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生王因緣經

宋 施護等譯6卷CBETA T0165大于一万字 4 h 白话文由 GPT-4 翻译
佛說頂生王因緣經卷第一
西天譯經三藏朝奉大夫試光祿卿傳法大師賜紫沙門臣施護等奉 詔譯
佛世尊一時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,時憍薩羅國主勝軍大王來詣佛所,到已頭面禮世尊足,退坐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!世尊往昔為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,云何行施作諸福行?」
佛陀有一次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,那时候憍萨罗国的国王胜军大王来到佛陀的地方,他来到后向佛陀鞠躬并亲吻他的脚,然后退到一边坐下,对佛陀说:“世尊,当您以前为了追求无上正等正觉的时候,您是怎么行施,做各种善事的?”
佛言:「大王!且止過去久遠劫事,我念於此賢劫之中,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修布施行,其事因緣,汝當諦聽,極善作意,今為汝說。大王!此劫初時人壽無量歲,爾時有王名布沙陀,其王頂上忽爾肉生如皰,而軟如兜羅緜,又如細[疊*毛],亦無痛惱。
佛陀说:“大王,请暂时不要谈论过去遥远的事情。我现在要回忆这个贤劫中,我寻求无上正等正觉时修行布施的事情。这件事的因缘你要仔细听,要非常认真地思考,我现在就告诉你。大王,这个劫初时,人的寿命是无量岁。那时有一个王,名叫布沙陀,这位王的头顶上突然长出一块肉,像水泡一样,而且很软,像兜罗绵那样细软,也没有疼痛。
彼成熟已自然開裂,生一童子,最上色相端正可觀,身如金色,頭有旋文猶如妙蓋,雙臂長,額廣平正,眉復延袤,鼻高脩直,身分上下皆悉具足,有三十二大丈夫相莊嚴其身。童子生已乃入宮中,王有六萬宮女眷屬,見此童子乳自盈流,各作是言:『我養太子。』由是立名,呼為我養。或有說言:『今此太子從頂上生,應名頂生。』由是乃有呼頂生者,或號我養者。
这块肉成熟后自然裂开,里面生出一个小孩,这个小孩的容貌非常端正,身体呈金色,头上有螺旋纹路,像是美丽的覆盖物,双臂修长,额头宽阔平整,眉毛长而平直,鼻子高挺直,身体上下都非常完美,具有三十二种大丈夫的好相,使他的身体显得非常庄严。这个小孩出生后就被带进了宫中,王有六万宫女,她们看到这个小孩后乳汁自然流出,都说:“我来养这个太子。”因此,他被命名为‘我养’。也有人说:“这个太子是从头顶生出来的,应该叫做‘顶生’。”因此,也有人称他为‘顶生’,或者叫‘我养’。
「時頂生太子在童子位,嬉戲娛樂經六帝釋滅;在太子位,復經六帝釋滅。太子一時,出於王宮,人民肆里次第遊觀。乃至後時,布沙陀王而忽寢疾,侍臣奉以華菓根苗藥餌治療,雖復勤力疾無瘳損。其王即勅諸臣佐言:『汝等速為太子授王灌頂。』臣佐受命,即遣使人詣太子所,謂太子言:『父王寢疾,拯療無損,呼命太子,今可速來授王灌頂。』使屆中途王身已謝。是時臣佐復遣使人接踵而進謂太子言:『父王已逝,太子速來授王灌頂。』時頂生太子即自惟忖:『父王已逝,奔往何及?』
那时候,顶生太子还是个孩子,他在这个阶段经历了六位天帝的更替;当他长大成为太子时,又经历了六位天帝的更替。有一次,太子离开王宫,人们在四里之内都来参观游玩。后来,布沙陀王突然生病,侍臣们用各种花果根苗药物治疗他,但是尽管他们努力治疗,病情并没有好转。于是,国王命令他的臣子们说:“你们快去给太子进行王位的灌顶仪式。”臣子们接受了命令,立刻派人去找太子,告诉他:“你的父王病得很重,治疗无效,他召唤你,你现在应该来进行王位的灌顶仪式。”但是使者在路上的时候,国王就去世了。那时,臣子们又派人去找太子,告诉他:“你的父王已经去世,你应该快来进行王位的灌顶仪式。”那时候,顶生太子自己想:“父王已经去世,我急忙赶去还有什么用?”
