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阿含經

劉宋 求那跋陀羅譯50卷CBETA T0099大于一万字 99 h 白话文由 GPT-4 翻译
雜阿含經卷第三十一
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
(八六一)
如是我聞:
我是这样听说的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曾经有一次,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人間四百歲是兜率陀天上一日一夜,如是三十日一月,十二月一歲,兜率陀天壽四千歲。愚癡無聞凡夫於彼命終,生地獄、畜生、餓鬼中;多聞聖弟子於彼命終,不生地獄、畜生、餓鬼中。」
那时候,佛陀告诉众僧人:“在人间过去的四百年,在兜率陀天上只相当于一天一夜,这样算来,三十天就是兜率陀天的一个月,十二个月就是兜率陀天的一年,兜率陀天的寿命是四千年。那些愚昧无知、没有听闻佛法的普通人在那里死后,会投生到地狱、畜生、饿鬼的境界;而那些多闻、有智慧的圣贤弟子在那里死后,就不会投生到地狱、畜生、饿鬼的境界。”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佛陀讲完这部经书后,所有的僧侣们听了佛的教诲,都感到非常开心,并且愿意遵行。
(八六二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人間八百歲是化樂天上一日一夜,如是三十日一月,十二月一歲,化樂天壽八千歲。愚癡無聞凡夫於彼命終,生地獄、畜生、餓鬼中;多聞聖弟子於彼命終,不生地獄、畜生、餓鬼中。」
那时候,佛陀告诉众僧人:“在人间过了八百年,相当于在化乐天上过了一天一夜,如此算来,三十天就是化乐天的一个月,十二个月就是化乐天的一年,化乐天的寿命是八千年。那些愚昧无知、没有听闻佛法的普通人在那里死后,会投胎到地獄、畜生、饿鬼的境界;而那些多闻、有智慧的圣弟子在那里死后,不会投胎到地獄、畜生、饿鬼的境界。”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六三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人間千六百歲是他化自在天一日一夜,如是三十日一月,十二月一歲,他化自在天壽一萬六千歲。愚癡無聞凡夫於彼命終,生地獄、畜生、餓鬼中;多聞聖弟子於彼命終,不生地獄、畜生、餓鬼中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如佛說六經,如是異比丘問六經、佛問諸比丘六經,亦如是說。
(八六四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若比丘若行、若形、若相,離欲、惡不善法,有覺有觀,離生喜樂,初禪具足住。彼不憶念如是行、如是形、如是相,然於彼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法;作如病、如癰、如刺、如殺、無常、苦、空、非我思惟,於彼法生厭、怖畏、防護;生厭、怖畏、防護已,以甘露門而自饒益,如是寂靜,如是勝妙,所謂捨離,餘愛盡、無欲、滅盡、涅槃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六五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……如上說。差別者:「如是知、如是見已,欲有漏心解脫、有有漏心解脫、無明漏心解脫,解脫知見:『我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作,自知不受後有。』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六六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……如上說。差別者:「若不得解脫,以欲法、念法、樂法故,取中般涅槃。若不如是,或生般涅槃,若不如是,或有行般涅槃,若不如是,或無行般涅槃,若不如是,或上流般涅槃。若不如是,或復即以此欲法、念法、樂法功德生大梵天中,或生梵輔天中,或生梵身天中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六七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若比丘如是行、如是形、如是相,息有覺有觀,內淨一心,無覺無觀,定生喜樂,第二禪具足住。若不如是行、如是形、如是相憶念,而於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法思惟如病、如癰、如刺、如殺、無常、苦、空、非我;於此等法心生厭離、怖畏、防護,厭離、防護已,於甘露法界以自饒益。此則寂靜,此則勝妙,所謂捨離,一切有餘愛盡、無欲、滅盡、涅槃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六八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……如上說。差別者:「彼如是知、如是見,欲有漏心解脫、有有漏心解脫、無明漏心解脫,解脫知見:『我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作,自知不受後有。』若不解脫,而以彼法,欲法、念法、樂法取中般涅槃;若不爾者,取生般涅槃;若不爾者,取有行般涅槃;若不爾者,取無行般涅槃;若不爾者,取上流般涅槃;若不爾者,彼以欲法、念法、樂法生自性光音天;若不爾者,生無量光天;若不爾者,生少光天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六九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若比丘如是行、如是形、如是相,離貪喜,捨住正念正智,覺身樂,聖人能說能捨念樂住,第三禪具足住。