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生王因緣經

宋 施護等譯6卷CBETA T0165大于一万字 4 h 白话文由 GPT-4 翻译
佛說頂生王因緣經卷第五
西天譯經三藏朝奉大夫試光祿卿傳法大師賜紫沙門臣施護等奉 詔譯
「復次,三十三天有大象王,名愛囉嚩拏,守衛園苑。身相可觀,純色絜白,如俱母陀花七支拄地;象王頭相最勝妙好內赤外青,如帝青色具有六牙;身長二由旬半,前後平闊各一由旬,周匝七由旬,高一由旬半。又彼象王有八千象而為眷屬;身皆白色如俱母陀花七支拄地,一一象頭具足色相,亦如帝青,各有六牙。
若彼天眾思出游賞諸園苑時,其愛囉嚩拏象王,即自知時應彼所欲,乃以神力出現三十二頭,其一一頭各有六牙,一一牙上有七七池沼,一一池沼有七七蓮花,一一花中有七七臺,一一臺中有七七樓閣,一一樓閣中有七七守衛者,一一守衛者有七七天女,一一天女有七七侍女,一一侍女鳴七七天鼓,而象王所有最勝頭相,帝釋御之;其三十二天於所化頭如次安處,餘諸天眾隨應而住;象王行時迅猶風轉,天子天女皆悉不能瞻其前後。又復愛囉嚩拏象王,乘載天眾周行三十三天中,出一一城至一一園;皆以神通變化之力攝自本形,如諸天子天女神通威德之相;同彼天眾五欲娛樂嬉戲自在,隨應福力受斯勝果。
佛言:「大王!彼三十三天中守衛園苑者,愛囉嚩拏象王威力如是。
佛陀说:“大王!在那三十三天的天界中,负责守护花园的,就是爱囉嚩拏象王,他的威力就是这样。”
「復次,善見天城西南有善法堂,長三百由旬,闊共三百由旬,周匝九百由旬,高三百五十由旬,殊麗可觀。其善法堂以頗胝迦為地;樓閣梯陛亦頗胝迦所成;有四寶臺,金、銀、瑠璃、頗胝迦等間錯莊嚴,若金為臺即銀為柱及以梁棟,若銀為臺即金為柱及以梁棟,若瑠璃為臺即頗胝迦為柱及以梁棟,若頗胝迦為臺即瑠璃為柱及以梁棟。
再次,善见天城的西南方有一个善法堂,长三百由旬,宽也是三百由旬,周围九百由旬,高三百五十由旬,非常美丽,令人赞叹。这个善法堂的地面是用宝石铺成的;楼阁、梯子和台阶也都是用宝石建造的。堂内有四个宝台,分别用金、银、琉璃、宝石等材料错落有致地装饰,如果用金做台子,就用银做柱子和梁,如果用银做台子,就用金做柱子和梁,如果用琉璃做台子,就用宝石做柱子和梁,如果用宝石做台子,就用琉璃做柱子和梁。
「又善法堂道路回環,清淨嚴飾金沙布地;觸處遍灑旃檀香水;金繩交絡垂金鈴鐸以界道側。復有種種華樹果樹,直生端立圓無缺減,如結鬘師取彼妙線,妙巧安布盤結成鬘,華果樹林亦復如是。彼樹復有種種飛鳥游止其上,出妙音聲;又有青、黃、赤、白四色劫波衣樹,其樹所出四色妙衣;又有種種妙音樂樹,所謂簫、笛、琴、箜篌等;又有種種妙莊嚴樹,彼樹所出手釧足環,及身莊嚴妙好之具;又有四色蘇陀味食,謂青、黃、赤、白;又有四種甘美之漿,謂末度漿、摩達網漿、迦譚末梨漿、播曩漿等。若彼天男及諸天女隨所思者,纔起心時而皆自至。復有種種殊妙莊嚴殿堂樓閣,諸天女眾或處其中安隱而坐,或觀視游行,悉有種種輿輦服用莊嚴之具,天女駢隘擊鼓奏歌,爇眾名香豐諸飲食。而彼天眾與諸眷屬嬉戲娛樂,隨自福力受斯勝果。