「時諸臣佐眾議,一人近侍大臣詣太子所,白言:『太子!願速來此,授王灌頂。』太子答言:『若我應統正法王位,彼當來此,為我灌頂。』近臣復言:『太子!授灌頂者,多有法儀,謂應施設寶師子座、繒葢、寶冠,是等所須,此何能備禮法?又合於王城中作灌頂事,是故太子宜往宮中,授王灌頂。』太子答言:『若我應統正法王位,一切所須今應自至。』時頂生太子有一導翼夜叉神名禰舞迦,即運神力追師子座、繒蓋、寶冠一切所須,乃至城邑聚落,皆悉置於太子之前;一切覩者,怪未曾有。
那时候,所有的大臣们在一起商议,有一个侍卫大臣去找太子,告诉他:“太子,希望你能尽快过来,接受国王的加冕。”太子回答说:“如果我应该继承正法王位,那么他应该来这里,给我加冕。”侍卫又说:“太子,加冕的过程中,有很多的仪式,比如需要准备宝石狮子座、丝绸、宝冠等等,这些都需要准备好,你怎么可能准备得这么周全?而且,加冕的仪式应该在王城中进行,所以你应该去宫中接受国王的加冕。”太子回答说:“如果我应该继承正法王位,那么所有需要的东西现在应该自己来到我这里。”那时候,太子的一位名叫禰舞迦的夜叉神导师,立刻运用神力,把狮子座、丝绸、宝冠等所有需要的东西,甚至城市和村庄,都放在太子的面前;所有看到这一切的人,都感到非常惊奇,因为这是前所未有的。
「然後臣佐、人民及勝力兵眾等持妙繒帛,依灌頂法,欲為太子授其灌頂,作是白言:『大子!應授灌頂。』時太子言:『我今何用人間繒帛,為灌頂法繫於我頂;若我應統正法王位,必有天妙繒帛而為繫頂,乃至其後自然天降殊妙繒帛,為灌頂事統輪王位。』即有七寶隨時出現,所謂輪寶、象寶、馬寶、摩尼珠寶、玉女寶、主藏神寶、主兵神寶,如是七寶,皆悉具足;及有千子最上色相勇猛無畏能伏他軍。
后来,臣佐、人民以及强大的军队等人拿着精美的丝绸,按照灌顶的仪式,想要给太子进行灌顶,他们说:“太子,应该给你灌顶。”那时,太子说:“我现在用的是人间的丝绸,用来在我的头上进行灌顶;如果我应该继承正法王位,必然会有天上的精美丝绸用来在我的头上进行灌顶,甚至以后自然会有天上降下的特别精美的丝绸,用来在我头上进行灌顶,以继承轮转王位。”随后,七种宝物随时出现,这些宝物包括轮宝、象宝、马宝、摩尼珠宝、玉女宝、主藏神宝、主兵神宝,这七种宝物都齐全;还有千子,他们都有最上的色相,勇猛无畏,能够制服其他军队。
「彼時有城亦號廣嚴,城中周匝皆有稠密樹林,人所愛樂。於其林中,有五百仙人棲止,脩習五神通定。是時林間多諸飛鳥鷺[斯/鳥]等類,鳴噪喧煩妨所脩定。
中一仙人名曰醜面,生恚怒心,即以呪句呪鷺[斯/鳥]群悉折其羽。是時折羽鷺[斯/鳥]循地徐進,咸詣頂生王門。
王方出行,適觀門左,乃問近臣言:『何故此鷺[斯/鳥]群咸聚門側?』近臣答言:『天子!群鳥棲林噪驚禪定,仙人恚怒呪折其羽,循地而來聚於王門。』王言:『此等仙人何故於眾生中心無悲愍,今宜勅遣彼等仙眾速離我境。』臣佐奉命,於仙人所具宣王勅。時諸仙眾即起是念:『今此大王統四大洲最極自在,我宜從命,往須彌山側棲止林間。』
「爾時,頂生王漸次思惟觀察稱量人間所宜種種事業,隨所思惟觀察稱量已,各各發起人間所有種類事業。其王出行初見人間耕植田里,見已乃問諸侍臣言:『此人所作名為何等?』臣白王言:『天子!此人耕耨其田、植諸種子,隨所滋長而為活命。』王言:『我為聖王,何假人間耕植滋養,自有天中種子生成。』彼頂生王纔言念時,有二十七類種子自天而降。其王即問諸人眾言:『此由何人福力所致?』人眾答言:『此由天子福力亦兼我等。』
