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方便佛報恩經

失譯7卷CBETA T0156大于一万字 12 h 白话文由 GPT-4 翻译
大方便佛報恩經卷第二
失譯人名在後漢錄
對治品第三
爾時世尊處在大眾,猶如日輪,光明赫弈,隱蔽眾星;喻如大龍,蟠蘭椿輪,蒨練粲爛,覩之眼眩,思之意亂,威光晃曜,色無等喻。猶螢火光,日出不現;日月雖有百千光明,方於帝釋,譬如聚墨;帝釋雖有白淨妙光,方於大梵王所有光明,猶如瓦礫方於夜光摩尼寶珠;大梵天王雖有淨妙百千光明,方於如來所有光明,亦如聚墨。何以故?如來圓光七尺,乃能遠照十方世界。其中眾生遇斯光者,盲者得見,僂者得伸,拘躄眾生即得手足,邪迷眾生得覩真言——以要言之:諸不稱意皆得如願。
那时候,佛陀在众人中,就像太阳一样,光芒四射,使所有的星星都黯然失色;他就像一条大龙,盘踞在蓝天之中,他的光芒璀璨夺目,看到他的人会眼花缭乱,思考他的人会心烦意乱,他的威光照耀四方,他的色彩无法用语言形容。就像萤火虫的光,在太阳出来后就不再显现;日月虽然有百千种光明,但在帝释天的光明面前,就像墨水一样黯淡;帝释天虽然有清澈美丽的光芒,但在大梵天王的光明面前,就像瓦砾在夜光珍珠面前一样;大梵天王虽然有清澈美丽的百千种光明,但在如来的光明面前,也像墨水一样黯淡。为什么呢?因为如来的光芒可以照亮十方世界。在这光芒中的众生,盲人可以看见,弯腰的人可以挺直,残疾的生物可以得到手脚,迷失的生物可以看到真理——简单来说,所有不如意的事都可以得到满足。
爾時會中有七十大菩薩摩訶薩,即從座起,頭面禮佛,遶百千匝,却住一面,異口同音說百千偈讚歎如來。
那时候,大会中有七十位大菩萨摩诃萨,他们从座位上站起来,向佛陀鞠躬致敬,绕着佛陀走了很多圈,然后停在一边,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出了许多诗句,赞美和歌颂如来。
其名曰:不思議菩薩、離覺音菩薩、惟念安菩薩、離垢稱菩薩、無量音菩薩、大名聞菩薩、明寶髻菩薩、堅師子菩薩、獨步逝菩薩、捨所念菩薩、及智積菩薩、意善住菩薩、無極相菩薩、慧光曜菩薩、消強意菩薩、能擁護菩薩、至誠英菩薩、蓮花界菩薩、眾諸安菩薩、聖慧業菩薩、將功勳菩薩、無思議菩薩、淨梵施菩薩、寶事業菩薩、處大花菩薩、善思惟菩薩、無限法菩薩、名聞意菩薩、已辯積菩薩、自在門菩薩、十種力菩薩、有十力菩薩、大聖愍菩薩、無所越菩薩、遊寂然菩薩、在於彼菩薩、無數天菩薩、須彌光菩薩、極重藏菩薩、因超越菩薩、而獨步菩薩、威神勝菩薩、大部界菩薩、以山護菩薩、持三世菩薩、有功勳菩薩、宣名稱菩薩、日光明菩薩、師子英菩薩、時節王菩薩、師子藏菩薩、示現有菩薩、光遠照菩薩、山師子菩薩、有取施菩薩、莫能勝菩薩、為最幢菩薩、喜悅稱菩薩、堅精進菩薩、無損減菩薩、有名稱菩薩、無恐怖菩薩、無著天菩薩、大明燈菩薩、世光曜菩薩、微妙音菩薩、執功勳菩薩、除闇暝菩薩、無等倫菩薩。
各於佛前發誓願言:「我等於世尊滅度之後,護持佛法,於十方界廣令流布,使不斷絕。何以故?我等今者覩如來不思議妙色光明——於光明中皆得聞不思議佛法,既聞法已,離於心障,累結永消,身心清淨——晃如天金,萬品斯照。我等思惟如是等功德利故,於如來所生大師想,生慈父想。常念佛恩,當報佛恩。何以故?得聞正法,不久當坐道場,轉正法輪,度脫一切眾生,皆令以得聞法故,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
