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耨風經

東晉 竺曇無蘭譯1卷CBETA T0058少于一万字 29 min 白话文由 GPT-4 翻译
佛說阿耨風經
東晉西域沙門竺曇無蘭譯
聞如是:
我听到这样的话:
一時,婆伽婆在跋耆城名阿耨風。彼時,世尊從下晡起,告尊者阿難曰:「汝,阿難!來!當共至阿夷陀婆池水上,當共澡浴。」「唯然,世尊!」彼尊者阿難受世尊教。彼時,世尊與尊者阿難及隨從比丘,俱至阿夷陀婆池水上。到已在阿夷陀婆池水岸上,脫衣著水岸上,在阿夷陀婆池水澡浴已,出在水上,在水岸上抆拭去水。彼時世尊告尊者阿難:「阿難!有放逸者禘婆達兜,失其處當墮惡趣,泥犁中住一劫,難可救。汝阿難!豈不從一比丘聞此言耶?」
有一次,婆伽婆在名叫阿耨风的跋耆城。那时候,佛陀从午后醒来,对尊者阿难说:“阿难,你来!我们一起去阿夷陀婆池洗澡。”阿难回答说:“好的,佛陀!”阿难接受了佛陀的教导。那时候,佛陀和阿难以及跟随的僧人们一起来到了阿夷陀婆池。到了阿夷陀婆池后,他们在池边脱下衣服,然后在池水中洗澡,洗完后,他们在水边擦干身体。那时候,佛陀对阿难说:“阿难,有一个名叫禘婆达兜的人,因为放纵自己,失去了自己的位置,将会堕入恶趣,住在地狱中一劫,很难被救。阿难,你难道没有从一个僧人那里听说过这个吗?”
「我記禘婆達兜當墮惡趣,泥犁中住一劫,難可救。何以故?唯,世尊!豈不聞此耶?唯世尊!我從一比丘聞此言。」
“我记得禘婆達兜将会堕入恶道,停留在地狱中一劫,很难被救赎。为什么呢?只因为,世尊!你难道没有听说过这个吗?只有世尊!我是从一个比丘那里听说这个的。”
「云何,賢者阿難!世尊知禘婆達兜意之所念,所行邪偽,以餘方便知耶?而今世尊一向記,此禘婆達兜當墮惡趣,泥犁中住一劫,難可救。此阿難!所從比丘,或上尊、或年少,或下比丘少智慧,而如來有所說,彼而疑。何以故?阿難!我亦不見天及世間魔梵、沙門婆羅門、眾天及人,我如是所記墮惡趣,泥犁中住一劫,難可救,如禘婆達兜。何以故?阿難!我一向記禘婆達兜墮惡趣,泥犁中住一劫,難可救。此,阿難!我不見禘婆達兜有白法如毛髮;若見者,亦不一向記禘婆達兜墮惡趣,泥犁中住一劫,難可救。
云何,阿难!佛陀知道禘婆达兜的心思和行为是虚伪的,是通过其他的方法知道的。而现在佛陀一直记得,这个禘婆达兜将会堕入恶趣,在泥犁中住一劫,难以救度。阿难,跟随佛陀的比丘中,无论是尊贵的、年轻的,还是那些智慧较少的下位比丘,当佛陀有所宣说时,他们可能会产生疑惑。为什么呢?阿难,我也没有见过在天上或人间的魔、梵、沙门、婆罗门、众天及人中,有像我这样记得某人将堕入恶趣,在泥犁中住一劫,难以救度的,就像禘婆达兜一样。为什么呢?阿难,我一直记得禘婆达兜将堕入恶趣,在泥犁中住一劫,难以救度。阿难,我没有看到禘婆达兜有任何善行如同毛发那样细小;如果有看到,我也不会一直记得他将堕入恶趣,在泥犁中住一劫,难以救度。
是故,阿難!我不見禘婆達兜有白法如毛髮,是故我一向記禘婆達兜墮惡趣,泥犁中住一劫,難可救。猶若,阿難!離城村不遠有大廁,滿中糞,或有一人墮中,沒身不現。或有人作是念憐愍之,欲有饒益,欲拔濟彼,欲令安隱,在彼大廁上周旋視之:『此人頗有不污處如毛髮者,我持彼便拔出之。』彼在大廁上周旋視彼人,無有一處不污如毛髮者,而令彼人可拔濟之。如是,阿難!我不見禘婆達兜有一白法如毛髮者;若有者,我不一向記禘婆達兜墮惡趣,泥犁中住一劫,難可救。是故,阿難!我不見禘婆達兜有白法如一毛者,是故我一向記禘婆達兜墮惡趣,泥犁中住一劫,難可救。
