菩薩本生鬘論

宋 紹德慧詢等譯16卷CBETA T0160大于一万字 14 h 白话文由 GPT-4 翻译
菩薩本生鬘論卷第一
聖勇菩薩等造
宋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同譯經梵才大師紹德慧詢等奉 詔譯
稽首一切智, 妙湛圓融德;
聖支分相貌, 無作同真際。
我意靜無諍, 忘稱讚布施;
以四大為本, 白淨生無變。
往昔於人中, 常修寂靜行;
以拘蘇摩華, 合掌而奉散。
遠離諸罪惡, 解脫諸煩惱;
為人天愛敬, 演說無上道。
由意寂靜故, 獲得清淨法;
世間相常住, 無盡無修作。
彼世間眾生, 聞相應功德;
起決定信解, 住如來密藏。
息連動遷變, 滅虛妄顛倒;
彼勝智功能, 如燈常遍照。
是諸有情類, 自性本無垢;
依止佛世尊, 樂修真淨業。
謂聞三寶名, 及師長教誨;
隨順善行學, 蠲除我慢意。
往昔調御師, 勤修菩薩道;
依布施、愛語, 及利行、同事,
攝取於勝慧, 脫染污縈縛。
利樂於有情, 增長諸白法;
由施力圓滿, 生梵天種族。
唯增上淨業, 而為其根本;
若起於我慢, 及無勝慧力,
於自種類中, 而生多慢類,
於百千萬種, 離生之喜樂;
由顛倒取故, 彼則不能證。
又彼寂靜處, 福德最殊勝;
具廣大色相, 非小因所得。
唯捨家出家, 彼菩提薩埵,
具足大智慧, 能堪任荷負。
彼於過去世, 久修六度行;
已斷除障染, 為出離後邊。
具廣大慈心, 憐愍眾生類;
彼自性真實, 無別染污因。
是時天帝釋, 觀察於世間,
來驗彼人行, 其心無傾動,
而作如是言: 「今此善男子,
出現於世間, 最為殊勝者;
於遷變無常, 心安固若是;
以淨妙飲食, 伸供養恭敬,
諸天及世人, 咸皆獲善利。」
憶念修淨因, 契無相真智,
如是修行者, 能治煩惱病;
住清淨學處, 質直而無偽,
觀察勝義諦, 離染無修作,
啟方便慈門, 施平等安樂,
發生於勝解, 無邪命希求,
棄背諸有為, 直躋於實際,
成就清淨道, 相應諸功德;
於雜染因緣, 畢竟皆除斷。
常崇奉恭信, 如來祕密藏,
離妄執分別, 息除於恚惱;
隨順勝種族, 而生於染習,
如影隨其形, 如母生於子;
菩薩悲願力, 愍恤諸群生,
勇猛捐自身, 不生憂苦想。
我今以微善, 歸命伸稱讚;
願眾聖冥加, 祈悉地成就。
投身飼虎緣起第一
爾時世尊將諸大眾,詣般遮羅大聚落所,至一林中,謂阿難曰:「汝於此間為我敷座。」佛坐其上,語諸比丘:「汝等欲見我往昔時修行苦行舍利已不?」白言:「願見。」
于時世尊以手按地,六種震動,有七寶塔涌現其前,世尊即起作禮右旋。「阿難!汝可開此塔戶。」見七寶函珍奇間飾。「阿難!汝可復開此函。」見有舍利白如珂雪。「汝可持此大士骨來。」
世尊受已,令眾諦觀而說頌曰:
「菩薩勝功德, 勤修六度行;
勇猛求菩提, 大捨心無倦。
「汝等比丘咸伸禮敬,此之舍利乃是無量戒、定、慧香之所熏修。」
時會作禮歎未曾有。時阿難陀白言:「世尊!如來大師出過三界,以何因緣禮此身骨?」
佛言:「阿難!我因此故得至成佛,為報往恩故茲致禮。今為汝等斷除疑惑說昔因緣,志心諦聽。阿難!乃往過去無量世時,有一國王名曰大車,王有三子:摩訶波羅,摩訶提婆,摩訶薩埵。是時大王縱賞山谷,三子皆從,至大竹林於中憩息。次復前行見有一虎,產生七子已經七日。第一王子作如是言:『七子圍繞無暇尋食,飢渴所逼必噉其子。』第二王子聞是說已:『哀哉此虎將死不久,我有何能而濟彼命?』第三王子作是思念:『我今此身於百千生虛棄敗壞曾無少益,云何今日而不能捨?』
「時諸王子作是議已,徘徊久之俱捨而去。薩埵王子便作是念:『當使我身成大善業,於生死海作大舟航。若捨此者,則棄無量癰疽惡疾百千怖畏,是身唯有便利不淨,筋骨連持,甚可厭患;是故我今應當棄捨,以求無上究竟涅槃,永離憂悲無常苦惱,百福莊嚴,成一切智,施諸眾生無量法樂。』是時王子興大勇猛,以悲願力增益其心,慮彼二兄共為留難,請先還宮,我當後至。