爾時釋迦如來告一切大眾言:「是七十大菩薩摩訶薩,久於過去無量百千萬億微塵數阿僧祇劫中,已曾供養無量百千萬億恒河沙世界微塵數諸佛,於諸佛所常修梵行,供養諸佛,心不疲惓;以慈修身,善護佛法;不捨大悲,常於十方利益一切。若有眾生臨命終時,若聞一菩薩名,若二、若三、若四,乃至七十,稱名歸命者,命終即得往生有佛國土,蓮華化生,遠離婬欲;不處胞胎,離諸臭穢;其身清淨,有妙香氣;眾所恭敬,人所愛念。
「如我不喜死,一切三界二十五有,有形無形,四足多足,乃至蟻子,有命之屬,亦復如是。是故菩薩乃至自喪身命。終不枉奪他命。
就像我不愿意死一样,所有在三界二十五有中,有形的、无形的,四足的、多足的,甚至是蚂蚁,所有有生命的生物,都是如此。因此,菩萨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,也绝不会无理地夺取他人的生命。
「如我有錢穀、帛衣被、飲食、象馬、車乘、國城、妻子、身體、手足,供養擁護,不喜他人橫來侵害者,一切眾生亦復如是。是故菩薩,乃至自喪身命,終不於諸眾生衣財飲食,生於劫奪之心。
"就像我有钱财、粮食、丝绸衣被、食物、大象和马、车辆、城市、妻子、身体、手脚,供养和保护它们,不希望别人横行侵犯一样,所有的众生也是这样。因此,菩萨,即使牺牲自己的生命,也绝不会对众生的衣食财物,产生抢夺之心。"
「如我不喜他人欺[夌*欠],斷我妙色姉妹妻妾者,一切眾生亦復如是。是故菩薩,乃至喪身失命,於他美色不生邪念、染污之心,況行姧惡?
「如我不喜面毀、兩舌、惡口,一切眾生亦復如是。是故菩薩,乃至喪失身命,終不妄言、兩舌,鬪亂彼此。
就像我不喜欢诽谤、挑拨离间、恶言相向,所有的众生也都是这样。因此,菩萨,即使是失去生命,也绝不会说谎、挑拨离间,制造混乱和对立。
「如我不喜杖石鞭打,搒笞拷掠者,一切眾生亦復如是。是故菩薩,乃至喪失身命,終不杖石楚毒拷掠眾生。
"就像我不喜欢被棍棒、石头、鞭子打,被棒打、鞭打、拷打和折磨,所有的众生也是如此。因此,菩萨,即使失去生命,也绝不会用棍棒、石头、毒药去打、折磨众生。
「如我不喜杻械枷鏁桁械,繫閉縛勒,諸苦惱者,一切眾生亦復如是。是故菩薩,乃至喪失身命,終不枷鏁繫閉,杻械眾生。
"就像我不喜欢被锁链、枷锁、手铐束缚,被困扰痛苦,所有的众生也是如此。因此,菩萨,即使失去生命,也绝不会用锁链、枷锁去束缚众生。"
「如我不喜為人所[夌*欠],強力迫愶,威恩所逼,恃怙形勢,壓伏戢遏,不令面自炳說,自顯清白者,一切眾生亦復如是。是故菩薩,乃至喪失身命,終不非理加於眾生。
「如我為人之所供養,尊重讚歎,令我歡喜者,我亦常當布施眾生衣被、飲食、臥具、醫藥一切樂具。
「若我造作大事,若佛事、法事、僧事,智力有限,不能令其成辦,憂愁苦惱。若有智者,見我如是憂恚懊惱,不能令事得辦,便報我言:『善男子,莫憂愁也。我當供辦,稱意所須,令汝事辦。』我聞是語,心生歡喜,是故我亦當常勸化眾生利益眾生。
「如我為王賊水火,縣官所逼,若繫若閉,心生愁毒。復有智者,見我如是遇眾苦難,便往我所,善言誘喻,告言:『莫愁苦也。我當為汝求哀國王,若諸大臣,若供給財賄,若設餘方便,令汝解脫,使無衰惱。』我聞是語,心生歡喜。
「是故菩薩常當勤修技藝,多諸工能:音樂倡伎,曆數算計,呪術仙藥,服乘象馬,兜矛矟箭,出陣入陣,有大武功。我有如是眾妙技藝,一切眾人,若王大臣,不敢違逆我意。兼我復有衣財飲食、珠環釵釧、金銀琉璃、珊瑚虎珀、硨馬瑙、真珠玫瑰、摩尼寶珠、象馬輦輿、僮僕作使、宮人美女、流泉浴池、七寶臺觀,如是種種微妙無量百千。
