漏分布經

後漢 安世高譯1卷CBETA T0057少于一万字 33 min 白话文由 GPT-4 翻译
佛說漏分布經(出《中阿含》令劫意)
後漢三藏安世高譯
聞如是:
我听到这样的话:
一時,佛在拘留國行治處名為法。時,拘留國人會在。時,佛告:「諸比丘!」比丘應:「唯然。」比丘從佛聞。佛便告如是:「比丘聽。當為說法,上起亦利、中起亦利、遍竟亦利,有利有方便,具足現意行。當為聽真,諦受為念聽說。」比丘應:「唯如是。」比丘便從佛聞。便說是:「比丘!當知漏,亦當知漏從本有,亦當知從漏受殃,亦當知漏分布,亦當知漏盡,亦當知受何行令漏畢。
有一次,佛陀在拘留国进行教化,当时拘留国的人们都聚集在那里。那时,佛陀对众比丘说:“各位比丘!”比丘们回答说:“是的。”比丘们从佛陀那里听教。佛陀接着这样说:“比丘们,听好了。我要讲述的法,无论是初学者、中级学者还是高级学者都能从中受益,这是有利的,也是方便的,能够完全符合实际行为。你们应该认真听,真实地接受并记住我所说的。”比丘们回答说:“我们会这样做的。”比丘们从佛陀那里听教。然后佛陀说:“比丘们,你们应该知道什么是烦恼,也应该知道烦恼从何而来,也应该知道烦恼会带来什么样的灾难,也应该知道烦恼如何分布,也应该知道如何消除烦恼,也应该知道采取什么行动可以彻底消除烦恼。”
「比丘!當知痛,亦當知痛從本有,亦當知從痛受殃,亦當知痛分布,亦當知痛盡,亦當知受何行令痛畢。
「比丘!當知思想,亦當知思想從本有,亦當知從思想受殃,亦當知思想分布,亦當知思想盡,亦當知受何行令思想畢。
比丘们!你们应该了解思想,也应该了解思想的来源,也应该了解思想带来的痛苦,也应该了解思想的分布,也应该了解思想的终结,也应该了解采取什么行动可以使思想结束。
「比丘!當知愛欲,亦當知愛欲從本有,亦當知從愛欲受殃,亦當知愛欲分布,亦當知愛欲盡,亦當知受何行令愛欲畢。
和尚们!你们应该了解欲望,也应该了解欲望的来源,也应该了解从欲望中受到的苦难,也应该了解欲望的分布,也应该了解欲望的终结,也应该了解采取什么行动可以使欲望结束。
「比丘!當知行,亦當知行從本有,亦當知從行受殃,亦當知行分布,亦當知行盡,亦當知受何行令行畢。
比丘啊!你应该知道行为的存在,也应该知道行为是从本有中产生的,也应该知道从行为中会受到痛苦,也应该知道行为的分布,也应该知道行为的结束,也应该知道受到什么样的行为会使行为结束。
「比丘!當知苦,亦當知苦從本有,亦當知從苦受殃,亦當知苦分布,亦當知苦盡,亦當知受何行令苦畢。
「比丘!當知漏,亦當知漏從本有,亦當知從漏受殃,亦當知漏分布,亦當知漏盡,亦當知受何行令漏畢。
“比丘们!你们应该了解烦恼,也应该知道烦恼的来源,还应该明白从烦恼中受苦,也应该知道烦恼的种类,还应该了解烦恼的消除,也应该知道采取什么行动可以使烦恼消除。”
「何等為當知漏?謂有三漏:一為欲漏,二為有漏,三為癡漏;如是為知漏。
什么是我们应该知道的烦恼呢?就是有三种烦恼:第一种是贪欲的烦恼,第二种是执着的烦恼,第三种是无知的烦恼;这就是我们应该知道的烦恼。
「何等為當知漏從本有?謂癡為漏本,從是本有;如是為知漏從本有。
“什么是应该知道的烦恼从根源就存在?就是说,无明就是烦恼的根源,它从根源就存在;这就是应该知道的烦恼从根源就存在。
「何等為當知從漏受殃?謂從癡行漏,所行如從,殃亦如行受,或墮好處或墮惡處;如是為知從漏受殃。
“什么是应该知道的从烦恼中受苦?就是从无知中产生烦恼,行为就像是从烦恼中产生,苦难也是从行为中得到,或者陷入好的境地,或者陷入坏的境地;这就是应该知道的从烦恼中受苦。”