那时候,顶生王逐渐思考并观察衡量人间应该做的各种事业,根据他的思考和观察,他开始启动人间的各种事业。当这位国王出行时,他首次看到人们在田里耕作,看到后他就问他的侍臣们:“这个人在做什么?”侍臣回答国王说:“天子,这个人正在耕田,种植各种种子,随着它们的生长来维持生活。”国王说:“我是圣王,为什么要依赖人间的耕作和养育,我有天上的种子生成。”顶生王刚说完这话,就有二十七种种子从天上降下来。国王立刻问人们:“这是由谁的福力所致?”人们回答说:“这是由天子的福力,也包括我们的。”
「復次,彼王漸行,又見農人種蒔[疊*毛]衣種子,見已乃問諸近臣言:『此人所作名為何等?』
臣白王言:『天子!此人種蒔[疊*毛]華樹種,結實取綿可成[疊*毛]衣。』
王言:『我為聖王,何假人間植[疊*毛]衣種,自有天中妙[疊*毛]種子。』
纔言念時,妙[疊*毛]衣種自天而降。其王即問諸人眾言:『此由何人福力所致?』人眾答言:『此由天子福力亦兼我等。』
「復次,彼王漸行,又見農人紡[疊*毛]衣線,見已乃問諸近臣言:『此人所作名為何等?』臣白王言:『天子!此人取綿紡線將成[疊*毛]段。』
王言:『我為聖王,何假人間如是造作,自有天中妙[疊*毛]所用。』纔言念時,妙[疊*毛]衣緣自天而降。其王即問諸人眾言:『此由何人福力所致?』諸人眾言:『此由天子福力亦兼我等。』
「復次,彼王漸行,又見農人次第織[疊*毛]衣段,見已乃問諸近臣言:『此人所作名為何等?』臣白王言:『天子!此人布設機杼織[疊*毛]衣段。』
王言:『我為聖王,何假人間[疊*毛]衣被身,自有天中妙[疊*毛]衣飾。』
纔言念時,上妙[疊*毛]衣自天而降。其王即問諸人眾言:『此由何人福力所致?』諸人眾言:『此由天子福力亦兼我等。』
「爾時,頂生王見是事已,乃起思念:『我之福力,今於此間未能顯發。我已統治須彌山南外大海中此贍部洲,其內廣闊外如車形,人民熾盛安隱豐樂;又復國土城邑嚴麗,所居人眾妙色可觀。我有七寶:所謂輪寶、象寶、馬寶、摩尼珠寶、玉女寶、主藏神寶、主兵神寶,如是七寶皆悉具足。及有千子最上色相,勇猛無畏能伏他軍,若我有勝力者快哉。今時願我宮中雨金錢七日,乃至不使一錢墮於宮外。』王纔念時,即於宮中天雨金錢數滿七日,無一金錢墮於宮外;隨其所作善根福力,神通威德自受福果。其王即問諸人眾言:『此由何人福力所致?』諸人眾言:『天子福力。』王言:『如汝向說兼汝等力,何故今時天不雨金滿贍部洲,使一切人民隨所欲者,悉能取之,故知汝等宿因微尠。』
佛言:「大王!彼頂生王正法治世,又經六帝釋滅。
「復次,頂生王謂導翼夜叉神禰舞迦言:『何處別有大洲為我所統?』禰舞迦答言:『天子!須彌山東外大海中,彼有大洲名曰勝身,其內廣闊外如半月,人民熾盛安隱豐樂;又復國土城邑嚴麗,所居人眾妙色可觀,王應往彼隨宜化導。』
「時頂生王即自思惟:『我已統治此贍部洲,及有七寶千子圍繞宮中,又雨金錢七日。我又復聞,須彌山東外大海中有勝身洲,我今往彼而為化導。』王纔念時,舉身空中,與十八俱胝勝力兵眾,及千子圍繞七寶導從,剎那即到東勝身洲。大王!彼頂生王於其洲中,治化人民多百千歲,隨彼眾生各各所作福行善力,神通威德自受福果,如是又經六帝釋滅。
「復次,頂生王謂導翼夜叉神禰舞迦言:『何處別有大洲為我所統?』禰舞迦答言:『天子!須彌山西外大海中,彼有大洲名曰牛貨,內外周遍其相圓滿,人民熾盛安隱豐樂;又復國土城邑嚴麗,所居人眾妙色可觀,王應往彼隨宜化導。』
「時頂生王即自思惟:『我已統治彼贍部洲,七寶千子及雨金錢;我復至此東勝身洲,治化人民多百千歲。今又復聞,須彌山西外大海中有牛貨洲,我今往彼而為化導。』王纔念時,舉身空中,與十八俱胝勝力兵眾,及千子圍繞七寶導從,剎那即到西牛貨洲。大王!彼頂生王於其洲中,治化人民多百千歲,隨彼眾生各各所作福行善力,神通威德自受福果,如是又經六帝釋滅。