菩薩雖有如是威武隨意,技藝百千,寶藏象馬,車乘無量,美女勝妙,臺觀、流泉、浴池,一切五欲樂具,心不貪著,而常少欲知足,好樂閑靜;山林樹下安禪靜默;雖處大眾言談語論,而心常入對治門中;雖與眾生和光塵俗,出內財產,生業息利,終不為惡,利益眾生。若有貧窮及諸苦惱,來從菩薩求索所須,菩薩隨意稱心給與。
「菩薩若見有眾生愛樂佛法,而來親近供養,承事奉侍,洗足按摩,浣濯乾曬,楊枝澡水,拂拭床敷,卷褺被枕。初夜後夜供給燈燭、前食、後食、怛鉢那食、蒲闍尼食、佉陀尼食,及諸漿飲——所謂與利師漿、馥勒奢菓漿、蒲萄漿、黑石蜜漿。如是承事,乃至一七至九十日,為欲求請菩薩,聽聞佛法。菩薩爾時雖見是人如是供給,心不歡喜。何以故?菩薩久於無量阿僧祇劫中,為求佛法故;我為一切眾生心無增減故;以慈悲心故;住平等心故,時作轉輪聖王,常以十善,導化一切眾生。
為我意故,歡喜奉行,命終之後,得生人天,受微妙五欲快樂,尊嚴豪貴,隨心適意;臥起入宮,服乘鞍馬,遊戲園苑,伎樂自娛,歡喜飲食;無常卒至,老病喪亡,家室男女愁毒懊惱,舉聲大哭,以手搥胸,或時拔髮,食飲灰土,悶絕躄地,持幡乘車,啼哭送之。殯埋既竟,室家男女手相扶持,還歸本家,愁毒悶絕,良久躃地,或時致病,或時狂癡,或時致死。於生者大損,於死者無益。
「是時轉輪聖王前後導從,案行國界,見諸眾生受斯苦惱,愍而哀傷,而作是言:『夫為王者,王領國土,攝諸眾生。雖以十善導化,果得如是微妙五欲,而不免生老病死,無常敗壞。當知我雖以正法治國,無益於物。若無益於物,云何名為大轉輪王?云何復名為大慈父?云何復名為大醫王?云何復名為大導師?夫大導師者,導以正路,示涅槃徑,使得無為,常得安樂。我等今者名不稱行。譬如有人渴乏垂命,東西馳走,求索冷水。遙見空井,心生歡喜,而作是念:「今我此身,便為更生。何以故?若不得水,命去不遠。
今見好井,必其望得,清淨冷水,濟我虛渴運急之命。」作是念已,馳犇往趣,往到井上,脫所著衣,舉著一處。入井取水而不得水,唯見毒蛇、守宮、蝮蠍百足之屬,瓦礫、荊棘及諸草穢。爾時渴人失本願故,既不得水,眾毒螫身,尋欲出井。其井朽故,陷墜嶔巖。其朽故井深一箭道,既無梯隥、繩索、杖木。雖復踴身上升,勢不能高,氣力羸惙,還墮井底,為諸毒蛇之所唼食。命未斷頃而作是言:「我若先知此井無水,尚不眼視,而況往取。今日苦毒,為井所誤。」』
「爾時轉輪聖王見諸人民,室家男女,恩愛分離,受苦惱時,而作是言:『今我身者,喻如空井,雖有井名,而無有水。現有所趣,而無所獲,喪失身命,苦惱如是。我今雖處於轉輪聖王之位,七寶具足,十善導化,正法治國。令諸眾生生人天中,受其微妙五欲快樂故,未能免生老病死,恩愛分離,怨憎和合,憂悲苦惱,更相哭泣。然是我過,非眾生咎。所以者何?以我無有出世間法利益一切眾生——雖從於我,諮受善法,望獲安樂,而實不能越於苦海。』
「爾時轉輪聖王復作是念:『我身今者,喻如無智大癡施主。』爾時施主值天大旱,七年不雨,樹木燋乾。時世飢饉,穀米勇貴,人民飢餓,互相茹食,飲血噉肉,更相殘害,枉濫無辜,或父食子,或子食父,父母兄弟,妻息男女,更相食噉。
「爾時,大施主遊行觀看,見諸眾生飢餓顦顇,羸瘦戰掉,氣力虛微,顏貌顦顇,頭髮蓬亂,形體瘦黑。於其肩上或見擔揭,純是死人所有頭手、節腕、臂肘、脊脇、肩臂、臏膊、足指,或是肝膽腸胃。時,大施主微聲問言:『汝所擔揭者是何物也?』答言:『我所擔者是死人頭手、臂肘、節腕也。』問言:『汝擔是死人臂肘節腕,何所作為?』答言:『汝不知耶?天時亢旱,時世飢饉,穀米勇貴,人民飢餓,互相食耳。我所擔者是我飲食。』