若不爾者,以如是行、如是形、如是相,於受、想、行、識法思惟如病、如癰、如刺、如殺,乃至上流;若不爾者,以彼法,欲法、念法、樂生遍淨天;若不爾者,生無量淨天;若不爾者,生少淨天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七〇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若比丘如是行、如是形、如是相,離苦息樂,前憂喜已滅,不苦不樂捨,淨念一心,第四禪具足住。若不如是憶念,而於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思惟如病、如癰、如刺、如殺,乃至上流般涅槃;若不爾者,或生因性果實天,若不爾者,生福生天,若不爾者,生少福天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如四禪,如是四無色定,亦如是說。
(八七一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風雲天作是念:『我今欲以神力遊戲。』如是念時,風雲則起。如風雲天,如是焰電天、雷震天、雨天、晴天、寒天、熱天亦如是說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說如是,異比丘問佛、佛問諸比丘亦如是說。
(八七二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於夜闇中,天時小雨,電光焰照。佛告阿難:「汝可以傘蓋覆燈持出。」
尊者阿難即受教,以傘蓋覆燈,隨佛後行,至一處,世尊微笑。尊者阿難白佛言:「世尊不以無因緣而笑,不審世尊今日何因何緣而發微笑?」
佛告阿難:「如是!如是!如來不以無因緣而笑,汝今持傘蓋覆燈,隨我而行;我見梵天亦復如是持傘蓋覆燈,隨拘隣比丘後行;釋提桓因亦復持傘蓋覆燈,隨摩訶迦葉後行;袟栗帝羅色吒羅天王亦持傘蓋覆燈,隨舍利弗後行;毘樓勒迦天王亦持傘蓋覆燈,隨大目揵連後行;毘樓匐叉天王亦持傘蓋覆燈,隨摩訶拘絺羅後行;毘沙門天王亦持傘蓋覆燈,隨摩訶劫賓那後行。」
佛說此經已,尊者阿難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七三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四種善好調伏眾。何等為四?謂比丘調伏、比丘尼調伏、優婆塞調伏、優婆夷調伏,是名四眾。」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「若才辯無畏, 多聞通達法,
行法次法向, 是則為善眾。
比丘持淨戒, 比丘尼多聞,
優婆塞淨信, 優婆夷亦然,
是名為善眾。 如日光自照,
如則善好僧, 是則僧中好,
是法令僧好, 如日光自照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如調伏,如是辯、柔和、無畏、多聞、通達法、說法、法次法向、隨順法行,亦如是說。
(八七四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三種子。何等為三?有隨生子、有勝生子、有下生子、何等為隨生子?謂子父母不殺、不盜、不婬、不妄語、不飲酒,子亦隨學不殺、不盜、不婬、不妄語、不飲酒,是名隨生子。何等為勝生子?若子父母不受不殺、不盜、不婬、不妄語、不飲酒戒,子則能受不殺、不盜、不婬、不妄語、不飲酒戒,是名勝生子。云何下生子?若子父母受不殺、不盜、不婬、不妄語、不飲酒戒,子不能受不殺、不盜、不婬、不妄語、不飲酒戒,是名下生子。」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「生隨及生上, 智父之所欲,
生下非所須, 以不紹繼故,
為人法之子, 當作優婆塞。
於佛法僧寶, 勤修清淨心,
雲除月光顯, 光榮眷屬眾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如五戒,如是信、戒、施、聞、慧經,亦如是說。
(八七五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四正斷。何等為四?一者斷斷,二者律儀斷,三者隨護斷,四者修斷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七六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四正斷。何等為四?一者斷斷,二者律儀斷,三者隨護斷,四者修斷。」
爾時世尊即說偈言:
「斷斷及律儀, 隨護與修習,
如此四正斷, 諸佛之所說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七七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四正斷。何等為四?一者斷斷,二者律儀斷,三者隨護斷,四者修斷。云何為斷斷?謂比丘亦已起惡不善法斷,生欲、方便、精勤、心攝受,是為斷斷。云何律儀斷?未起惡不善法不起,生欲、方便、精勤、攝受,是名律儀斷。云何隨護斷?未起善法令起,生欲、方便、精勤攝受,是名隨護斷。云何修斷?已起善法增益修習,生欲、方便、精勤、攝受,是為修斷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七八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四正斷。何等為四?一者斷斷,二者律儀斷,三者隨護斷,四者修斷。云何為斷斷?謂比丘已起惡不善法斷,生欲、方便、精勤、心攝受,是為斷斷。云何律儀斷?未起惡不善法不起,生欲、方便、精勤、攝受,是名律儀斷。云何隨護斷?未起善法令起,生欲、方便、精勤、攝受,是名隨護斷。云何修斷?已起善法增益修習,生欲、方便、精勤、攝受,是名修斷。」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「斷斷及律儀, 隨護與修習,
