時,復得是殃,一入地獄無有出期。我意不欲令王得罪,故復語耳。徒欲為道,守意無為,不樂為王也。人居世間,恍惚若夢,室家歡娛,須臾間耳。計命無幾,憂畏延長,樂少苦多,眾惱萬端。是以智者,以國、財寶、恩愛為累,眾欲為塵。使我為王,當復憍泆貪求快意,令民憂煩,為天下之大患也。故欲除憂,棄離塵累,反流索源,拯濟未度。生世如寄,無一可怙,年衰歲移,老命促疾,不可逡蠕,去道日遠。不貪富貴,不重珍寶,棄捐世榮,思想大道,高翔遠逝,自濟於世。』
「父王曰:『當那可爾,汝為智者,當原不及,不可便爾,故棄我去。』王心悲喜,深悔所為。
「太子復曰:『何聞父子,生而相棄?恩愛已乖,骨肉已離,為行己愆,不可聽觀。屈苦相迎,徒益勞煩。』父聞子語,見其志固,罔然失厝,慚愧忸怩,無辭可對。
「王曰:『如汝前世作國王時,奉行諸善,纔有小失,非所憶知,而尚受罪,勤苦乃爾。今我治國不奉正法,既無微善,反是逐非,憍貴自恣,純行危殆,罪當何貲耶?』便放太子聽行學道。太子於是棄國捐王,不慕人物,一心專精,念道修德,功勳累積,遂至成佛。佛已得道,復度十方諸天人民,不可稱計,無央數劫,不以為勞,菩薩所更勤苦如是。」
佛言:「爾時,太子者,我身是也;父王者,今現我父閱頭檀是;母者,摩耶是;爾時相師婆羅門者,調達是;時僕者,阿若拘隣五人是也。諸欲為道者,皆當承順佛教,無犯經戒;為道雖苦,勝在三惡道、八難處也。違戒犯禁,後墮惡道,得脫為人,當生貧苦,或作奴婢,願不自由;奉戒行善,三尊可得。」
佛說如是,諸比丘眾、諸天人民,莫不歡喜,為佛作禮。
佛說太子慕魄經
  • 分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