「爾時,施主聞是說已,心驚毛竪,悶絕躃地。以冷水灑面,良久乃穌。復更問言:『雖是汝食,是何人肉?』爾時餓人聞是語已,舉聲大哭,憂恚斷絕,報施主言:『不可言也。痛哉!痛哉!怪哉!怪哉!大施主!我今情實相語。我所擔者,或言是父,或言是母,或言妻子,或言兄弟,宗親骨肉。』爾時,諸飢餓人各各以情實自說因緣:『大施主!更無餘事。我等以飢餓因緣故,還相噉食耳。』
「爾時,大施主聞是語已,飲氣歎息,報眾人言:『汝等今者,更莫共相食噉肉也。若有所須,衣服飲食,種種湯藥,所須之物。却後一七,汝等大眾皆集我家,我當隨汝所須,衣被、飲食、病瘦湯藥,稱意給與。』眾人聞已,心生歡喜,歎言:『善哉!善哉!未曾有也。』
「爾時,施主還到其家,喚其夫人及其子息、僮僕、作使,一切皆集。於眾人中和顏悅色,發柔軟言,告喻妻子及諸作使:『汝等應當至心聽我所說。汝等知不?天時炎旱,時世饑儉,人民飢餓死者無數。我等居家,庫藏盈滿,穀米無量。可共及時,種於福田。』妻子聞已:『善哉!善哉!快善無量。我等身命亦隨施主,況於大藏錢財飲食耶?』
「爾時施主心生歡喜:『汝等今者,真是我無上道伴。善哉!善哉!汝等諸人,應當各各而自處分。隨所應作,隨所應為,應作者便作,應為者速為。却後一七必令成辦。』
「爾時施主一一處分已竟,即自出外處處觀看,何處當有平地寬博,安施壇施。即時安著清淨之處,除去沙鹵、株杌、荊棘。
其地清淨,安施床敷[毯-炎+登]
即時安施大眾座處已,嚴駕五百大象,負載飲食,運趣施壇。飲食如山,乳酪如池,膏油餅脯,種種餚饍,百味具足。兼有種種衣服、珠環、嚴釧、象馬、七珍,種種具足,莊嚴已竟。却後一七,明相舉時,亦於七日朝,槌鍾鳴鼓,吹大蠡貝,高聲唱言:『一切大眾!皆來集於大施主壇。』
「爾時眾人聞是唱聲,心生歡喜,如蒙賢聖。聞是語已,尋聲往趣大會施壇,隨意所取,衣被、飲食、珠環、釵釧、百種湯藥、象馬、七珍,隨所好憙,恣意選取。爾時,施主所施之物,眾人持去已盡。爾時施主心生歡喜已,即還歸家。室家妻子歡喜受樂,五欲自娛。
「却後一七,聞外人言:『先所受施衣被飲食者,皆藥發而死。』或未死者皆發是言:『怪哉!怪哉!是大施主雖有慈悲憐愍,供給所須衣被飲食,雖復當時充飢解渴,得濟身命,於後數日,藥發喪命。』時大施主憂恚懊惱,問其妻子:『汝等云何成熟飲食,使惡毒藥,令墮食中?』妻子、作使、諸僮僕等,皆言:『不爾。』『若不爾者,毒從何來?』答曰:『不審。』
「爾時施主重自撿校,即入家中,次第案行,見一井水而覆蓋頭。問諸人言:『此是何井?』家人答言:『此是施主於小兒時養三毒蛇,穿此一井,安置其中。此井是毒蛇住處,水亦是毒,飲者殺人。』施主見已,問作使言:『汝等先作食時,不取此井水用作食也?』作使答言:『飲食猥多,當時運急,汲取此水,用作飲食。』大施主言:『怪哉!怪哉!如我今者,愚癡無智,云何養此毒蛇,作此毒井?』告語妻子:『速往填塞!中三毒蛇者,為吾燒殺!』是時,作使速往除滅。
「爾時施主滅毒井已,出外觀看,見受施者,藥發而死,異口同音皆言:『坐此施主與我毒食,令我早喪身命。我若先知此食有毒者,終不噉食。』爾時施主聞是語已,心生懊惱。如彼轉輪聖王,雖復十善導化,令諸眾生得生人天,雖受如是微妙五欲,微妙快樂,猶未能免生老病死。時轉輪聖王尋發願言:『我今應當求索無上佛法、出世間法,令諸眾生讀誦翫習,遠離生死,得至涅槃。』
「爾時轉輪聖王為求佛法故,於閻浮提遍處宣令:『誰解佛法?大轉輪王欲得翫習。』處處宣令,皆云言無。到一邊小國中,有一婆羅門解知佛法。爾時使者逕往詣彼,至婆羅門所,問言:『大德解佛法耶?』答言:『解也。』
「爾時使者頭面禮足,報言:『大師!大轉輪王欲相顧命。惟願大師屈神德,往至彼轉輪王所。』時轉輪王遠出奉迎,頭面禮足,問訊起居,冒涉塗路,得無疲惓耶?即請入宮,於正殿上,敷王御座,前請大師:『願坐此座?』時婆羅門即昇妙座,結加趺坐。