因此,阿难!我没有看到禘婆达兜有任何善行如同一根毛发那么少,因此我始终记得禘婆达兜将堕入恶道,在泥犁中受苦一个劫,难以被救赎。就像,阿难!城镇附近有一个大厕所,里面满是粪便,如果有人掉进去,整个身体都看不见了。如果有人出于同情想要帮助他,想要拯救他,想要让他安全,他会在厕所周围寻找,希望找到那个人身上有一点不被污染的地方,像一根毛发那么少,他就可以抓住那部分将其拉出来。但是,他在厕所周围寻找那个人,发现没有任何一处是干净的,像一根毛发那样,可以帮助那个人脱离困境。同样的,阿难!我没有看到禘婆达兜有任何善行如同一根毛发那么少;如果有的话,我就不会始终记得他将堕入恶道,在泥犁中受苦一个劫,难以被救赎。因此,阿难!我没有看到禘婆达兜有任何善行如同一根毛发那么少,因此我始终记得他将堕入恶道,在泥犁中受苦一个劫,难以被救赎。
於是,尊者阿難眼墮淚,叉手向世尊,白世尊曰:「甚奇,唯,世尊!而今世尊一向記此禘婆達兜墮惡趣,泥犁中住一劫,難可救。」
于是,尊者阿难眼泪滚滚,双手合十向佛陀,对佛陀说:“真是奇特,唯有,世尊!现在世尊一直记着这个禘婆达兜堕入恶道,停留在地狱中一劫,难以救赎。”
「如是,阿難!如是,阿難!我一向記此禘婆達兜墮惡趣,泥犁中住一劫,難可救。汝,阿難!當從如來聽,分別大人根相,當增上於如來有信樂,意歡喜生。」
“就是这样,阿难!就是这样,阿难!我一直记得这个禘婆達兜落入恶道,停留在泥犁中一个劫,很难被救赎。你,阿难!应该从如来那里听取,了解大人的根相,应该对如来有更多的信任和喜悦,这样才能产生欢喜的心情。”
於是尊者阿難叉手向世尊,白世尊曰:「今是,世尊!時,善斷時,唯願世尊!為諸比丘說分別大人根相。從世尊聞已,此諸比丘當故。」
于是,尊者阿难双手合十向佛陀,对佛陀说:“现在是时候了,世尊!是断定时机的时候,我只希望世尊能为所有的僧人解说大人的根本特征。从世尊那里听过之后,这些僧人就应该明白了。”
「阿難!聽。當善念之,我當為說。」
“阿难,你听好。你要专心记住,我现在要开始讲解了。”
「唯然,世尊!」尊者阿難受世尊教。
世尊告曰:「此,阿難!如來知一人意之所念,此人與善法俱、不善法俱,此如來於後時知意之所念行,此人善法滅不善法生,此人善法滅得不善法,已有善根不斷絕,於此善更當得善。如是此人為至意清淨法,猶若,阿難!日欲出時,所有暗冥皆悉滅盡便得大明。於阿難意云何?彼日出已,欲至食時,所有暗冥皆悉滅,便有不明不?」
世尊告诉阿难说:“这个,阿难!如来知道一个人心中所想,这个人与善行为一起,与不善行为一起,如来在后来知道他心中所想的行为,这个人的善行为消失,不善行为出现,这个人的善行为消失后得到不善行为,已经有的善根并没有断绝,对于这个善,他还会得到更多的善。这样的人就是至心清净的法,就像,阿难!太阳即将升起的时候,所有的黑暗都会消失,然后就会得到光明。在阿难看来怎么样?当太阳升起后,到了吃饭的时候,所有的黑暗都消失了,还会有不明亮吗?”
「唯然,世尊!」
"是的,尊贵的佛陀!"
「如是,阿難!如來知一人意之所念行,此人與善法俱、不善法俱,彼如來於後時知意之所念行,此人善法滅不善法生,此人善法滅得不善法,已有善根不斷絕,當更得善法,如是此人至意清淨法。猶若,阿難!有種子,不壞不破、不腐不割,不為風所中傷,安隱在器中。彼田居士,極平治田,耕犁田已,下子著中,天隨時雨潤。於阿難意云何?寧多得種子不?」
就是这样,阿难!如来知道一个人的心意和行为,这个人可能与善行相伴,也可能与恶行相伴。如来在后来知道这个人的心意和行为,这个人的善行消失,恶行产生,这个人的善行消失而得到恶行,但他已经有了善的根基并没有断绝,他应该再次得到善行,这就是这个人达到心意清净的法则。就像,阿难!有一颗种子,不会坏,不会破,不会腐烂,不会被割断,不会被风所伤害,安静地藏在器皿中。那个农夫,非常平整地耕种田地,耕犁田地后,把种子播在中间,天空随着时间的变化而下雨滋润。阿难,你觉得呢?会不会得到更多的种子呢?