「爾時王子摩訶薩埵,遽入竹林,至其虎所,脫去衣服,置竹枝上,於彼虎前,委身而臥;菩薩慈忍,虎無能為。即上高山,投身於地,虎今羸弱,不能食我,即以乾竹,刺頸出血。于時大地六種震動,如風激水,涌沒不安,日無精明,如羅睺障,天雨眾華及妙香末,繽紛亂墜遍滿林中,虛空諸天咸共稱讚。是時餓虎即舐頸血噉肉皆盡,唯留餘骨。
「時二王子生大愁苦,共至虎所不能自持,投身骨上久乃得穌,悲泣懊惱漸捨而去。時王夫人寢高樓上,忽於夢中見不祥事:兩乳被割,牙齒墮落,得三鴿鶵,一為鷹奪。夫人遂覺兩乳流出。時有侍女聞外人言:『求覓王子今猶未得。』即入宮中白夫人知。聞已憂惱悲淚盈目,即至王所白言:『大王!失我最小所愛之子。』王聞是已悲哽而言:『苦哉!今日失我愛子。』慰喻夫人:『汝勿憂慼,吾今集諸大臣人民,即共出城分散尋覓。』
「未久之頃,有一大臣,前白王言:『聞王子在,其最小者,今猶未見。』次第二臣來至王所,懊惱啼泣,即以王子捨身之事具白王知。王及夫人悲不自勝,共至菩薩捨身之地,見其遺骨隨處交橫,悶絕投地都無所知,以水遍灑而得惺悟。是時夫人頭髮蓬亂宛轉于地,如魚處陸,若牛失犢,及王二子悲哀號哭,共收菩薩遺身舍利,為作供養置寶塔中。
「阿難當知!此即是彼薩埵舍利。我於爾時,雖具煩惱、貪、瞋、癡等,能於地獄、餓鬼、傍生惡趣之中,隨緣救濟令得出離;何況今時煩惱都盡無復餘習,號天人師具一切智,而不能為一一眾生於險難中代受眾苦?」
佛告阿難:「往昔王子摩訶薩埵,豈異人乎?今此會中我身是也;昔國王者,今淨飯父王是也;昔后妃者,摩耶夫人是也;昔長子者,彌勒是也;昔次子者,文殊是也;昔彼虎者,今姨母是也;七虎子者,大目乾連、舍利弗、五比丘是也。」
爾時世尊說是往昔因緣之時,無量阿僧祇人天大眾,皆悉悲喜,同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先所涌出七寶妙塔,佛攝神力忽然不現。
尸毘王救鴿命緣起第二
佛告諸比丘:「我念往昔無量阿僧祇劫,閻浮提中有大國王,名曰尸毘,所都之城號提婆底,地唯沃壤人多豐樂,統領八萬四千小國,后妃采女其數二萬,太子五百,臣佐一萬。王蘊慈行仁恕和平,愛念庶民猶如赤子。是時三十三天帝釋天主,五衰相貌慮將退墮。彼有近臣毘首天子,見是事已白天主言:『何故尊儀忽有愁色?』帝釋謂言:『吾將逝矣,思念世間佛法已滅,諸大菩薩不復出現,我心不知何所歸趣?』時毘首天復白天主:『今閻浮提有尸毘王,志固精進樂求佛道,當往歸投必脫是難。』天帝聞已,『審為實不?若是菩薩今當試之。』乃遣毘首變為一鴿,我化作鷹,逐至王所,求彼救護可驗其誠。毘首白言:『今於菩薩正應供養,不宜加苦,無以難事而逼惱也。』
「時天帝釋而說偈曰:
「『我本非惡意, 如火試真金;
以此驗菩薩, 知為真實不?』
「說是偈已,毘首天子,化為一鴿,帝釋作鷹,急逐於後,將為搏取;鴿甚惶怖,飛王腋下求藏避處。鷹立王前,乃作人語:『今此鴿者是我之食,我甚饑急,願王見還。』王曰:『吾本誓願當度一切,鴿來依投終不與汝。』鷹言:『大王今者愛念一切,若斷我食,命亦不濟。』王曰:『若與餘肉汝能食不?』鷹言:『唯新血肉我乃食之。』王自念言:『害一救一於理不然,唯以我身可能代彼,其餘有命皆自保存。』即取利刀自割股肉,持肉與鷹貿此鴿命。鷹言:『王為施主,今以身肉,代於鴿者可稱令足。』
王敕取稱,兩頭施盤,挂鉤中央,使其均等;鴿之與肉,各置一處,股肉割盡鴿身尚低,以至臂脇身肉都無,比其鴿形輕猶未等。王自舉身,欲上稱槃,力不相接失足墮地,悶絕無覺,良久乃穌。以勇猛力自責其心:『曠大劫來我為身累,循環六趣備縈萬苦,未甞為福利及有情,今正是時何懈怠耶?』爾時大王,作是念已,自強起立置身盤上,心生喜足,得未曾有。