「爾時大王見於大師端坐已定,供給所須,施安已竟,合掌向於婆羅門白言:『大師!解佛法耶?』時婆羅門報言:『吾解佛法。』爾時大王報言:『大師!為我解說。』婆羅門言:『王大愚也。吾學是佛法,久受勤苦,因乃得成。今者大王,云何直欲得聞?』
「爾時,大王白大師言:『欲須何物?』婆羅門言:『與我供養。』王言:『所須供養為是何物?衣被飲食耶?金銀珍寶耶?』婆羅門言:『吾不須如是供養。』王言:『若不須如是供養者,象馬車乘耶?國城妻子耶?音樂倡伎耶?』婆羅門言:『吾都不用如是供養也。若能就王身上,剜作千瘡,灌滿膏油,安施燈炷,燃以供養者,吾當為汝解說佛法。若不能者,吾欲起去。』王未答頃,尋下高座。
「爾時大王即前,抱持報言:『大師!小復留懷。今我智慧微淺,功德薄少,小頃自思惟,當奉供養。』
「爾時轉輪聖王即自思惟,而作是念:『我從無始世界已來,喪身無數,未曾為法。今我此身當歸壞敗,都無所為。今日正是其時。』仰報大師言:『所須供養者,當速辦之。』
「爾時大王即入宮中,報諸夫人:『而我今者共汝等別。』時諸夫人聞王語已,心驚毛竪,莫知所由,微聲問王:『王欲何去?』王言:『今者我身欲剜作千燈供養大師。』時諸夫人聞王語已,夗轉躃地,舉聲大哭,悶絕吐逆,良久穌息,報大王言:『天下所重莫若己身,恭敬尊重,隨時將養,懼畏不適。今者云何毀害捐棄?王是智人,而於今日,如似顛狂,鬼魅所著耶?』王言:『不也。』『若不爾者,何緣如是,作此苦惱,供養是婆羅門,何所為耶?』王報夫人:『欲求佛法,為一切眾生。』『若為一切眾生,今日云何便見孤棄?』
王報諸夫人言:『天下恩愛,皆當別離,是故吾今以身供養。欲為汝等及一切眾生,於大闇室燃大智燈,照汝生死無明黑闇,斷眾累結,生死之患,超度眾難,得至涅槃故。汝等諸人,今者云何違逆我心?』時諸夫人聞王語已,默然不對,心悲噢噎,舉聲大哭,自拔頭髮,抓摑面目,復發聲言:『我等薄相,生亡我所。』
「天王有五百太子,悉皆端正,聰明智慧,人相具足。其父愛念,喻如眼目。
「爾時大王語諸子言:『我於今日欲設供養,恐身命不濟,與汝等別。國土人民,所有王法,從大者治。』時,諸太子聞是語已,身體肢節、筋脉抽切。譬如人噎,又不能咽,復不得吐。微聲問父王言:『今日云何永棄孤背?』時諸太子前抱王頸,或捉手足,舉聲悲哭:『怪哉!怪哉!今日云何永失覆護?』
「爾時,大王諫曉諸子,即為宣說天下恩愛皆有別離。諸子答言:『雖如父王所說,心情戀慕,不能捨離。大王今日當賜一願,令諸子等持此身命,奉上大王,為王供養婆羅門師。』王言:『諸子幼稚,未有所識。未能堪辦如是供養。如我今者遠請大師,許相供養,不得違錯。夫為孝子,不違父意,汝今云何違逆我心?』時諸太子聞是語已,舉聲吼喚,驚動神祇,舉身投地,如太山崩。
「爾時大王復與諸小國王一切辭別。還至殿上,往大師所,脫身瓔珞、上妙衣服,舉著一面,端身正坐,告諸大臣諸小國王、五百太子、二萬夫人:『汝等今者,誰能為吾剜身千瘡?』夫人、太子及諸群臣,皆共同心而作是言:『我等今者,寧以利刀自剜兩目,終不能以手剜王身也。』爾時,大王心生憂惱:『而我今者單子孤露。大眾之中,乃無一人見佐助也。』
「爾時大王有一旃陀羅,其性弊惡,人所怖畏。尋聲往趣,語諸太子:『且莫憂苦也。我有方便,能令大王事不得成。若不成事,還王領國,如本不異。』諸太子聞是語已,心生歡喜。時,旃陀羅往到王前,語大王言:『大王今者何所作為,剜身千燈,供養大師?』時旃陀羅言:『欲剜身者,我能為之。』王聞是語,心生歡喜,報旃陀羅言:『汝今真是我無上道伴。』