「唯然,世尊!」
「如是,阿難!如來知一人意之所念行,此人與善法俱、不善法俱,彼如來於後時知其意之所念所行,此人善法滅不善法生,此人善法滅得不善法,已有善根不斷絕,於彼善更得善,如是此人至意清淨法。如是,阿難!如來說大人根相,如是如來法法所趣等悉了知。復次,阿難!如來知一人意之所念行,此人與善法俱、不善法俱,此如來於後時知意之所念所行,此人善法滅不善法生,此人善法滅得不善法,已有善根不斷絕,一切當斷絕,如是此人有法斷絕。猶若,阿難!下晡時日欲沒,所有明皆悉滅而成闇冥。
「唯然,世尊!」
「如是,阿難!如來知一人意所念所行,此人與善法俱、不善法俱,彼如來於後時知意之所念所行,此人善法滅不善法生,此人善法滅得不善法,已有善根不斷絕,彼一切皆當斷絕,如是此人有法斷絕,猶若,阿難!有種子,不壞不破、不腐不割,不為風所中傷,安隱著器中,彼田居士極平治田、極耕犁田已,下種子著中,若天不隨時雨潤,於阿難意云何?寧多得種子不?」
「不也。唯,世尊!」
「如是,阿難!如來知一人意之所念所行,此人與善法俱,此如來於後時知意之所念所行,此人善法滅不善法生,此人善法滅得不善法,有善根不斷絕者皆當斷絕,如是此人有法斷絕。如是,阿難!如來說大人根相,如是如來法法相生等已知定。復次,阿難!如來知一人意之所念所行,我不見彼人有白法如毛髮者,此人一向滿惡不善法著結,還有苦熱之報,受生老病死,如是此人身壞死生泥梨中。
「不也。唯,世尊!」
「如是,阿難!如來知一人意之所念所行,我不見此人有善法如毛髮者,此人一向滿惡不善法著結,還有苦熱之報,受生老病死,如是此人身壞已生泥梨中。如是,阿難!如來說大人根相,如是如來法法相生等悉了知。」
於是尊者阿難叉手向世尊,白世尊曰:「唯,世尊!已得此諸三種人,更可得有三種人,不可得說可於設不可得?
「阿難!」世尊曰:「此阿難!如來或知一人意之所念所行,此人與不善法俱、善法俱,此如來於後時知彼意之所念所行,此人不善法滅善法生,此人不善法滅得善法,已有不善根不斷絕者,於此善法更當得善法,如是此人法當有滅。猶若,阿難!有火燃而燃自然而燃,或有人復著乾草木著中者,於阿難意云何?寧多火不?」
「唯然,世尊!」
「如是,阿難!如來知一人意之所念所行,此人與不善法俱、善法俱,此如來於後時知彼意之所念所行,此人不善法滅善法生,此人不善法滅得善法,有不善根不斷絕,於此不善法更當得不善,如是此人法當滅。如是,阿難!如來說大人根相,如是如來知法法相生,定悉了知。復次,阿難!如來知一人意之所念所行,此人與不善法俱、善法俱,如來於後時知彼意之所念所行,此人不善法滅善法生,此人不善法滅得善法,已有不善根不斷絕,一切皆當斷絕,如是此人至竟清淨法。
「不也。唯,世尊!」
「如是,阿難!如來知一人意之所念所行,此人與不善法俱、善法俱,此如來於後時知意之所念所行,此人不善法滅善法生,此人不善法滅得善法,已有不善根不斷絕,一切皆當斷絕,如是此人至竟清淨法。如是,阿難!如來說大人根相,如是如來法法相生,等悉了知。復次,阿難!如來知一人意之所念所行,我不見此人有黑行如毛髮者,此人一向滿善法、善行、善報,身與善處相應,如是此人現法應當般涅槃。猶若,阿難!有火滅,涼冷無熱,或有人以乾草木著中者,於阿難意云何?寧得火不?」
「不也。唯,世尊!」
「如是,阿難!如來知一人意之所念所行,我不見此人有黑行如毛髮者,此人一向滿善法行善報,如是此人現法應般涅槃。如是,阿難!如來說大人根相,如是如來法法相生,等悉了知。此,阿難!謂初三種人,彼一人有清淨法,二種人有滅法,三種人身壞墮惡趣泥犁中。謂後三種人,彼一人有滅法,二種人有清淨法,三種人見法應般涅槃。此,阿難!我已說大人根相,如世尊應為弟子慈愍有饒益,我已為汝說。今當在靜處、樹下坐處,當禪思,莫放逸,莫於後時變悔。是我所說,是我教授。」
佛如是說。彼諸比丘聞世尊所說,歡喜奉行。
佛說阿耨風經
  • 分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