「是時大地六種震動,諸天宮殿皆悉傾搖,色界諸天住空稱讚,見此菩薩難行苦行,各各悲感淚下如雨,復雨天華而伸供養。時天帝等復還本形,住立王前作如是說:『王修苦行功德難量,為希輪王釋梵之位,於三界中欲何所作?』王即答曰:『我所願者,不須世間尊榮之報,以此善根誓求佛道。』天帝復言:『王今此身痛徹骨髓,寧有悔不?』王曰:『弗也!』『我觀汝身甚大艱苦,自云無悔,以何表明?』王乃誓曰:『我從舉心迄至于此,無有少悔如毛髮許。若我所求決定成佛真實不虛得如願者,令吾肢體即當平復。』作此誓已頃得如故。諸天世人讚言希有,歡喜踊躍不能自勝。
佛告大眾:「往昔之時尸毘王者,豈異人乎?我身是也。」時彼眾會聞是語已,異口同音咸伸勸請:「昔者世尊救度眾行,不惜軀命為求大法,法海已滿,法幢已建,法鼓已擊,法炬已然,機熟緣和正得其所,云何捨離一切眾生欲入涅槃而不說法?」時梵天王稱讚如來,為求法故嘗捨千頭。
佛受請已,即時往趣波羅奈國鹿野苑中三轉法輪同觀四諦,三寶於是出現世間。
如來分衛緣起第三
爾時世尊在摩竭國竹林精舍重閣講堂,與阿難陀著衣持鉢入城乞食。見有衰老夫婦二人,兩目失明加復貧悴,唯有一子年始七歲,常出乞丐以贍其親;或得新好果蓏飲食,先奉父母,有得硬澁殘觸之物,而自食之。是時阿難念此小兒,雖在幼年而行篤孝,勤意朝夕不失所須。佛分衛訖還歸精舍,食畢洗足敷座而坐,為諸大眾將演經法。阿難叉手前白佛言:「適侍世尊入城分衛,見一小兒將盲父母,往來求乞承順孝養,日以為常甚為難得。」
佛言:「阿難!匪惟在家及出家者,皆以孝行而為其先,計其功德不可稱量。所以者何?憶念過去無量劫時,我為童子亦年七歲,以孝順心曾割身肉,以濟父母危急之命,從是以來承此功德,常為天帝及作人王,直至成佛皆因此福。」
阿難白佛:「願聞往因,活親之命,其事云何?」
佛言:「阿難!汝當諦聽,吾今為汝分別說之。乃往古世,此閻浮提有一大國,名得叉尸羅,時彼國王名曰提婆,有十太子各領一國,其最小者名曰善住,國界康樂人民熾盛。時彼鄰境有一惡王名曰羅睺,欲來侵掠,搆其兇黨舉師相攻。時善住王兵力不如,乃奔父國避其禍難。王有愛子其名善生,方在髫齓不忍棄遺,將婦抱兒怱遽出境,一路七日得至家邦,一路荒僻經十四程,勉力而負七日之儲,登途慞惶誤涉迂道,方行半路已絕餱糧,累日飢羸相顧殆盡。王作是念:『事迫計窮,須棄一人可存二命。』乃諭夫人携兒前進,引刃於後欲斫婦身,用活幼兒兼以自濟。善生迴顧見父舉刀,急白王言:『勿殺於母!寧割我肉以充其糧,未聞有兒食於母肉。』勤誠泣諫母命獲全。
「是時善生乃白王言:『願將身肉以救二親,若割肉時勿令頓盡,漸可取食得延數程;若命絕者肉當臭爛,必為所棄於事無成。』是時父母謂善生曰:『今為罪行非予本心,何忍舉刀親割汝肉?』於是王子先持利刀,自割身肉跪而奉之。王與夫人見是事已,悲啼懊惱久乃能食。經于數朝身肉都盡,未至他國饑急難堪;於骨節間復得少肉,齎之前途用接餘命。時善住王及彼夫人,各以善言慰喻其子,聚首哀戀捨之遂行。爾時王子而作是念:『我以身肉濟活親命,願達鄉國身安泰然,以此善根速獲菩提,濟度十方一切群品,使離眾苦證真常樂。』發是願時三千世界六種震動,欲、色諸天悉皆驚愕,即以天眼觀於世間,乃見菩薩修是孝行。是諸天子於虛空中,合掌稱讚淚墮如雨。
「時天帝釋化作虎狼,試驗菩薩,欲來吞噉。王子自念:『此諸猛獸今來食我,唯有餘骨悉皆施之,以歡喜心不生悔惱。』是時帝釋還復本形,讚王子言:『甚為希有,能以身肉濟活二親,如是孝心無能及也。汝須何願,今當說之。』『我唯志求無上佛道。』天帝復言:『我今視汝身肉都盡,疲苦難堪,得無悔恨於父母耶?』王子答言:『若我誠實心無悔恨,決定當來得成佛者,使我身肉倐然如故。』作是誓已即得平復。時天帝釋及諸天人,同聲讚言:『善哉!善哉!』」佛告阿難:「往昔之時善住王者,豈異人乎?今淨飯父王是;王夫人者,今摩耶夫人是;昔善生王子者,則我身是也。
菩薩本生鬘論卷第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