時旃陀羅即在王前,喊[口*戒]噏張,高聲唱言:『大王當知殺人之法,斷頭截頸,割斷手足,抽筋拔肋,苦痛如是。大王今者能堪是不?』王聞是語,心懷歡喜。時旃陀羅持牛舌刀就王身上,於眴速頃遍體剜作數滿千瘡。時旃陀羅謂王意退,而反不移,投刀於地,馳走而去。
「爾時大王於身諸瘡灌滿膏油已,取上妙細[疊*毛],纏以為炷。爾時婆羅門大師見於大王作是事已,作是念言:『我今應當先為大王宣說佛法。何以故?大王今當燃身諸燈,恐命不濟。命若不濟,誰當聽法?』思惟是已,告大王言:『精進如是,難為能為,修此苦行,為聞佛法。諦聽!諦聽!善思念之!吾當為王宣說佛法。』王聞是語,心大歡喜,譬如孝子新喪父母,其子愁毒,苦不可言,父母還活,其子歡喜。王聞是語,亦復如是。
「『夫生輒死, 此滅為樂。』
「王聞法已,心生歡喜,告諸太子及諸大臣,而作是言:『諸人若於我有慈愍心者,應為我憶持是法。於諸國土,處處聚落,有人民處,城市巷陌,宣王優命:「諸人當知!大轉輪王見諸人民,一切眾生,沒於苦海,未能出惡。於諸眾生起大悲心,剜身千燈,求於半偈。諸人今當感大王大慈悲心,應當書寫此偈,讀誦翫習,思惟其義,如說修行。」』諸人聞是語已,心生歡喜,異口同音讚大王言:『善哉!善哉!大王真是大慈悲父,為諸眾生修此苦行。我等應當速往書寫。』或紙或帛,或於石上,或於樹木、瓦礫、草葉,蹊徑要路,多人行處,亦皆書寫。其見聞者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
「爾時大王即燃千燈供養大師,其明遠照十方世界,其燈光中亦出音聲說此半偈,其聞法者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其光上照乃至忉利天宮,其燈光明,悉能蔽隱諸天光明。時忉利天王見此光明遠照天宮,即作是念:『以何因緣有此光明?』即以天眼觀於世間,見是大轉輪王以大慈悲熏修其心,為一切眾生故,剜身千燈,供養大師,為度一切眾生故。『是故我等今當往於世間,勸戒佐助,令心歡喜。』即下世間,化作凡人,往詣王所,問大王言:『剜身千燈,修此苦行,為求半偈,何所作為?』報言:『善男子!我為一切眾生故,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』
「爾時化人即復釋身,光明威耀,曒然炳著。時天帝釋報大王言:『作是供養,願求天王耶?魔王、梵王耶?』是時轉輪聖王報天帝釋言:『我亦不求人天尊貴,正欲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為一切眾生故。不安者安,不解者解,未度者度,未得道者,欲令得道。』天帝釋言:『大王今者不乃愚耶?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,久受勤苦,乃可得成,汝今云何欲求無上道耶?』報天帝釋言:『假使熱鐵輪在我頂上旋,終不以此苦,退於無上道。』『汝今雖發是言,吾不信也。』
時轉輪聖王即於天王釋前,立此誓言:『我若不真實求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欺誑天王釋者,使我千瘡終無愈時。若不爾者,血當為乳,千瘡平復。』說是語時,即復如故。天王釋言:『善哉大王!真是大悲!修大悲者,如是苦行,不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得三菩提時,要先度我。』時天帝釋放大光明,遍照王身,與百千諸天俱時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