善法堂的道路弯弯曲曲,清洁而庄重,地面铺满了金沙;每一个触碰的地方都洒满了檀香水;金色的绳子交织在一起,上面挂着金铃,用来划定道路的边界。还有各种各样的花树和果树,它们直直地生长,完整无缺,就像结鬘师用精美的线,巧妙地布置和编织成鬘一样,花果树林也是这样。那些树上还有各种各样的飞鸟在上面游荡,发出美妙的声音;还有青色、黄色、红色、白色四种颜色的劫波衣树,这些树产出四种颜色的美丽衣物;还有各种各样的美妙音乐树,比如簫、笛、琴、箜篌等;还有各种各样的美丽装饰树,这些树产出手镯、脚链,以及身体装饰的美好工具;还有四种颜色的蘇陀味食,即青色、黄色、红色、白色;还有四种甘美的饮料,即末度漿、摩達網漿、迦譚末梨漿、播曩漿等。如果那些天男和天女想要什么,只要一想,就会立刻得到。还有各种各样的奇妙装饰的殿堂楼阁,天女们或者在其中安静地坐着,或者在观看和游玩,都有各种各样的车辆和装饰工具,天女们成双成对地击鼓和唱歌,燃烧各种名贵的香,丰富的饮食。而那些天众和他们的亲属们在嬉戏和娱乐,根据他们自己的福力享受这些美好的果实。
「又善法堂側有七流渠,各各深廣一由旬量,金、銀、瑠璃、頗胝迦等,以布其底;渠水四面有四梯陛,亦四寶成;及四寶臺,金、銀、瑠璃、頗胝迦等間錯莊嚴,若金為臺即銀為柱及以梁棟,若銀為臺即金為柱及以梁棟,若瑠璃為臺即頗胝迦為柱及以梁棟,若頗胝迦為臺即瑠璃為柱及以梁棟;而彼渠水清涼甘美充滿其中;優鉢羅花、鉢訥摩花、俱母陀花、奔拏利迦花等遍布其內;復有種種水鳥游戲出妙音聲;花果、樹林、衣服、音樂、莊嚴等樹一一具足;是七渠內復有種種殊麗亭臺;彼諸天眾游戲快樂。
在善法堂的旁边,有七条宽阔深深的河渠,每一条都有一由旬的深度和宽度。河底铺满了金子、银子、琉璃、宝石等。河水四周有四个阶梯,也是由这四种宝石构成的。还有四个宝石台,金子、银子、琉璃、宝石等错落有致地装饰着,如果台子是金子做的,那么柱子和横梁就是银子做的,如果台子是银子做的,那么柱子和横梁就是金子做的,如果台子是琉璃做的,那么柱子和横梁就是宝石做的,如果台子是宝石做的,那么柱子和横梁就是琉璃做的。而那些河水清澈甘美,充满了其中。优鉢罗花、鉢訥摩花、俱母陀花、奔拏利迦花等遍布其内。还有各种各样的水鸟在其中嬉戏,发出美妙的声音。花果、树林、衣服、音乐、装饰等一应俱全。在这七条河渠中,还有各种各样的美丽亭台。那些天人们在其中游戏快乐。
「又善法堂其門崇麗,上有重閣傍列梯陛殊妙莊嚴,一一梯陛有十六柱,及有七重道路行列回環;於道路傍有八角柱,瑠璃所成清淨嚴好,上布如毛端量微妙樓閣不相觸礙。於善法堂中有最勝賢座,純金所成;帝釋天主安處其上,餘諸天眾如次設座,最後安布頂生王座。
善法堂的门口装饰得非常华丽,上面有双层的阁楼,旁边排列着特别精美的楼梯和台阶,每一组楼梯和台阶都有十六根柱子,还有七条道路交错排列,形成了回环的路径。在这些道路旁边,有由八角柱子支撑的建筑,这些柱子是由琉璃制成的,非常清洁,装饰得很精美。上面布满了像毛发尖端那样微妙的小阁楼,它们之间并不会相互碰撞。在善法堂中间,有一个最尊贵的座位,是由纯金制成的。帝释天主就坐在这个座位上,其他的天神们也有各自的座位,按照一定的顺序排列。最后,还设有顶生王的座位。