如此四正斷, 諸佛之所說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七九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四正斷。何等為四?一者斷斷,二者律儀斷,三者隨護斷,四者修斷。云何斷斷?若比丘已起惡不善法斷,生欲、方便、精勤、攝受;未起惡不善法不起,生欲、方便、精勤、攝受;未生善法令起、生欲、方便、精勤、攝受;已生善法增益修習,生欲、方便、精勤、攝受,是名斷斷。云何律儀斷?若比丘善護眼根,隱密、調伏、進向;如是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根善護、隱密、調伏、進向,是名律儀斷。云何隨護斷?若比丘於彼彼真實三昧相善守護持,所謂青瘀相、脹相、膿相、壞相、食不盡相,修習守護,不令退沒,是名隨護斷。云何修斷?若比丘修四念處等,是名修斷。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「斷斷律儀斷, 隨護修習斷,
此四種正斷, 正覺之所說,
比丘勤方便, 得盡於諸漏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如四念處,如是四正斷、四如意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覺支、八道支、四道、四法句、正觀修習,亦如是說。
(八八〇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譬如有人作世間建立,彼一切皆依於地;如是比丘修習禪法,一切皆依不放逸為根本,不放逸集、不放逸生、不放逸轉,比丘不放逸者,能修四禪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八一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……如上說。差別者:「如是比丘能斷貪欲、瞋恚、愚癡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如斷貪欲、瞋恚、愚癡,如是調伏貪欲、瞋恚、愚癡;貪欲究竟,瞋恚、愚癡究竟,出要、遠離、涅槃,亦如是說。
(八八二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譬如百草藥木,皆依於地而得生長;如是種種善法,皆依不放逸為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黑沈水香是眾香之上,如是種種善法,不放逸最為其上。
「譬如堅固之香,赤栴檀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一切皆不放逸為根本。如是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水陸諸華,優鉢羅華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皆不放逸為根本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陸地生華,摩利沙華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,比丘!一切畜生跡中,象跡為上;如是一切諸善法,不放逸最為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一切畜生,師子為第一;所謂畜生主,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一切屋舍堂閣,以棟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。
「譬如一切閻浮果,唯得閻浮名者,果最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。
「如是一切俱毘陀羅樹,薩婆耶旨羅俱毘陀羅樹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諸山,以須彌山王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一切金,以閻浮提金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一切衣中,伽尸細[疊*毛]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一切色中,以白色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眾鳥,以金翅鳥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諸王,轉輪聖王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一切天王,四大天王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一切三十三天,以帝釋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焰摩天中,以宿焰摩天王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兜率陀天,以兜率陀天王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化樂天,以善化樂天王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他化自在天,以善他化自在天子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梵天,大梵王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閻浮提一切眾流皆順趣大海,其大海者最為第一;以容受故,如是一切善法皆順不放逸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一切雨渧皆歸大海,如