「五百大子見其父王身瘡平復,歡喜無量,即前頭面禮足,却住一面,合掌向父,異口同音俱發聲言:『未曾有也!今者父王真是大悲,愍傷一切。』王報太子:『汝等若是孝子者,當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』是諸太子聞是語已,心生歡喜,感於父王重恩分故,尋聲即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二萬夫人,百千婇女亦復如是。」
爾時眾中有七十恒河沙等眾生,皆發聲聞、辟支佛心。復有無量天人及乾闥婆、阿修羅、迦樓羅、緊那羅、摩睺羅伽、人、非人等,見聞是已,皆發道心,歡喜而去。
大方便佛報恩經發菩提心品第四
爾時會中有一大菩薩摩訶薩,名曰喜王,即從座起,偏袒右肩,右膝著地,合掌仰白如來,而作是言:「菩薩云何知恩報恩?」
佛告喜王菩薩:「善男子!諦聽!諦聽!菩薩摩訶薩知恩者,當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;報恩者,亦當教一切眾生,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若發菩提心,云何而發?菩薩因何事故,所以能發?善男子!菩薩摩訶薩初發三菩提心時,立大誓願,作如是言:『若我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,當大利益一切眾生,要當安置一切眾生大涅槃中,復當教化一切眾生,悉令具足般若波羅蜜,是則名為自利,亦名利他。』是故初發菩提心者,則得名為菩提因緣、眾生因緣、正義因緣、三十七助道法因緣,攝取一切善法根本。
是故菩薩名為大善,亦名一切眾生善根,能破一切眾生身口意等三業諸惡。一切世間所有誓願,及出世間所有誓願,無有能勝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如是誓願無勝無上。菩薩摩訶薩初發三菩提心時,有五事:一者,性;二者,行;三者,境界;四者,功德;五者,增長。菩薩若能發菩提心,則得名為菩薩摩訶薩,定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修大乘行。是故初發菩提心,即能攝取一切善法。菩薩摩訶薩發菩提心,修行漸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;若不發心,終不能得;是故發心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根本。
菩薩摩訶薩見苦眾生,心生憐愍,是故菩薩因慈悲心故,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;因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,即能習三十七品;因三十七品故,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是故發心名為根本。發菩提心故,行菩薩尸羅,是故發心名根、名因,名枝、名葉,亦名華、名果,亦名為子。菩薩發心畢竟不畢竟,畢竟者乃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終不退失;不畢竟者,有退有失。退有二種:畢竟退、不畢竟退。畢竟退者,終不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,不能推求修習其法;不畢竟退者,求菩提心,修習其法。