「爾時,帝釋天主與諸天眾,持閼伽缾,前起承迎彼頂生王。
那时候,帝释天主和其他的天神们,手持供奉的器皿,前来迎接那位新生的王者。
「時頂生王大威德者,依次而入,餘諸侍從各列于外。王乃惟忖:『我今亦應處是座耶?』又念:『帝釋天主若分半座命我同坐,豈不快哉!』」佛言:「大王!彼頂生王作是念時,帝釋即知,乃分半座命其同坐。
那时候,有一位名叫顶生王的大威德者,按照顺序进入,其他的随从们都在外面排列。王心里在想:“我现在应该坐在这个位置吗?”又想:“如果帝释天主分给我半个座位让我坐,那该多好啊!”佛说:“大王!当顶生王有这样的想法时,帝释天主就知道了,于是分给他半个座位让他坐。”
「時頂生王與帝釋天主共處其座,大小身相,容止威光,音聲語言及莊嚴具悉無有別;唯王目瞬異於天主。」
“当时,顶生王和帝释天主一起坐在那里,他们的身材大小、容貌、气度、光辉,以及声音、语言和庄重的仪态,都没有任何区别;只有顶生王的眼睛眨动的方式与天主不同。”
佛言:「大王!彼頂生王止于三十三天,如是又經六帝釋滅。
佛陀说:“大王!那个顶生王在三十三天天堂中停留,然后又经历了六个帝释天的消亡。
「復次,後時彼三十三天眾與阿脩羅而共鬪戰;若阿脩羅兵力退敗,即入自宮扃鐍其門潛伏而住;若天退敗即入天宮扃鐍其門潛伏而住。
再次,后来那三十三天的天神们和阿修罗共同战斗;如果阿修罗的军队败退,就会进入自己的宫殿,锁上门,潜伏其中;如果天神们败退,就会进入天宫,锁上门,潜伏其中。
「復次,三十三天又有象王,名曰善住,身相可觀,純色絜白如俱母陀花七支拄地;象王頭相內赤外青,如帝青色;具有六牙身長二由旬半,前後平闊各一由旬,周匝七由旬,高一由旬半;有八千象而為眷屬,身皆白色如俱母陀花七支拄地,一一象頭具足色相;亦如帝青,各有六牙。其善住象王,冬四月中,與自眷屬於阿脩羅所居之處隣近棲止。
再说,三十三天的世界里有一只名叫善住的象王,他的身形非常好看,皮肤纯白,就像俱母陀花七支拄地那样。象王的头部,内部是红色的,外部是青色的,就像帝青色一样。他有六颗牙齿,身长二由旬半,前后宽度各一由旬,周围七由旬,高一由旬半。他有八千只象作为他的眷属,他们的身体都是白色的,就像俱母陀花七支拄地那样,每一只象的头部都有完整的颜色特征,也是帝青色,每只象都有六颗牙齿。这只名叫善住的象王,在冬天的四个月里,和他的眷属们在阿修罗的居所附近栖息。
「復次,香醉山北二十由旬,近阿脩羅所居之處,有一高阜;縱廣正等五十由旬,周匝二百由旬,高三由旬半,純金所成;其地嚴飾布以金沙,觸處遍灑旃檀香水,金繩交絡垂金鈴鐸,自然除去荊棘沙礫;於其四面復有八千諸小丘阜亦金所成;地布金沙觸處遍灑旃檀香水,金繩交絡垂金鈴鐸,自然除去荊棘沙礫。其中道路長二十由旬,闊一由旬半,皆悉清淨嚴麗可觀。若善住象王夏四月中於彼高阜之處隨棲止時,而彼八千諸象眷屬亦悉次第圍繞而住,為其象王密以守護。