是一切善法皆順趣不放逸海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一切薩羅,阿耨大薩羅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第一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閻浮提一切河,四大河為第一;謂恒河、新頭、搏叉、司陀,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第一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眾星光明,月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第一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諸大身眾生,羅睺羅阿修羅最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諸受五欲者,頂生王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欲界諸神力,天魔波旬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一切眾生,無足、兩足、四足、多足,色、無色,想、無想,非想、非無想,如來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所有諸法,有為、無為,離貪欲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一切諸法眾,如來眾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「譬如一切所有諸界苦行,梵行聖界為第一;如是一切善法,不放逸為其根本……」如上說,乃至涅槃。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八三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四種禪,有禪三昧善,非正受善;有禪正受善,非三昧善;有禪三昧善,亦正受善;有禪非三昧善,非正受善。
「復次,四種禪,有禪住三昧善,非住正受善;有禪住正受善,非住三昧善;有禪住三昧善,亦住正受善;有禪非住三昧善,亦非住正受善。
「復次,四種禪,有禪三昧起善,非正受起善;有禪正受起善,非三昧起善;有禪三昧起善,亦正受起善;有禪非三昧起善,亦非正受起善。
「復次,四種禪,有禪三昧時善,非正受時善;有禪正受時善,非三昧時善;有禪三昧時善,亦正受時善;有禪非三昧時善,亦非正受時善。
「復次,四種禪,有禪三昧處善,非正受處善;有禪正受處善,非三昧處善;有禪三昧處善,亦正受處善;有禪非三昧處善,亦非正受處善。
「復次,四種禪,有禪三昧迎善,非正受迎善;有禪正受迎善,非三昧迎善;有禪三昧迎善,亦正受迎善;有禪非三昧迎善,亦非正受迎善。
「復次,四種禪,有禪三昧念善,非正受念善;有禪正受念善,非三昧念善;有禪三昧念善,亦正受念善;有禪非三昧念善,亦非正受念善。
「復次,四種禪,有禪三昧念不念善,非正受念不念善;有禪正受念不念善,非三昧念不念善;有禪三昧念不念善,亦正受念不念善;有禪非三昧念不念善,亦非正受念不念善。
「復次,四種禪,有禪三昧來善,非正受來善;有禪正受來善,非三昧來善;有禪三昧來善,亦正受來善;有禪非三昧來善,亦非正受來善。
「復次,四種禪,有禪三昧惡善,非正受惡善;有禪正受惡善,非三昧惡善;有禪三昧惡善,亦正受惡善;有禪非三昧惡善,亦非正受惡善。
「復次,四種禪,有禪三昧方便善,非正受方便善;有禪正受方便善,非三昧方便善;有禪三昧方便善,亦正受方便善;有禪非三昧方便善,亦非正受方便善。
「復次,四種禪,有禪三昧止善,非正受止善;有禪正受止善,非三昧止善;有禪三昧止善,亦正受止善;有禪非三昧止善,亦非正受止善。
「復次,四種禪,有禪三昧舉善,非正受舉善;有禪正受舉善,非三昧舉善;有禪三昧舉善,亦正受舉善;有禪非三昧舉善,亦非正受舉善。
「復次,四種禪,有禪三昧捨善,非正受捨善;有禪正受捨善,非三昧捨善;有禪三昧捨善,亦正受捨善;有禪非三昧捨善,亦非正受捨善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八四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無學三明。何等為三?無學宿命智證通、無學生死智證通、無學漏盡智證通。」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「觀察知宿命, 見天惡趣生,
生死諸漏盡, 是則牟尼明。
其心得解脫, 一切諸貪愛,
三夜悉通達, 故說為三明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八五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無學三明。何等為三?謂無學宿命智證通、無學生死智證通、無學漏盡智證通。
「云何無學宿命智證通?謂聖弟子知種種宿命事,從一生至百千萬億生,乃至劫數成壞,我及眾生宿命所更如是名、如是生、如是性、如是食、如是受苦樂、如是長壽、如是久住、如是受分齊;我及眾生於此處死、餘處生,於餘處死、此處生,有如是行、如是因、如是信,受種種宿命事,皆悉了知,是名宿命智證明。
「云何生死智證明?謂聖弟子天眼淨過於人眼,見諸眾生死時、生時,善色、惡色,上色、下色,向於惡趣,隨業受生如實知;如此眾生身惡行成就、口惡行成就、意惡行成就,謗聖人,邪見受邪法因緣故,身壞命終,生惡趣泥犁中;此眾生身善行、口善行,意善行,不謗毀聖人,正見成就,身壞命終,生於善趣天人中,是名生死智證明。
「云何漏盡智證明?謂聖弟子此苦如實知,此苦集、此苦滅、此苦滅道跡如實知;彼如是知、如是見,欲有漏心解脫、有有漏心解脫、無明漏心解脫,解脫知見:『我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作,自知不受後有。』是名漏盡智證明。」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「觀察知宿命, 見天惡趣生,