「何等為當知漏分布?謂墮地獄是為行異,或墮畜生是為行異,或墮餓鬼是為行異,或墮天上是為行異,或墮人中是為行異;如是為知漏分布。
“什么是应该了解的烦恼的分布呢?就是说,堕入地狱是因为行为不同,或者堕入畜生道是因为行为不同,或者堕入饿鬼道是因为行为不同,或者堕入天堂是因为行为不同,或者堕入人间是因为行为不同;这就是应该了解的烦恼的分布。
「何等為當知漏盡?謂癡已盡,漏便盡、如便盡;如是為知漏盡。
“什么是应该知道的烦恼已经消除?就是指无明已经消除,烦恼就消除,欲望就消除;这就是应该知道的烦恼已经消除。”
「何等為當知受行令漏畢?謂是八種道行:一為直見,二為直更,三為直語,四為直行,五為直業,六為直方便,七為直念,八為直定;如是為知受行令漏畢。若諸比丘!比丘已知漏如是,知漏從本有如是,知從漏受殃如是,知漏分布如是,知漏盡如是,知受行令漏畢如是,是名為比丘悔厭世間,行清淨,得道令漏盡畢。
「比丘!當知痛,亦當知痛從本有,亦當知從痛受殃,亦當知痛分布,亦當知痛盡,亦當知受何行令痛畢。
「何等為當知痛?謂有三痛:一為樂痛,二為苦痛,三為亦不樂亦不苦痛;如是為知痛。
「何等為當知痛從本有?謂本思望;如是為知痛從本有。
「何等為當知從痛受殃?謂有所思,更是為苦;如是為知從痛受殃。
「何等為當知痛分布?在比丘!比丘樂痛更,樂痛更知;苦痛更,苦痛更知;不樂不苦痛更,不樂不苦痛更知;樂痛身更,樂痛身更知;苦痛身更,苦痛身更知;不樂不苦痛身更,不樂不苦痛身更知;樂痛念更,樂痛念更知;苦痛念更,苦痛念更知;不樂不苦痛念更,不樂不苦痛念更知;樂痛望得,樂痛望得知;苦痛望得,苦痛望得知;不樂不苦痛望得,不樂不苦痛望得知;樂痛不望得,樂痛不望得知;苦痛不望得,苦痛不望得知;不樂不苦痛不望得,不樂不苦痛不望得知。樂痛家中居,樂痛家中居知;苦痛家中居,苦痛家中居知;不樂不苦痛家中居,不樂不苦痛家中居知;樂痛離家中居,樂痛離家中居知;苦痛離家中居,苦痛離家中居知;不樂不苦痛離家中居,不樂不苦痛離家中居知;如是為知痛分布。
「何等為當知痛盡?謂念思却,痛便盡;如是為知痛盡。
「何等為當知受行令痛畢?謂是八種道行:一為直見,二為直更,三為直語,四為直行,五為直業,六為直方便,七為直念,八為直定;如是為知受行令痛畢。若比丘!比丘已知痛如是,知痛從本有如是,知從痛受殃如是,知痛分布如是,知痛盡如是,知受行令痛畢如是,名為比丘悔厭世間,行清淨,得道令痛盡畢。
「比丘!當知思想,亦當知思想從本有,亦當知從思想受殃,亦當知思想分布,亦當知思想盡,亦當知受何行令思想畢。
「何等為當知思想?謂有四思想:一為少思想,二為多思想,三為無有量思想,四為無所有不用思想;如是為知思想。
「何等為當知思想從本有?謂本為思想;如是為知思想從本有。
「何等為當知從思想受殃?謂如思想為,如思想行,是名為行;如是為知從思想受殃。
「何等為當知思想分布?謂色思想為異,聲思想亦異,香思想亦異,味思想亦異,身更麤細思想亦異;如是為知思想分布。
「何等為當知思想盡?謂思想已盡,思想便盡;如是為知思想盡。
「何等為當知受行令思想畢?謂是八種道行:一為直見,二為直更,三為直語,四為直行,五為直業,六為直方便,七為直念,八為直定;如是為知受行令思想畢。若諸比丘!比丘已知思想如是,知思想從本有如是,知從思想受殃如是,知思想分布如是,知思想盡如是,知受行令思想畢如是,是名為比丘悔厭世間,行清淨,得道令思想盡畢。