是菩提心有四種:一者,若善男子、若善女人,若見若聞諸佛菩薩不可思議事,爾時即生信敬之心,作是念言:『佛菩薩事不可思議。若佛菩薩不可思議事是可得者,我亦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』是故至心念於菩提,發菩提心。復有不見諸佛菩薩不思議事,以聞諸佛菩薩祕密之藏;聞已,即生信敬之心;得生信心故,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及摩訶般若,是故發菩提心。復有不見諸佛菩薩不思議事,亦不聞法,見法滅時,復作是念:『無上佛法能滅眾生無量苦惱,作大利益。惟諸佛菩薩能令佛法久住不滅。我今亦當發菩提心,令諸眾生遠離煩惱。
願我此身受大苦事,護持佛法久住於世故,發菩提心。』復有不見諸佛菩薩法滅時,唯見惡世諸眾生等,具重煩惱、貪欲、瞋恚、愚癡等;無慙、無愧、慳悋等;嫉妬、恚癡、苦惱等;不信、邪疑、懶惰等。見是事已,即作此念:『大惡世時,眾生不能修善。如是惡時,尚不能發二乘之心,何況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?我今當發菩提心,發菩提心已,乃當教一切眾生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』
爾時喜王菩薩復白佛言:「世尊!菩薩知恩,自發菩提心;菩薩報恩,教一切眾生令發菩提心者;如來世尊於生死時初發菩提心,因何事發?」
佛言:「善男子!過去久遠不可計劫生死中,時以重煩惱,起身口意業故,墮在八大地獄,所謂:阿訶訶地獄、阿婆婆地獄、阿達多地獄、銅釜大銅釜、黑石大黑石,乃至火車地獄。我於爾時,墮在火車地獄中,共兩人竝挽火車。牛頭阿傍在車上坐,緘脣切齒,張目吹火,口眼耳鼻,煙炎俱起,身體殊大,臂脚盤結,其色赤黑,手執鐵杖,隨而鞭之。我時苦痛,努力挽車,力勵前進。時我徒伴劣弱少力,劣弱在後。是時牛頭阿傍以鐵叉刺腹,鐵杖鞭背,血出沐浴,隨體而流。其人苦痛,高聲大喚,苦痛難忍,或稱父母,或稱妻子。雖作如是唱喚,無益於己。
我時見是,受大苦惱,心生哀愍,因慈心生故,發菩提心。為此眾罪人故,勸請牛頭阿傍:『此罪人者,甚可憐愍。小復加哀,垂慈憐愍。』牛頭阿傍聞已,心生瞋恚,尋以鐵叉前刺我頸,尋時命終,即得脫於火車地獄百劫中罪。我以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故,即脫火車地獄之罪。
佛告喜王:「挽火車者,今我身是。因發菩提心故,疾得成佛。是故當知,一切眾生發菩提心,其事非一:或因慈心,或因恚心;或因施心,或因慳心;或因歡喜,或因煩惱;或因恩愛別離,或因怨憎和合;或因親近善知識,或因惡友;或因見佛,或因聞法。是故當知,一切眾生發菩提心,各各不同。喜王!當知菩薩摩訶薩知恩報恩,其事如是。」
說是法時,萬八千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一切大眾中有得須陀洹乃至阿羅漢。時天龍、鬼神、人及非人,亦能發聲聞、辟支佛心,聞法歡喜,頭面作禮,右遶而去。
大方便佛報恩經卷第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