「復次,頂生王謂導翼夜叉神禰舞迦言:『何處別有大洲為我所統?』禰舞迦答言:『天子!須彌山北外大海中,彼有大洲名曰俱盧,內外周遍其相四方,人民熾盛安隱豐樂;又復國土城邑嚴麗,所居人眾妙色可觀;又彼洲人,無我繫著無所攝屬,王應往彼隨宜化導。』
「時頂生王即自思惟:『我已統治彼贍部洲,七寶千子及雨金錢;又往東勝身洲;而復至此西牛貨洲,治化人民多百千歲。今又復聞,須彌山北外大海中有俱盧洲,我今往彼而為化導。』王纔念時,舉身空中,與十八俱胝勝力兵眾,及千子圍繞七寶導從,往詣北俱盧洲,剎那即到須彌山側。其王遙見彼地白色,見已即問夜叉神禰舞迦言:『今此方處何故地白?』禰舞迦答言:『天子!此是北俱盧洲人所食香稻,其狀白色香味具足,不假耕植自然而生,稻長四指無芒無秕,清淨潔白依時成熟;彼洲人民不施其力取以食之,王今往彼亦取香稻而為其食。』時王聞已謂臣佐言:『汝等見此地白色不?』臣白王言:『唯然已見。』王言:『此是北俱盧洲人所食香稻,其狀白色香味具足,不假耕植自然而生,稻長四指無芒無秕,清淨潔白依時成熟,彼洲人民不施其力取以食之,汝等往彼亦取香稻而為其食。』
「時頂生王又於須彌山北,遙見眾莊嚴樹圓無缺減殊妙可觀,即問禰舞迦言:『此是何等眾莊嚴樹?』禰舞迦答言:『天子!此是北俱盧洲人民所有四種劫波衣樹,謂青、黃、赤、白,其樹所出四色妙衣,彼洲人民若男若女須其衣者,纔起心時,即彼樹枝自然低垂,恣其所取。王今往彼亦被其衣。』
「時王聞已,謂臣佐言:『汝等見此眾莊嚴樹,圓無缺減不?』臣白王言:『唯然已見。』王言:『此是北俱盧洲人民所有四種劫波衣樹,謂青、黃、赤、白,其樹所出四色妙衣,彼洲人民若男若女思其衣者,纔起心時,即彼樹枝自然低垂,恣其所取。汝等往彼亦被其衣。』
「大王!彼頂生王於北俱盧洲治化人民多百千歲,隨彼眾生各各所作福行善力,神通威德自受福果,如是又經六帝釋滅。
「復次,頂生王謂導翼夜叉神禰舞迦言:『別有方處為我統不?』禰舞迦答言:『天子!無別方處為王所統。有三十三天,長壽色相多諸快樂,高廣樓閣久固安居。快哉,天子!宜往觀矚。』
「時頂生王即自思惟:『我已統治彼贍部洲,七寶千子及雨金錢;又往東勝身洲、西牛貨洲;今又至此北俱盧洲。復聞有彼三十三天,長壽色相多諸快樂,高廣樓閣久固安居,我今宜應往彼觀矚。』王纔念時,舉身空中,與十八俱胝勝力兵眾,及千子圍繞七寶導從,往須彌山外七重金山。其王初至儞民達囉山,其山嚴麗殊妙可觀,純金所成。彼有四大王天,諸天子眾往復其間。王以勝力兵眾於彼化導,又經六帝釋滅。
「次至尾那[惺-生+土]計山,其山嚴麗殊妙可觀,純金所成,彼有四大王天,諸天子眾往復其間。王以勝力兵眾於彼化導,又經六帝釋滅。
「次至馬耳山,其山嚴麗殊妙可觀,純金所成,彼有四大王天,諸天子眾往復其間。王以勝力兵眾於彼化導,又經六帝釋滅。
「次至善見山,其山嚴麗殊妙可觀,純金所成,彼有四大王天,諸天子眾往復其間。王以勝力兵眾於彼化導,又經六帝釋滅。
「次至佉禰囉迦山,其山嚴麗殊妙可觀,純金所成,彼有四大王天,諸天子眾往復其間。王以勝力兵眾於彼化導,又經六帝釋滅。
「次至持軸山,其山嚴麗殊妙可觀,純金所成,彼有四大王天,諸天子眾往復其間。王以勝力兵眾於彼化導,又經六帝釋滅。
佛說頂生王因緣經卷第一
  • 分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