「復次,高阜之南二十由旬,有大娑羅樹王,名曰善住;七重行列,眾娑羅樹周匝圍繞。其善住樹王盤根十四磔手,第一行樹盤根十三磔手,第二行樹十二磔手,第三行樹十一磔手,第四行樹十磔手量,第五行樹九磔手量,第六行樹八磔手量,第七行樹七磔手量。善住樹王枝葉繁茂欝密垂覆第一行樹,第一行樹還復垂覆第二行樹,如是第三乃至第六次第垂覆;第七行樹枝葉扶踈高出寥廓;其地清淨嚴麗可觀;彼中道路長二十由旬,闊一由旬半亦悉清淨。
「若時善住象王從棲止處,往彼善住娑羅樹王之所,或起本形隨意而往,或以神通威德之力,現天人相還乘一象,或御其肩,或御其頭,自然空中鼓樂歌音游戲而行。若復象王於樹王所隨棲止時,即彼八千諸象眷屬,於七重行列娑羅樹間內向而住,如其第一行樹內向而住,第二第三乃至第七內向亦然,為其象王密以守護。
「復次,善住娑羅樹王之東二十由旬,有大池沼名滿陀吉儞,縱廣正等五十由旬,周匝二百由旬;清涼甘美水滿池中;優鉢羅花、鉢訥摩花、俱母陀花、奔拏利迦花等,遍布其內;水鳥游戲出妙音聲,謂高遠聲、悅意聲、美妙聲等;池中蓮花大若車輪,花莖復大如車之軛,葉妙而廣同牛王領,其藕圓如士夫,藕味最上其甘如乳。池之四面復有八千池沼,而悉嚴麗池水充滿,亦有妙花遍布其內,水鳥游戲出妙音聲,池中蓮花大若車輪,莖葉及根亦悉廣大。
「復次,彼中道路長二十由旬,闊一由旬半,嚴麗清淨金沙布地,觸處遍灑旃檀香水,金繩交絡垂金鈴鐸,自然除去荊棘沙礫。
「若時,善住象王從善住娑羅樹王之所,往彼滿陀吉儞池沼,或起本形隨意而往,或以神通之力,現天人相還乘一象,或御其肩,或御其頭,自然空中鼓樂歌音游戲而行。若復象王入彼池中娛樂之時,所有八千諸象眷屬,亦於其中圍遶而住,為其象王密以守護。
「復次,善住象王於其池內,恣娛樂已憇於池岸;時八千象中最上首者,先入池內取以藕牙浣滌絜淨,奉象王前而供飼之。象王食已飽滿豐足,諸象眷屬次第還入彼池沼中;各各隨意共嬉戲已,亦取藕牙滌淨而食。」
佛言:「大王!彼三十三天所有善住象王威力如是。
「復次,其後彼阿脩羅嚴整四兵,所謂象兵、馬兵、車兵、步兵;而被四種堅固甲冑,金、銀、瑠璃、頗胝迦等間錯莊嚴;執持四種鋒銳器仗,謂弓、劒、鏘、刀,從自宮出求與三十三天眾而共鬪戰。時水居龍王見是阿脩羅嚴四兵眾,被以甲冑執持利器出阿脩羅宮求天鬪戰;龍王見已亦整四兵被以甲冑,金、銀、瑠璃、頗胝迦等四寶莊嚴,執持器仗,與阿脩羅而共鬪戰。若龍王得勝、阿脩羅眾退敗之時,其阿脩羅即入自宮;若阿脩羅得勝、龍王退敗之時,是即三十三天第一守護者兵力破散,乃從大海奔詣須彌山王第一層級,彼有堅首天王止住其間。
「爾時,堅首天王乃與水居龍王,合集同力而共戰彼阿脩羅眾。若二守護者得勝、阿脩羅眾退敗之時,即入自宮;若阿脩羅得勝、彼二守護者退敗之時,是即三十三天二守護者兵力破散,乃從須彌山王第一層級詣第二層,彼有持鬘天王止住其間。
佛說頂生王因緣經卷第五
  • 分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