「比丘!當知愛欲,亦當知愛欲從本有,亦當知從愛欲受殃,亦當知愛欲分布,亦當知愛欲盡,亦當知受何行令愛欲畢。
「何等為當知愛欲?謂愛欲為五種欲,得欲、最在心欲、愛色隨意可貪相近。何等為五?一為眼可色欲,得欲、最在心欲、愛色隨意可貪相近;二為耳可聲欲,得欲、最在心欲、愛色隨意可貪相近;三為鼻可香欲,得欲、最在心欲、愛色隨意可貪相近;四為口得味欲,得欲、最在心欲、愛色隨意可貪相近;五為身得麤細更知欲,得欲、最在心欲、愛色隨意可貪相近;如是為知愛欲。
「何等為當知愛欲從本有?謂本為思;如是為知愛欲從本有。
「何等為當知從愛欲受殃?若為所愛欲已,生欲望諍待向待,便如殃思待,便從是致殃隨,或好處或惡處;如是為知從愛欲受殃。
「何等為當知愛欲分布?謂色愛欲為異,聲愛欲亦異,香愛欲亦異,味愛欲亦異,身更麤細愛欲亦異;如是為知愛欲分布。
「何等為當知愛欲盡?謂思已盡,愛便盡;如是為知愛欲盡。
「何等為當知受行令愛欲畢?謂是八種道行:一為直見,二為直更,三為直語,四為直行,五為直業,六為直方便,七為直念,八為直定;如是為知受行令愛欲畢。若諸比丘!已知愛欲如是,知愛欲從本有如是,知從愛欲受殃如是,知愛欲分布如是,知愛欲盡如是,知受行令愛欲畢如是,是名為比丘悔厭世間,行清淨,得道令愛欲盡畢。
「比丘!當知行,亦當知行從本有,亦當知從行受殃福,亦當知行分布,亦當知行盡,亦當知受何行令行畢。
「何等為當知行?謂所思念向、不離,是為行;如是為知行。
「何等為當知行從本有?謂從愛欲有為,從愛行有本;如是為知行從本有。
「何等為當知從行受殃福?謂有黑行為黑殃,令致墮下;有清白行,令清白福,行得上上;是為知從行受殃福。
「何等為當知行分布?謂有黑行,從黑受殃;有清白行,從清白受清白福;有黑白行,令致黑白殃福;有亦非黑亦非清白行,令從是受福;行行盡畢,如是為知行分布。
「何等為當知行盡?謂愛已盡,行便盡;如是為知行盡。
「何等為當知受行令行畢?謂是八種道行:一為直見,二為直更,三為直語,四為直行,五為直業,六為直方便,七為直念,八為直定;如是為知受行令行畢。若諸比丘!比丘已知行如是,知行從本有如是,知從行受殃如是,知行分布如是,知行盡如是,知受行令行畢如是,是名為比丘悔厭世間,行清淨,得道令行盡畢。
「比丘!當知苦,亦當知苦從本有,亦當知從苦受殃,亦當知苦分布,亦當知苦盡,亦當知受何行令苦畢。
「何等為當知苦?謂當知生為苦,當知老為苦,當知病為苦,當知死為苦,當知近不相於為苦,當知愛別離為苦,當知所求不得為苦,當知卒五陰為苦;如是為知苦。
「何等為當知苦從本有?謂本為癡,癡為苦本;如是為知苦從本有。
「何等為當知從苦受殃?謂癡、未聞經、世間人,已身中更苦痛劇,劇苦最痛所不可意,應當從是念斷。為從外求念外有為,依外從求,為有沙門婆羅門,一言二言三言四言五言百言,持呪祠,令從是能得解身苦,如是求苦殃或苦殃;如是為知從苦受殃。
「何等為當知苦分布?謂有苦少受殃久,或有苦少受殃疾解,或有苦多受殃久,或有苦多受殃疾解;如是為知苦分布。
「何等為當知苦盡?謂癡已盡,苦便盡;如是為知苦盡。
「何等為當知受行令苦畢?謂是八種道行:一為直見,二為直更,三為直語,四為直行,五為直業,六為直方便,七為直念,八為直定;如是為知受行令苦畢。若諸比丘!比丘已知苦如是,知苦從本有如是,知從苦受殃如是,知苦分布如是,知苦盡如是,知受行令苦畢如是,是名為比丘悔厭世間,行清淨,得道令苦盡畢。」
佛說如是。比丘受著意,佛所說樂行,從行致清淨無為。
佛說漏分布經
  • 分卷