生死諸漏盡, 是則牟尼明。
知心得解脫, 一切諸貪愛,
三處悉通達, 故說為三明。」
佛說是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八六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時,有異婆羅門來詣佛所,與世尊面相慰勞,慰勞已,退坐一面。而作是說:「此則婆羅門三明,此則婆羅門三明。」
爾時,世尊告婆羅門言:「云何名為婆羅門三明?」
婆羅門白佛言:「瞿曇!婆羅門父母具相,無諸瑕穢,父母七世相承,無諸譏論,世世相承,常為師長,辯才具足;誦諸經典、物類名字、萬物差品、字類分合、歷世本末,此五種記,悉皆通達,容色端正。是名,瞿曇!婆羅門三明。」
佛告婆羅門:「我不以名字言說為三明也,賢聖法間說真要實三明,謂賢聖知見,賢聖法、律真實三明。」
婆羅門白佛:「云何?瞿曇!賢聖知見,賢聖法、律所說三明?」
佛告婆羅門:「有三種無學三明。何等為三?謂無學宿命智證明、無學生死智證明、無學漏盡智證明……」如上經廣說。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「一切法無常, 持戒寂靜禪,
知一切宿命, 已生天惡趣,
得斷生漏盡, 是為牟尼通。
悉知心解脫, 一切貪恚癡,
我說是三明, 非言語所說。
「婆羅門!是為聖法、律所說三明。」
婆羅門白佛:「瞿曇!是真三明。」
爾時,婆羅門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從坐起而去。
(八八七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時,有異婆羅門來詣佛所,與世尊面相慰勞,慰勞已,退坐一面,白佛:「瞿曇!我名信。」
佛告婆羅門:「所謂信者,信增上戒、施、聞、捨、慧,是則為信,非名字是信也。」
時,婆羅門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從坐起而去。
(八八八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時,有異婆羅門來詣佛所,面相慰勞,慰勞已,退坐一面,白佛言:「瞿曇!我名增益。」
佛告婆羅門:「所謂增益者,信增益,戒、聞、捨、慧增益,是為增益,非名字為增益也。」
時,婆羅門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從坐起而去。
(八八九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時,有異婆羅門來詣佛所,問訊安否,問訊已,退坐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!我名等起。」
佛告婆羅門:「夫等起者,謂起於信,起戒、聞、捨、慧,是為等起,非名字為等起也。」
爾時,婆羅門聞佛所說,歡喜隨喜,從坐起而去。
(八九〇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當為汝說無為法,及無為道跡。諦聽,善思。云何無為法?謂貪欲永盡,瞋恚、愚癡永盡,一切煩惱永盡,是無為法。云何為無為道跡?謂八聖道分:正見、正智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、正方便、正念、正定,是名無為道跡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如無為,如是難見、不動、不屈、不死、無漏、覆蔭、洲渚、濟渡、依止、擁護、不流轉、離熾焰、離燒然、流通、清涼、微妙、安隱、無病、無所有、涅槃,亦如是說。
(八九一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譬如湖池,廣長五十由旬,深亦如是。若有士夫以一毛端渧彼湖水。云何?比丘!彼湖水為多?為士夫毛端一渧水多?」
比丘白佛:「世尊!士夫毛端尠少耳,湖水無量千萬億倍,不得為比。」
佛告比丘:「具足見真諦,正見具足。世尊弟子見真諦果,正無間等,彼於爾時已斷、已知,斷其根本,如截多羅樹頭,更不復生,所斷諸苦甚多無量,如大湖水,所餘之苦如毛端渧水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如毛端渧水,如是草籌之端渧水亦如是。
如湖池水,如是薩羅多吒伽、恒水、耶扶那、薩羅[泳-永+臾]、伊羅跋提、摩醯、大海,亦如是說。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九二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內六入處。云何為六?謂眼內入處,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內入處。於此六法觀察忍,名為信行,超昇離生,離凡夫地,未得須陀洹果,乃至未命終,要得須陀洹果。若此諸法增上觀察忍,名為法行,超昇離生,離凡夫地,未得須陀洹果,乃至未命終,要得須陀洹果。若此諸法如實正智觀察,三結已盡、已知,謂身見、戒取、疑,是名須陀洹。不墮決定惡趣,定趣三菩提,七有天人往生,究竟苦邊。此等諸法正智觀察,不起諸漏,離欲解脫,名阿羅漢。諸漏已盡,所作已作,離諸重擔,逮得己利,盡諸有結,正智心善解脫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如內六入處,如是外六入處、六識身、六觸身、六受身、六想身、六思身、六愛身、六界身、五陰,亦如上說。
(八九三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五種種子生。何等為五?謂根種子、莖種子、節種子、壞種子、種種子。此諸種子不斷、不破、不腐、不傷、不穿堅,新得地界,不得水界,彼諸種子不得生長增廣;得水界,不得地界,彼諸種子不得生長增廣;要得地界、水界,彼諸種子得生長增廣。如是業,煩惱、有、愛、見、慢、無明而生行;若有業而無煩惱、愛、見、無明者,行則滅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如行,如是識、名色、六入處、觸、受、愛、取、有、生、老死,亦如是說。
(八九四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於我世間,於世間及世間集不如是知者,我終不得於諸天、魔、梵、沙門、婆羅門及諸世間,為解脫、為出、為離,離顛倒想,亦不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以我於世間及世間集如實知故,是故我於諸天、世人、魔、梵、沙門、婆羅門及餘眾生,為得解脫、為出、為離,心離顛倒,具足住,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如是世間、世間集、世間滅,世間集、世間出,世間集、世間滅、世間味、世間患、世間出,世間集、世間滅、世間出,世間集、世間滅道跡,世間集、世間滅、世間集道跡、世間滅道跡,世間集、世間滅、世間味、世間患、世間出,世間集、世間滅、世間集道跡、世間滅道跡、世間味、世間患、世間出。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八九五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三愛。何等為三?謂欲愛、色愛、無色愛。為斷此三愛故,當求大師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如求大師,如是次師、教師、廣導師、度師、廣度師、說師、廣說師、隨說師、阿闍梨、同伴、真知識之善友、哀愍、慈悲、欲義、欲安、欲樂、欲觸、欲通、欲者、精進者、方便者、出者、堅固者、勇猛者、堪能者、攝者、常者、學者、不放逸者、修者、思惟者、憶念者、覺想者、思量者、梵行者、神力者、智者、識者、慧者、分別者、念處、正勤、根、力、覺、道、止觀、念身、正思惟求,亦如是說。
(八九六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有三有漏。何等為三?謂欲有漏、有有漏、無明有漏,為斷此三有漏故,當求大師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如求大師,如是乃至求正思惟,亦如是說。
(八九七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時,尊者羅睺羅來詣佛所,稽首禮足,退坐一面,白佛言:「世尊!云何知、云何見,我此識身及外境界一切相不憶念,於其中間盡諸有漏?」
佛告羅睺羅:「有內六入處。何等為六?謂眼入處。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入處,此等諸法,正智觀察,盡諸有漏,正智心善解脫,是名阿羅漢,盡諸有漏,所作已作,已捨重擔,逮得己利,盡諸有結,正智心得解脫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如內六入處,如是外六入處乃至五陰,亦如是說。
(八九八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若比丘於眼欲貪斷,欲貪斷者,是名眼已斷、已知,斷其根本,如截多羅樹頭,於未來世成不生法。如眼。如是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如是說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如內六入處,如是外六入處乃至五陰,亦如是說。
(八九九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若比丘眼生、住、成就顯現,苦生、病住、老死顯現;如是,乃至意亦如是說。若眼滅、息、沒,苦則滅、病則息、老死則沒;乃至意亦如是說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如內六入處,如是外六入處乃至五陰,亦如是說。
(九〇〇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若比丘於眼味著者,則生上煩惱,生上煩惱者,於諸染污心不得離欲,彼障礙亦不得斷,乃至意入處亦如是說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如內六入處,如是外六入處乃至五陰,亦如是說。
(九〇一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譬如世間所作,皆依於地而得建立,如是一切善法,皆依內六入處而得建立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如內六入處,如是外六入處乃至五陰,亦如是說。
(九〇二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若有眾生,無足、二足、四足、多足,色、無色,想、無想,非想、非非想,於一切如來最第一,乃至聖戒亦如是說。」
(九〇三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若諸世間眾生所作,彼一切皆依於地而得建立;如是一切法,有為、無為,離貪欲法最為第一……」如是廣說,乃至「聖戒亦如是說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(九〇四)
如是我聞: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若諸世間眾生,彼一切皆依於地而得建立;如是一切諸眾,如來聲聞眾最為第一……」如是廣說,乃至「聖戒。」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雜阿含經卷第三十一
  • 目录
  • 分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